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爱交换乱

文学楼手机阅读,

她?这个她到底是谁?

我半信半疑的拿过照片一看,顿时就愣住,照片上的女人竟然是她!

照片上的女人正是桑鑫铭的小主,那个和我有过肌肤之亲的青纱女人。

我呆住了,满脸的错愕。

这难道不是一场春梦吗?!

甚至于我连那青纱女人的名字都不知道,这多少显得很荒唐和不真实。

如果我和青纱女人之间所发生的都不是一场梦,那李莹能够找到这,也就说得通了,毕竟桑鑫铭来这接过我。

可是我总觉得这一切太不可思议,甚至有点匪夷所思。

我瞪大眼珠子问李莹:“你说,是照片上的女人让你来的?”

李莹靠在一旁叹了口气:“她是我女儿!”

本就心神不定的我,再听到李莹这话,犹如坠落冰窖,全身从头冷到脚。

我对王秋香的面容没多大映象,虽然我和她见过,但是因为害怕,却是从来都没有正眼看过王秋香的脸。

我惊恐子,颤抖着,问:“你~ 你到底有几个女儿?”

李莹:“我就一个女儿,她叫王秋香。”

听了这话,我彻底吓坏了,神经也恐惧到了极点,逐渐变得麻木。

王秋香!那个青纱女子竟然是王秋香,这,这怎么可能!

难怪青纱女子见我的时候总是刻意戴着青纱,原来是不想让我看清楚她的脸,不想让我认出她就是王秋香。

可是她不是已经死了吗,难到和我一番云雨的那个青纱女子,竟是死去的王秋香?

那我和她幽会的那个竹屋到底是什么地方?阴间?

我心头一紧,面如死灰的盯着李莹:“活人去得了阴间吗?”

李莹没有一丝意外的神情,淡然的对我说了一句:阴间和阳间本就是两界,虽然有交集,但却是各行其道,不过有一点,活人铁定是去不了阴间的,除非已经死了。

我一愣,还没说话,李莹坐在了床边:“你们俩的事情,她都和我说了,不然我也不会来找你,你并没有死,你们俩幽会的地方的确是阴间,只不过去的不是你的躯体,而是你的灵魂。

去的是我的灵魂?难道我和那个青纱女子,不,是和王秋香之间所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但经历这一切的并不是我,而是我的灵魂?

这未免过于诡异了,毕竟这一切我感觉都是那么的真实。

李莹讲:来接你的那个叫桑鑫铭的鬼差,你一定记得,桑鑫铭可是阴间的鬼差,鬼差是干嘛的,是专门勾人魂魄的,另外桑鑫铭手里的那个红灯笼,是用人皮做的,也叫人皮灯笼。

说到这李莹顿了顿继续说:人皮灯笼又被称为‘鬼见怕’,意思是说道行不高的那些个孤魂野鬼都害怕人皮灯笼,见了都会禁不住退避三舍,所以桑鑫铭每次来接你都会提着个人皮灯笼,目地就是为了不让你的灵魂迷失在阴间,也不让那些阴间的孤魂野鬼打你的主意。

我大脑灵光一现,想起桑鑫铭每次来接我的时候,的的确确都是提着个红灯笼的,而且桑鑫铭把我送上小木船的时候,也会刻意的把红灯笼给我。

现在想想脊椎骨不免一阵阵的发冷。

只是有一个问题我想不通,王秋香的三魂已经被唐刑封了两魂,三魂不聚是不可能出现在阴间的,毕竟鬼魂之所以被称为鬼魂,正是因为有着三魂齐聚,但凡少了一魂都称不上鬼,更何况王秋香一下少了两魂。

还有就是到底是谁安排我和阴间的王秋香见的面,是李莹?还是唐刑?

哎,我用力拍了拍我的脑袋,感觉大脑子都快崩溃了,这事情现在已经越来越复杂了,事情发展到这一步,这张无形的大网交织得越来越大,以至于看不到边迹,让我摸不到任何头绪,也让我陷的越来越深。

而导致这一切的原头就是那本黑书,我想着就问李莹:“你刚刚说你是来带我去找那本黑书的是吧,是去东街老屋吗?”

