双性受合不垅腿攻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杂乱小说网

第一百五十六章

萧林下和黄端到村口还有段距离, “采药”、“能走哪儿”、“估计快回来了”, 不大能听清他们在说什么, 不过两人还是看到人群中的万温淳,后者也皱着眉头,时不时说两句话。

走得近了,两人才听清楚他们在讨论什么。

李灵蝶和浩子两个人不声不响就进山了!

黄端忍不住看了眼萧林下,有些茫然, 他们已经去采药了, 怎么又出去了一拨?这一天下来, 他下意识以萧林下的意见为主, 都不记得自己的年纪比她还要大两岁。

万温淳首先感应到了萧林下,眼睛一亮, 从人堆里出来,“你们可算是回来了。”

“遇到了一点事情,所以比预计的回来迟了两个小时。”黄端以为万温淳在担心他们, 赶紧说道。

哪知万温淳只冲他点头, 目光在萧林下身上没有移开,边说道,“你回来了就好,村里有人看到李灵蝶带着浩子进山了,说是要去挖一味药草去治他养父的病。”

黄端张了张嘴巴, 没来得及说万温淳重色轻友, 他完全没想到李灵蝶胆子会这么大。大家都是同学, 黄端跟李灵蝶又都是何教授的学生, 哪里会不了解对方,像他们这种市里面长大的人,进山采药的机会本来就不多,像今天他跟着萧林下采药,全程都是在长见识,还好萧林下不嫌弃自己。可李灵蝶居然带着个半大的小子说是上山去了?

说出去谁信?

黄端瞥了眼几个聚在一起的村民,没有说别的,只问道,“他们出去多久了啊?”

“有几个小时了。”其中一个村民探头,他们对浩子没太担心,大伙儿都是从小长在山里,熟得很,哪怕没有挖到药草,也会回来的,只要不到最里面去不会遇到什么危险。

他们心大的很,只以为是万温淳没看到李灵蝶多问两句。

又说了几句,其他人都各自回家做饭去了,万温淳才把萧林下跟黄端拉进他们住的屋子里。

“我觉得没这么简单。”万温淳说道,“何教授去别家看病去了,这会儿还不知道李灵蝶的事情。”

“……”

“她怎么这么突然就出去了?!”黄端想到这会儿何教授可能快回来了,心里也着急,好好的,李灵蝶为什么要把小孩子骗到山上去?难道真去采药了,“我们都出去找找吧?”

说着,黄端转身就要出去。

“等等,”万温淳拉住他,“这里几座山连在一起,你到哪里去找她?林下,你能算出她人在哪里吗?”

黄端一听,眨了眨眼睛,忽然想起中午的时候萧林下就靠一张黄纸找到姜堰女朋友的事情,“对啊,林下,你还有找人的……”

他在说话的时候,萧林下已经从旁边取过平时李灵蝶在用的陶瓷杯,“我试试。”

黄端跟万温淳认真地盯着萧林下的举动,她手上的追踪符碰到陶瓷杯,没有一点变化,不像之前那样化成灰烬,灵符也没有飞起来。

整个屋子安静了好一会儿。

萧林下面色不改地收回追踪符。

“找不到?”万温淳问道。

萧林下点头,“李灵蝶带出去的那个孩子有什么特殊吗?”

追踪符寻人也是有限制的,当事人不希望自己被找到是一个干扰项,但以萧林下的能力,李灵蝶的个人意愿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眼下这种情况,说明李灵蝶身边还有别人,那个人干涉了追踪符,才会让追踪符无效。

除了浩子,不做他想。

浩子是村里的一个单身汉从山里面捡来的,也不知道被哪个狠心的人家仍到山里头的,如果没有那个人,他早就冻死在山里了。从小在山里长大,他跟别人家的孩子没什么区别,...就是长得比其他人矮小一点。要说特别的,就是他养父生病了以后,全靠他一个人帮忙做体力活来赚点钱,也有村里其他人平常给点菜之类的。

还真没什么特殊的地方。

万温淳把自己今天听人说的情况都说了一遍。

黄端沉默了一会儿,欲言又止,他举起手,又把手放下来,“我……”

“学长,有什么话你就说。”

到这会儿,都是自己人,有什么不能说的呢?

