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声浪语

挂了电话,回到包厢,我发现司锦辰这小子正和那几个女的喝的起劲儿呢,大概他们是在做游戏,司锦辰输了酒,脱了个光膀子。(www.wenxue6.com)还有那个大波妹也脱了上面,只穿了内衣。几个人调笑成一团,简直不忍直视。

“哥,你上哪儿去了,快来一起玩!”司锦辰说道。

“算了,你们玩吧,我就不玩了。”我推脱道。

“你怎么这么无趣,我发现你只长了个年轻人的皮,里面完全是个老年人,不知道表姐怎么看上你的。”他埋怨道。

汗,你表姐要知道我跟你似的,在这儿花天酒地,左拥右抱,恐怕早就跟我撒由那拉了。我想起了金正勇,你前表姐夫可能还真挺对你的口味的。

“行了,你少喝点酒,一会儿回去我跟你姐怎么交代?”我说道。

“行了行了,你真能磨叽,人生苦短,难得尽兴,对不对?出来玩你就放开了玩行不行?”他说道。

“咱们差不多也该走了吧?”我说道。

“等会儿再说。”他不耐烦的对我说道,又对那几个女的说道,“来来来,咱们继续!”

几个人又笑闹着玩成一团。

我百无聊赖,又无处可去,最后只能坐在那一个人唱歌,而他则陪着那三个女的,喝的酣畅淋漓。

几个人输了酒脱衣服,那几个女的脱的惨不忍睹,全都只剩内衣了。

那大拨妹又输了,她要脱裤子,而司锦辰执意让她把内衣脱掉。

我一看这阵势,要是再不走,他们几个就全裸着了,我一个人对着他们几个裸男裸女唱歌,那得是怎么样的一副画面?

我看了下时间,十一点半了,我看司锦辰喝的也差不多了,便对他说道,“司锦辰,行了,差不多了,咱们走吧。”

“这才到哪儿呀!”司锦辰一把拨开我,“来咱们继续,快!脱!不许耍赖!”

“那行,那你玩吧,我走了。”我说着站起来,“你自己结账啊。”

一听结账这事儿,他立马就清醒了,把我拉过一边,“我说你怎么这么没劲?你没看我们正玩的嗨呢吗。你怎么回事儿?怎么这么不解风情?”

“我从九点钟来这儿,这都快三个小时了,你差不多就行了,要不回去我怎么跟你姐解释。”

“姐夫。”他笑道,“跟你商量个事儿。”

“不商量。”我说道,“一瞧你那模样就没憋什么好屁。”

“你怎么这么粗俗呢?”他并不生气,而是笑道,“姐夫,我都跟那俩妹子说好了,今儿晚上带她们出台,你一个我一个怎么样?看着没,装备我都准备好了。”

说着他拿出两个避孕套来。

“啊?”我惊的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怎么样?这个安排还不错吧?”他得意的笑道,“她们平时可是不出台的,被我生生给拿下了,你就跟着享受就行了。”

“等会儿,我问你啊,陈湘云是你亲表姐吧?”

“是啊。怎么了?”

“她是你亲表姐,而我和她的关系你也知道,你说你带着你未来的表姐夫去嫖,这算怎么回事?你表姐知道不伤心吗?”

“哎呀你怎么说话那么难听呀,什么叫嫖呀,人家都是好女孩,平时都不出台的,今天有感觉才肯出去的。”他强行将避孕套塞进了我的兜里。

“得得得,你可拉倒吧,好女孩谁上这儿来,都脱成那样。我跟你说啊,肯定不行,要去你自己去。”

“我说表姐夫,你到底是不是个男人?”

“随你怎么说,不行,结账,现在就走。”

他急忙拉住我,笑道,“我知道我知道,你是因为怕我表姐知道,所以在这儿绷着呢,对不对?放心吧,我绝不会跟她说的,都是男人嘛,在外面偶尔有点那啥也没事儿,心里装着她就行了,对不对?”

“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是不是?”

“对对对!就这意思。”他笑道,“谢天谢地,你可算是开窍了。”

“少废话,走!你要再不走,我给你表姐打电话,让她来带你走。”我说道。

他这才不说了,十分扫兴,“真不够意思,懒得理你。”

我拿出钱包,给那几个女的,一人给了三百块的小费。

“给这么点呀。”那几个女的没说话,司锦辰发话了。

我一愣,还没反应过来,他从我钱包里抽出一叠钞票,又一人给那三个女的给了二百。

那三个女的千恩万谢。

“没事没事儿,应该的,以后辰哥来了还找你们几个。”司锦辰享受着那几个女的英雄般的膜拜。

我望着被洗劫一空的钱包,气的浑身发抖!