李莹神情一怔说:“东街老屋?什么东街老屋?”

李莹竟然不知道东街老屋,难道那个送雨伞的人,不是和李莹一伙的?!

这会我突然想起来,王秋香的鬼魂曾和我说过,让我千万别去东街老屋,说是有人在那做局要害我。

我当时还不信,现在看来王秋香说得多半是真的。

想到这我开口:“有人给我送过一张地图,说是那本黑书在他手里,让我去东街老屋101找他。”

李莹:“什么地图,快拿出来我看看?”

我浑身摸了个遍,好在最后在裤子口袋里摸出了那张皱巴巴的地图,李莹拿过去一看,当下皱眉说:“这是有人想引你过去那,什么东街老屋,这地方早就不复存在了。”

有人引我过去?李莹的话和王秋香的话,如出一辙。

我现在开始相信李莹说的了,倒不是因为相信她,而是因为我打心里相信那个青纱女子,也就是王秋香。

虽然我不知道王秋香这么做的目的,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就是王秋香没有打算害我,如果她真的想害我,在我堕落进诱阴水的时候,她就不会救我了。

我盯着李莹忙问:“引我去,为什么要引我去,目的尼?”

李莹:“目的恐怕就是为了你手里的那本黑书,你记住,那是一本很神奇黑书,它既然选择了你,肯定不会害你。”

“不会害我,王秋香都已经跳楼了,难道这不是那本黑书害的?”我当下反驳到。

“这件事情比你看到的要复杂的多,我女儿本就是个短命儿,我利用相门秘方,帮她逆天改命,可终究还是不能完全改了她的命理,我告诉你,如果没有那本黑书,我女儿恐怕早在三年前就死了。”李莹说到这显得很激动。

我:“你这话什么意思,唐刑可说王秋香会跳楼,那完全是因为那本黑书,而且在王秋香跳楼的当晚,王秋香来找过我,让我尽快把那本黑书卖了,不然我就会死。”

而且后来的事情也侧面证实了,当天跳楼的不是我,而是李莹,虽然她最后没有跳楼成功,但这事却是不争的事实。

李莹冷哼道:“我一开始就和你说了唐刑是想利用你控制那本黑书,我女儿的两魂早就被唐刑封了,剩余的一魄一直在阴间,怎么可能从阴间跑出来见你,要真能跑出来,也就不会让鬼差来接你去见她了。”

等等,如果李莹说的都是真的,那唐刑在李莹家封着的那两个王秋香的鬼魂,难道是唐刑故意放出来,而后做样子,好骗取我的信任?!

难道真如李莹所说的那样,唐刑帮我,只是为了通过我控制住那本黑书?

我不敢再继续往下想,因为我打心里不愿意相信唐刑是在利用我。

想到这我盯着李莹:“你的意思是,这一切都是唐刑搞出来的?”

李莹没说话,只是象征性的点了点头。

这下我就更疑惑了,问:“去郊区医院的时候,你为什么要跳车逃跑?还有是不是你把出租车死机吓得灵魂离体的?”

“是,是我干的。”李莹回得很快,没一丝狡辩。

不等我继续问,李莹突然转头问我:“那你知道,唐刑为什么要带我去郊区医院吗?”

去的时候,唐刑只是说要先去一趟郊区医院,并没有说为什么去,但多半肯定是因为王秋香的尸体。

“肯定是去偷王秋香的尸体啊,你知不知道你女儿的尸体都转变成尸煞了。”我失声说着。

李莹:“偷我女儿的尸体?我女儿的尸体根本就不在郊区医院!又何来转煞一说。”

我震惊了,王前香的尸体竟然不在郊区医院?那唐刑烧的那具尸体是谁的?

难不成王太平发过了的那视频是真的,真的是唐刑去医院偷的尸体?

“如果王秋香的尸体真不在郊区医院,那你跑什么?”我质问着李莹。

李莹:“一开始我并没打算跑,而是车子快要开到小森林的时候,我女儿让我跑的,而我会来这找你,也正是我女儿交代的。”

我脑袋快炸了,浑身犹如电击:“她让你来找我?找我干什么?”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www.wenxue6.com)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