“我也不知道她到底怎么想的,就是这两天休息的时候,她跟我说自己好像能心想事成,但时灵时不灵的……”黄端不停地眨眼睛,说出来他自己都不信,他忍不住看向萧林下,“就我们来的时候那场雨啊,她就跟我说当时她就无比希望能够下雨,后来还有几次,我都不知道她在琢磨什么。”

黄端跟李灵蝶都是何教授的学生,两人平时接触的多,他一直觉得李灵蝶是脾气好,又喜欢运动,胸襟开阔,结果这次上山,他才隐约觉得李灵蝶不像自己想的那样。不过他不喜欢背后说人,从来没有说起过,和万温淳在一块儿的时候,大多是在讨论药方或者病症。

至于李灵蝶是不是真的能心想事成,他觉得是无稽之谈。

万温淳和萧林下对视一眼,现在社交网络上经常会转发一些锦鲤,指的就是气运特别好的人,这类人做事容易遇到贵人,抽奖也容易中,生活一帆风顺,多是乐观的心态。他们还真没发现李灵蝶的气运有多强大,以至于能够令她心想事成,她这八成是错觉,可万一是真的呢?

进山以后,他们遇到最不正常的事情就是萧林下的相术不管用了,说不定他们没遇到什么怪事,李灵蝶其实遇到了呢?可她又为什么要带着浩子进山?

萧林下分别给两人卜了一卦,卦象十分混乱,看不出究竟。

左右都没有什么结论,众人索性在村子里等。

一直等到晚上,也不见两人,反而是何教授回来没看到李灵蝶问了两句,万温淳面不改色地敷衍几句,暂时稳住了何教授,没让他知道李灵蝶是带着浩子一起失踪了。不过也瞒不了多久,万温淳还是把希望寄托在萧林下身上,要是像无头苍蝇一样在大山里找人,不把自己折进去算好的。

萧林下睡前又算了一卦,卦象仍然十分混乱。

第二天一早,她也没叫黄端,自个儿拿着药丸去给袁叶,没有别人看到,她贴了张轻身符,在半小时内赶到他们住的房子前,她耳朵好,在这附近就能听到村子口的赤脚医生家里传来的哀嚎声,声音里没多少力气了,显然是嚎了不少时间,嗓子都哑了。

她上前敲了敲门。

“谁啊?”下楼开门的人是袁茗,一开门,就看到萧林下站在门口,她脸上有些纠结,侧身让开。

姜堰就守在袁叶旁边,拉着她的手趴着,看到萧林下过来,态度尤其热情。

“林下!”

萧林下点头,把手上的药丸交给姜堰,“药丸一天三次,一次一粒,这会儿有热水吗?一粒一碗水,化水里,空腹喝。”

姜堰连连点头,赶紧到边上到了一碗热水。药丸在水中化开,没有颜色,反而很快传出一股奇怪的味道,像是混合了多种药草,可又不是药香,反而让人觉得腻歪。他忍不住看了看萧林下,见她没有什么反应,心想着味道应该是正常的,这才端着碗过来把袁叶叫醒。

有萧林下的安神符,袁叶睡得很沉,也没做什么噩梦,倒是姜堰晚上醒来好几次,生怕自己是在做梦,睁开眼睛以后看到袁叶就在旁边,他才安心继续睡觉。

不过袁叶被关了大半年,又没怎么吃饭,虚弱的吊着一口气,身体受到了不小的伤害,这个药丸就是给她调理肠胃,补充气血用的,至于这个味道……萧林下...虽然跟万温淳学了不少,但惯用的手法还是水炼之法,她弄出来的药丸大多都有股怪味,会让人难以下咽。