好在回去的时候,陈湘云已经哄着茜茜睡觉了,要是让她知道我带着他表弟喝酒去了,估计又得训斥我。

我本来以为这事儿就这么完了,没想到第二天一大早,就听见陈湘云在外面叫我。

“怎么了?”我迷迷糊糊的起来,走出卧室,揉着眼睛问道。

陈湘云挽着袖子正在帮我洗衣服,湿着手举着一个火柴盒问我,“你们俩昨天去哪儿了?”

我一惊,发现她手里拿着的那个火柴盒是昨天那个会所里的,那上面印着他们会所的名字和地址。

“怎么了?”司锦辰也被吵醒了,走了出来,“表姐,大清早的嚷嚷什么呀,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他一睁眼,看到陈湘云手里的火柴盒,潜意识的朝我看了过来。

“这个……你在哪儿捡到的?”我说道。

陈湘云盯着火柴盒,“红浪漫娱乐会所,听着挺高端呀。”

面对此情此景,我急中生智,笑着解释道,“哦,这个呀,你别误会,昨天跟一客户一起吃饭,他的火柴,用完没注意就装兜里了。”

“对对对,我昨天也还问江成呢。”司锦辰帮我解释道,“他昨天都给我说过了。”

“是吗?”陈湘云哼了一声,“那司锦辰,你给我解释一下,你这兜里为什么也有一盒一模一样的火柴?昨天江成跟客户吃饭,你好像没去吧?”

我一愣,万万没想到,司锦辰这小子居然也拿了一盒。

“说吧,这个红浪漫会所是怎么回事?”陈湘云质问道。

“这个……”我汗都快下来了,实在是想不出该怎么峰回路转,只能用眼神求助于司锦辰。

“表姐夫,你就承认了吧,没事儿,我表姐不是那样小气的女人。”他说道。

我的汗彻底下来了。

“承认什么?你不要瞎说啊。”我说道。

“这有什么呀,没事儿,说!”司锦辰给我打气。

“司锦辰,你小子别给我得瑟,”陈湘云说道,“信不信我告你妈去?”

“哎呀,干嘛呀。”司锦辰笑着说道,“表姐,我就跟你实话说了吧,昨天呢,我第一次来北州,表姐夫说要带我去见见世面,所以就带我去了这个红浪漫会所。”

“你……”我一口血差点没吐出来?“是你带我……”

我还没说完,司锦辰就抢道,“表姐夫,你先别激动,让我跟我表姐说,表姐,我觉得呢,这事儿你得分开看,不能只责备表姐夫,他呢,就是想带我去玩,给我留下个好印象,这也是在乎你的表现,对不对?虽然说去这地方有些值得商榷,我当时也是有反对的,可是毕竟他也是一片好心嘛,对不对?”

他这是帮我说话吗?这明显是在洗白自己呀!这小王八蛋!我昨天花了那么多冤枉钱,结果还让我背那么大一黑锅!

我一看陈湘云,她正以带着火焰的眼睛瞪着我。

“湘云,你听我解释,不是我带他去的,情况是这样的,昨天他……”

“哎呀姐夫!”司锦辰打断了我,“你这是干嘛呀,男人嘛,偶尔出去放松一下也是正常的,对不对?女人应该理解,没必要解释这么清楚,做了就做了,有什么好解释的?”

“不是,我做什么了我,你小子把话给我说清楚!”

这时茜茜出来了,“妈妈,你和表舅吵什么呢,都把我吵醒了。”

“好了好了,我们不吵了,妈妈陪你去睡觉。”陈湘云低声哄道。

“妈妈,我不睡了,今天不是说带我去蹦极吗?咱们赶紧准备吧。”茜茜笑道。

“好的,吃过早饭咱们就去蹦极好不好?”陈湘云说道。

“好!”茜茜没有说话,司锦辰笑着赞同。

“你就别去了,在家好好反省反省。”陈湘云说道。

“我反省什么呀。”司锦辰说道。

“你还反省什么,你看看你衬衣领子上那口红印子。”陈湘云说道。“看我不给你妈说。”

“哎呀表姐”司锦辰说道,“干嘛呀,我都这么大了,你怎么还带告状的?小时候我把我爸的牙膏换成鞋油,你就告我状,差点没被我爸打死,现在还告?有意思嘛你。”

陈湘云噗嗤笑了,“还有脸说,我跟你说啊,你小子赶紧正儿八经找个对象,别再这么瞎混了。”

“知道啦!”他说道,“那咱们收拾收拾,准备去蹦极吧,哎呀,我早就想去了,一直没机会挑战一下自我。”

一转头看见我正怒视着他,笑道,“表姐夫,你还愣着干嘛,赶紧收拾洗漱呀。”

“我……我就不去了吧。”我说道。

“干嘛呀,怎么还不去了呢?我表姐那就是吓唬吓唬你,她没真生气。”司锦辰回头对陈湘云说道,“对不对表姐?”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