袁叶艰难的喝下了这碗水,喝完一丝睡意都没了。

姜堰看着她,眼里都是笑意,他就说自己下楼弄点吃的,整个过程都没有看站在门口的袁茗一眼。

等姜堰走了,袁茗才走进来弱弱的喊了一声,说是要去帮忙弄早饭。

房间里只剩袁叶跟萧林下两人。

袁叶在地下室的时候,虽然昏暗,但她敏锐的感觉到救她出来的人就是萧林下,对她十分感激。

萧林下给她把了把脉,发现其他没什么问题,只要再调理调理身体就好,至于精神上的伤害,她看得出袁叶没有那么脆弱,又有姜堰在,两个人总能够熬过去。

“林下,听姜堰说,昨天是采药的时候遇到的?”袁叶斟酌了一下,小心翼翼的开口。

“嗯。”

“这……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你们上山得小心点、……”

袁叶被关在地下室那么长时间,因为她的抵死不从,那个赤脚医生也没法子,除了不给饭,打她以外,多是跟她絮絮叨叨说话,想要培养培养双方的熟悉程度。消息就是从他那边听来的。

传闻龙邵山里有一个很神奇的山洞,对着它许愿能够心想事成。山里的人都听过这个传说。

又是心想事成?

萧林下皱眉。

“我也听那个人说的……”袁叶连忙说道,“他说自己是十几年前无意中进了一个山洞,本来是在那里避雨,却发现那个山洞有神仙……说什么想着天晴就真的变晴天了,想发财就真的捡到金子,还用那些钱进了很多西药,发了一笔横财,再后来,他怕神仙觉得自己烦,就很少会去求神仙,直到发现自己快没命了,他就去求神仙可以让他变得健康,但没有用,退而求其次,他就想买个人……”

袁叶讲出来的时候,觉得轻松不少。语速加快了很多。

那个人说这些的时候,也没想过袁叶还能出来,他就想着袁叶怀孕生下自己的孩子以后,他死了,自己的孩子也不至于过的惨烈,还有个神仙可以依靠,才会把这些都告诉她。

“那个山洞邪门的很,他想要哪个人倒霉就让人倒霉,还说求了神仙以后几天内就会实现。”袁叶忍不住说道,“大师,那个地方就在村里背面的半山腰上,据说地方很明显,我也不知道该不该说,只是……这么邪门的地方,我们也不敢靠近,万一有人发现了那里,指不定还怎么害人呢。”

萧林下没想到送个药还能有意外之喜。

心想事成,支配天气,改变人的命运,帮人完成心愿,都跟萧林下这段时间总结下来的情况类似。

送完药,萧林下没有回村,而是去赤脚医生那儿,从他口中得知了更为详细的情况,对方还想以带路作为交换条件,让萧林下放过自己,只可惜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再抬头时,她早就走了。

萧林下没有一头扎进对面的山林。

她选了一棵高大的树,几下就爬到了顶端,从这个角度可以望的很远,对面的山脉走向尽收眼底。

龙脉,指的是山脉走向,如果传闻是真,有村民在十几年前见到了龙,多是龙气,能产生龙气的山脉走势,必定是真龙,多缠护。“缠多富多,护密人贵”,山势斜飞逆转,树木形好秀雅。这些条件,对面的山脉不但不符,反而是枝干凋零,在山顶还有一块突出的怪石,像极了龇牙咧嘴的小鬼,周围环有凶煞之气。

这种地势,别说是真龙,不产生厉鬼算是运气好的。

从理论上,萧林下不信这种地方能有山灵、真龙,可结合那个赤脚医生的话,她不得不信。

“十五年前。”

...萧林下低声重复着这个年份。

赤脚医生说他是十五年前找到的那个山洞,而浩子今年正好十五岁,十五年前他被捡回村子里。

他们从外面进山,当然不可能路过赤脚医生找到的山洞,可李灵蝶却说自己能心想事成,除却他们这几个人,唯一的变化只有浩子。

再加上那天晚上,萧林下跟万温淳说过的异常都被山灵修复。

种种情况加在一起……

萧林下都觉得震惊了,她从树上纵身跳下,快速钻入了进山的小路。

……

山林中,草木枯萎,光秃秃的枝丫,长在地上的草七歪八倒,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潮气的腐味儿。

这座山里的阴气比周围都浓重得多,外围的山林都是这样,萧林下根本不会让其他人进来,她迟疑了一下,阴气被围困在山里还看不出什么,一旦爆发,所有人都会受到阴气的影响。

可她这会儿哪怕回去跟人说搬出去,他们也不会相信,更不会因为她的一两句话就放弃他们的房子和所有的财产。

萧林下打定主意,还是先看看情况。

山里阴气虽重,但分布规律,萧林下很快就接近阴气最浓郁的地方。

“窸窸窣窣……”

前方传来脚踩在枯草地上的声音,萧林下脚步一顿,顺着脚步声无声地靠近。她早就在身上贴了隐息符,隐藏了自身所有的气息,哪怕对方是个玄门高手,也不会很快发现她的存在。

说来也巧,她看到了一大一小两个身影。

正好是李灵蝶和浩子。

两人的情况和她想的有些不同,村里人说李灵蝶带着浩子进山采药,可眼前的李灵蝶却是眼神呆滞,明显是不受自己控制,她死死的拽着浩子,拖着他往阴气最浓的地方走。

浩子拼命挣扎,他双手扒拉着李灵蝶的手,双腿也时不时蹬着,在路上留下深深的痕迹。他是在山里长大的,从小又皮,做惯了力气活,力气绝对比李灵蝶一个城里人要大得多,可在女人两条没几两肉的胳膊下面,他居然一点都没法挣脱。双方力量的悬殊之大,让他有些绝望。

一开始,浩子的确是跟着李灵蝶进山采药的。

可出了山以后,李灵蝶都没看路,带着他径直奔向这里,两人又没说几句话,走了一两个小时后,他就很明显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他想要逃走,结果一路上都不怎么灵光的女人变得身手敏捷,力气奇大无比,一把抓起他,硬生生拖着他往前走。因为浩子的不配合,李灵蝶其实走的很慢,很长时间才走出小段的路,可架不住她一晚上都没有停下来过。

这会儿的山里,白天冷,晚上更是温度低到能冻死人,像浩子这样的都觉得扛不住,还冻僵了好久,但李灵蝶像是一个不知疲倦的机器,察觉不到寒冷,只是前行的速度降低了,她却仍然拖着自己往前走。

所有的一切让浩子充满了恐惧,山里面有山里的传说,他甚至觉得李灵蝶被山鬼之类的附身才会变成这样,她拖着自己可能是要吃了自己,或者把自己拖去埋了。

无论是哪一种,都难逃一死。

浩子挣扎的精疲力竭,但每隔一段时间,恢复力气总要挣扎一下,从头到尾,李灵蝶都是钳制着他,没有开口威胁他或者警告,当然他们也没有发现尾随的萧林下。

萧林下在看到李灵蝶的时候就察觉到她的不对劲。

面容呆滞,力气变大,不知疲倦,不畏寒冷,仿佛行尸走肉,很明显是被人施展了傀儡术。

萧林下把灵力运用到眼睛,开启天眼,她很快就看清楚发生了什么。李灵蝶的头部和四肢都有一条灵力线,泛着绿光,就是这些线控制了她的头脑和行为。傀儡术施加在真人身上,和死物不一样,灵活性上能有很大...提升,但对被施术者却会造成极大的伤害。像李灵蝶这样,她这会儿没有感觉,还能钳制住浩子,等到傀儡术解除后,她的身体和四肢都会受到很大的伤害,甚至跟断了没什么两样,哪怕休养个大半年都不一定能缓过来。

她没有立刻把人救下来,而是跟着两人走到了一个黑黢黢的山洞前。

萧林下是第一次到这里,但她很快反应过来,这就是那个能让人“心想事成”的山洞。

李灵蝶把浩子带到这里,也没有松开他,就这么静静站在原地不动。

萧林下耐心等着,小心地隐藏好自己的气息。

约莫一个小时,,一个全身裹在黑袍里的人从山洞里走出来,姿势略带狼狈。

萧林下诧异地看着那人,居然是毒王!

相比浩子惊恐的表情,李灵蝶表现的十分平静,像是没有看到对方一样,只是毒王出现以后,她很快就松开了浩子。

浩子拔腿就想跑,但放松的表情才释放出来,他就发现自己根本动不了!双腿像被固定在地上似的,根本不受他的控制,但他更清楚,那个黑衣人根本没有动,更没有碰过自己,比起被李灵蝶钳制,更强烈的恐惧笼罩住了他的心。

“你……”浩子看着黑袍越走越近,“你、你是谁……”

他的声音都在发抖。

毒王没有理他,而是站定在他的跟前三步的距离,就没有在动。

他的脸明明被黑袍遮挡,浩子却清晰的感觉到他在打量着自己,那种被毒蛇盯上的毛骨悚然的感觉,在心头挥之不去。

四周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寂静无声,连空气都沉静了下来,只有浩子沉重的呼吸声,在三人之间变得异常突兀。

“没想到,”毒王开口道,语气很是诧异,“开阵石居然是个人。”

开阵石?那是什么?

萧林下看着毒王拎起浩子,干脆的就想把人带到山洞里。她眉头紧皱,不再犹豫,真让毒王把人带进山洞,是死是活就不得而知了!

几息之间,萧林下已经出手。她双手各凝出了一把灵力剑,同时挥出一道灵气。

毒王的实力不可小觑,就算先前没有察觉到萧林下的存在,这会儿在她动手的第一时间就反应过来,拎着浩子躲开了萧林下的攻击。但他有反应过来,萧林下还有另外一个目的——被控制的李灵蝶。

在接近李灵蝶的时候,一道灵力化成了五道尖锐的针尖般的灵气,直接刺断了控制她的灵线。

与此同时,恢复正常李灵蝶大声尖叫,整个人倒在了地上,除了能发出声音,在傀儡术的伤害下,她整个人就差瘫痪了,没有任何移动和挣扎的能力。

“是谁!”

毒王沉声道,他甚至把浩子护在身后,生怕他受到伤害。

萧林下从树后走出来。

毒王震惊地看着萧林下,根本没有想到她会出现在这里,萧林下离开j市,他居然没有得到一点消息?!

“你怎么会……”毒王话没有说完,萧林下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他眼前。

毒王只来得及制造出毒雾,堪堪挡住了一剑,但下一剑已经攻击到他的眼前,只能把浩子抛到边上,狼狈的翻滚躲开,他心里掀起惊天骇浪,可仅仅两剑,他就知道自己根本不是萧林下的对手。萧林下当时还跟他不相上下,才一年不到,他的实力在主人的帮助下,大幅度提升,远比自己修炼要快的多,萧林下又是哪里来的怪胎,她的攻击看似没有章法,实则招招致命,根本感受不到这样的攻击出自一个小姑娘的手。

只三剑!

毒王就没能躲过第三剑!

闪着银色光芒的剑尖对着他的喉咙,稍稍往前推送就足以要他的命!

毒王下意...识想躲,在眼神对上萧林下的时候,他就不敢动了。那平静的目光下毫不掩饰她自己的杀意,只要稍有动作,毒王相信自己的喉咙就会多出一个血窟窿。

萧林下不太满意,实力还没有完全恢复到巅峰,否则一剑就可以结束。

旁边的浩子僵硬着身体,半爬半走地靠过来,“小姐姐。”

他小心翼翼地看着萧林下手中的剑,刚才还是两把剑,但此时她左手的剑凭空消失,只剩下右手握着的剑,甚至她那凛冽的神情和浓烈的杀意,也让浩子打开了一个全新的世界。这样的萧林下带来的冲击和震撼是极大的,同样,安全感也是巨大的!在浩子的眼里,毒王明显是坏人,小姐姐是保护自己的人。

萧林下看了他一眼,顺手给毒王贴了几张封灵符,这才收了灵力剑,把旁边的浩子扶起来,“没事了。”

毒王感受到萧林下对自己的重视,她居然贴了五张封灵符!

封灵符的威力是根据施术者的实力,以萧林下的能力,一张封灵符就足以把他全身灵力封住,可她偏偏还用了五张!

灵力被封的彻底,毒王很快就感受到周围凛冽的寒气逐步侵入他的身体,差点没冻得鼻涕眼泪都一起流出来。

毒王眼看着萧林下用灵力给浩子驱寒,他有些无语,这会儿也猜到了为什么她会先把李灵蝶的傀儡术给解了,在傀儡术反噬的同时,他也没法用李灵蝶来胁迫萧林下。

“还冷吗?”萧林下用了一张火灵符,她控制灵力的能力精准到了一种恐怖的程度。

浩子摇摇头,“小姐姐,我不冷了。”

他没有问萧林下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又怎么会像武侠里那样能力非凡,只是懂事地不哭不闹,也没有说自己有多委屈。

毒王:“……”

他冷啊!

萧林下感觉到毒王的目光,终于给了他一个眼神,“开阵石是什么?”

刚才毒王说浩子是开阵石,她听的清清楚楚。

“……”

“你都听到了?”

毒王忍不住问出口,这意味着萧林下早就在了,根本不是无意中撞见,甚至有可能是跟着李灵蝶过来的,那自己在山洞里故意等了一个小时来观察周围的意义在哪里?

他根本发现不了萧林下!

萧林下没有回答他,但平静的表情不言而喻。

毒王自知躲不过,他心里已经把陆梁婷骂到半死,萧林下一个大活人离开j市,可所有人都没有收到消息,结果要跟萧林下正面刚的人只有他一个人!

坑队友!

沉默了一会儿,毒王还是开了口。

萧林下是没有逼他,可是周身的杀意没有丝毫减弱,毒王他更想活命。

“开阵石是开启石洞的钥匙。”毒王说道,目光从萧林下那边转移到了浩子身上,后者忍不住往萧林下身后躲,显然对毒王十分畏惧。

“石洞里面是什么?”萧林下又问。

毒王愣了一下,他忍了一会儿,“你难道不应该问我为什么开阵石会是一个人吗!”

萧林下盯着毒王看了看,等她确认毒王没有开玩笑后才开口,“我听到刚才你说的话了。”当然也包括毒王说的没想到开阵石会是一个人,显然他自己也没有想到。

毒王:“……”

不过关于这一点,萧林下知道的倒是比毒王要多。

赤脚医生找到石洞是十五年前,而浩子被捡回村也是十五年前,再结合之前她误以为山里出现了山灵,也不难想到其中的原因。无外乎是开阵石受到阵法聚集的灵气影响,生成灵智,意外进入了一个婴孩的身体内被人捡了回去。

村里又没有懂玄术的人,十五年过去,开阵石的灵智与人的...身体融合多年,连萧林下都没能察觉他与常人不同。

这些都是其次。

重要的是山洞里是什么,毒王居然大费周章地把浩子绑过来。

萧林下对毒王一直存在疑问,先前跑到兴阳观来故意“警告”她,让她有了堤防,现在虽然他也是实力不敌,可毕竟是没怎么反抗,如果他有心反抗,萧林下多少还要花点力气才能制住他。

也正是这样,她才会在这边跟毒王扯皮。

“山洞里是什么?”萧林下又问了一遍。

毒王没有跟萧林下绕弯子,“是头骨。”

萧林下很快想起之前的两个石洞,一个是棺材里是空的,还有两具守卫的龙骨,另一个石洞的棺材里装着腿骨,两个石洞的石壁上都刻画着同一个道士地不同时期,一个受人敬仰,而一个却是遭受万人唾骂。她看向石洞,除了里面的头骨,她更好奇的石壁上到底还有什么内容。

“想要进去,就必须要用开阵石。”毒王从萧林下的眼神里看出她的意图,出声提醒她。

躲在她身后的浩子听到这里,瑟缩了一下,但他想起刚才萧林下救自己的样子,哆嗦着没有逃跑,不知道为什么,他听不懂开阵石为什么是自己,可他更相信萧林下不会杀了自己。

萧林下往身后看了一眼,“别怕,你这个身体可以保留下来。”

说着,她往浩子身上拍了一下。

浩子只觉得身体一轻,眼前的画面扭曲,再回过神来,他瞪大眼睛,他清楚地看到“自己”的身体已经倒在了雪地里,周围的寒风仿佛不能对他造成什么影响,他却能看到四周的空气中多出来的一团团黑气,四处散落,而石洞口聚集的黑气是最多的。

萧林下蹲下来,在浩子的身体上贴了一张灵符,防止身体腐坏或者被别的山鬼给占了——十五年前,这具身体就已经死了,能够多年不腐坏仅仅是因为开阵石的附身,它有无限接近山灵的力量,周围的孤魂野鬼完全不敢觊觎这具身体,而它自身也懵懂无知,还以为是一个人,连魂体分离后也是人的模样,跟身体的样子一模一样。

萧林下低声念出化形咒,开阵石的魂体很快幻化出一小颗水滴形的鸡血石,晶莹剔透,在日光下折射出令人炫目的光芒。

毒王眼看着萧林下对浩子下手,刚开始还震惊萧林下的“心狠手辣”,但很快,他就看明白了,萧林下把人给弄出来,也有办法把魂体再给按回去,这种厉害的手段,也就只有她能做到。

除了她,或许……就是他那个主人了。

萧林下拿着鸡血石,单手拖着毒王,在路过李灵蝶的时候还专门看了她一眼,后者已经在地上被冻得麻木,但身体的痛楚让她保持无比的清醒,简直是双重的折磨,她趴在地上,全程目睹了萧林下双手持剑,又换乘单手持剑,跟黑袍打斗,甚至仅伸手拍了浩子一下,就把人给“杀了”,还不知道怎么就凝出了一颗宝石!

杀人夺宝!

李灵蝶没有想到萧林下会这么残忍,更没有想到她居然人品这么差。

在萧林下拖着黑袍要进山洞的时候,她还在心里祈求山神能够听到自己的愿望,不要让萧林下注意到她,最好是能让这个魔鬼下地狱!

偏偏事与愿违。

李灵蝶眼睁睁看着萧林下拖着黑袍走到了她的眼前,平静的目光中透着杀意,原本被寒风吹得麻木的身体仿佛开始复苏,她抑制不住内心的惊恐,身体不停地颤抖,上下牙齿在打颤,发出“咯咯咯”地响声,放在平时,李灵蝶肯定回觉得无比丢脸,这会儿,她根本顾忌不到这一点,只有满心的恐惧。

恐惧中的她,也没有注意到自己身体没有那么僵硬了,虽然还是动弹不得,可身体没有那么冷了。

萧林下动动手指,...在李灵蝶周围画了一个浅浅的圈,免得自己在石洞里面待久了,导致李灵蝶冻死在外面。

做完自己该做的,萧林下没有再理李灵蝶,继续拖着毒王走进石洞。

毒王很想告诉萧林下,他是被封了灵力,不是被贴了定身符,他自己能走,但他开口前总能感受到萧林下周身的杀意,又把所有的话都咽回了肚子里,继续忍受萧林下的拖拽。

他的袍子在地上摩擦,感受到地上的石头、枯草,袍子很快就被划了几道口子,风一吹,就更冷了。

毒王觉得他老人家活了这么久,真没想到会落到这样的地步。

石洞里黑乎乎一片,像怪兽长大嘴巴,萧林下没有一点迟疑,径直往里面走去。

外面看着恐怖,其实走进去了也还好。

山洞不大,比之前躲避的山洞要小的多,周围阴气弥漫,洞内就显得异常寒冷。萧林下没有受阴气的影响,毒王倒是觉得比在山洞外面好得多,他周身灵气被封,无法御寒,但他本身就是毒人,浑身上下都是毒素,也不会受到阴气的影响,进了山洞以后,他感觉浑身都暖和起来。

如果能够不被拖着就好了。

萧林下进来以后就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山洞里面有阵法。”毒王想提醒萧林下,他来之前,主人就给了他破解阵法的图解,上面的解说很是复杂,尤其是在没有开阵石的情况下,想要从外面进去,看着阵法图解也很是复杂。

见萧林下这么大大咧咧地走进来,他差点尖叫出声,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了,不等他喊出声,他惊悚的发现萧林下根本没有受到阵眼的影响!

不!

她不是没有受到阵眼的影响,而是拖着他这个人,在行走间化解了阵法带来的冲击!

这怎么可能!

毒王瞪大眼睛,观察萧林下走路的步伐和她的动作,见她化解阵法的方式和图解的略有不同,大体上却是一致的,那么复杂的阵法,如果不是她的阵法造诣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那就是她知道这个阵法!

这么复杂的阵法,毒王活了多年,在玄门里大小是个隐姓埋名的人物了,他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萧林下不见毒王有什么举动,她还特意回头看了一眼,怕毒王悄然无声的死了。这一回头,她就注意到毒王的震惊的神情。

“你怎么会……”毒王终于忍不住开口。

“你说山洞里的阵法?”萧林下边走边问,她丝毫不见紧张的神色,如闲庭漫步。

如果不是之前领教过山洞里的阵法威力,毒王几乎是要认为这里的阵法只是摆设。

“如果没有阵法的图解,我根本没法进来。”

“图解?”

萧林下从毒王手上拿过图解,毒王趁着这个机会站了起来,庆幸自己不用再被拖着。

图解是用白纸临时画出来的,哪怕是用水笔写的,字里行间也透着一股俊朗神秀的感觉,见字如见人,看到字就能够想到写字的人是何等风采。萧林下很快就联想到以前见过的石壁上那个备受百姓推崇的道士,他只站在那边,哪怕是一个背影,都充满了仙气。

白纸上准确的画出了阵法的破解之法,但比萧林下的略微复杂。

她看了毒王一眼,心情有些复杂,山洞里的阵法之所以熟悉,是因为这就是他们兴阳观的护山大阵,平日里就这么开着,每个弟子都需要对阵法进行参悟,各有各的不同,如果没有成为兴阳观的正式弟子,根本无法进行参悟,更别说入阵的法门了。但画出这个图解的人显然是个天才,哪怕是用了更加复杂的方法,他也成功地让没有得到兴阳观承认的毒王能够进入大阵之中。

换成她,未必能够想出更简单的破阵之法。

一...副阵法图解,就能看出对方的功底,这个未知的敌人和兴阳观到底有什么关联?他怎么会知道兴阳观的大阵?这个石洞又为什么会有缩小版的湖山大阵?

萧林下收起图解,没有向毒王解释的意思,她一把拎着毒王的衣服,“走吧。”

几步之后,她带着毒王走到了阵眼处。

前方有一个石台,上面有着一个凹陷处,正好是放置鸡血石的地方。(www.77DUs.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