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摸边吃奶边做gif视频

码字不易,请支持正版远远看到有车子驶来,顾以昕连忙小跑着迎上去,脚踝处传来隐隐的疼痛,她根本无暇顾及。本文由  首发

等车子停在她面前时,顾以昕才发现是一辆炫酷的跑车。

难怪来得这么快,应该是一路飙车来的。

晏展南下了车,也没说什么,快步绕到对面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在经过顾以昕身边时,伸手重重地揉了揉她的脑袋,像是在发泄深夜被扰的闷气,也像是在无声地安慰她。

顾以昕抱着着阳阳坐进车里,等晏展南发动车子,她轻轻地说了声“谢谢。”

晏展南用鼻音嗯一声算是回应,酷酷地开车上路,引擎在油门的催促动下,发出轰轰的叫嚣声,一瞬间,车身如剑,狠厉地将一路的夜色劈开,留下一道嚣张的光影。

深夜的气温比较低,顾以昕一下车,整个人立刻被冻得瑟瑟发抖,这才发现,自己只是穿了件打底衣,压根忘记拿外套了。

咬着牙搂紧阳阳,她小跑着进了门诊大楼,大厅空荡荡,没有白天那样喧闹。

晏展南跟在她后面进来,将外套胡乱丢到她身上,说:“穿上,我去挂号。”

顾以昕发现,外套是晏展南从他自己身上脱下来的,除了这件外套,他身上只剩一件短袖衫,结实的胸肌将短袖衫撑得鼓鼓的。

可能是来得太匆忙,晏展南下半身只是随意套着条黑色宽松睡裤,脚上甚至只穿着一双人字拖。

穿着睡衣踩着人字拖开超级跑车……

顾以昕有点想笑,但想到他会这么狼狈,全是因为她的一通电话,瞬间又觉得无比感动。

之前就听说z.n娱乐的老总为人很仗义,她当时听到这传闻,是完全不信的,作为商人,首先考虑的肯定是自己的利益才对,有道是:无商不奸。

但今晚,她确实看到他仗义的一面,之前发现她有小孩时,明明是很嫌弃地离开,没想到她半夜的一通求助电话,还是把他招来了。

这男人平时的态度看似恶劣,实际上却是个善良的人。

顾以昕真的很冷,于是找张椅子坐下,让阳阳靠着她,自己迅速地把晏展南的外套穿上。

外套很大,就像一张被子似的将她裹个密实,衣服上还有着暖暖余温,夹带着男人残留下的气息,让她莫名地感到一丝安全感。

晏展南挂了号回来,脚上的拖鞋发出哒哒哒的响声,成了安静大厅里的唯一噪音。

“儿科门诊在二楼,上去吧。”晏展南接过顾以昕的手提包,领着她上楼,他不敢接手抱孩子,因为他实在不会抱。

到了门诊,医生发现不是普通的感冒发烧,于是又让他们转13楼的儿科住院部,然后就是一连串的折腾。

看着小小的手指头被戳针验血,顾以昕在一旁心疼不已,就连晏展南也是看得一脸纠结。

结果出来了:海鲜过敏。

顾以昕跟晏展南被一个看似慈祥,实际上却凶巴巴的老头揪着训话。

“所以说你们这些年轻父母,没什么经验还粗心,这么小的孩子,能让他吃海鲜吃到饱吗?就算不会过敏,海鲜性寒,也不宜多吃,容易引起肠胃炎!”

老医生指着晏展南说道:“当妈的宠孩子可以理解,你这当爸的就该适当拦着才对!”

晏展南一脸懵逼,才发现自己被当成小孩他爹,也不好当场发作,难道还追着医生解释他跟程澄只是打炮的关系不成?只能装出一脸受教的表情,连连点头称是。

就这一会的功夫,他就多了个老婆儿子,简直是光速发展!

回头看一眼身边的程澄,素着一张脸,小脸白得能反光,眼睛通红,还含着点泪花,一头枯草似的的头发,在上车前就被他揉得乱糟糟的,整个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这跟他印象中,那个衣着性感,浓妆艳抹的交际花有很大出入,难道平日里,私底下她都是这副模样?看起来还挺安静的。

老医生还在那头交代着:“现在就要挂水,明天也要挂,这两天都要住院观察。”

随后晏展南去办理住院手续,顾以昕在病房里照看阳阳,护士已经推来一堆瓶瓶罐罐挂在床头吊杆上。

护士在阳阳小手上扎针的时候,顾以昕转开头不敢去看,她自己都非常怕打针,别说近距离看一个小孩打针。

护士在旁边微笑着安慰她:“不用太担心,烧退了宝贝自然就会醒过来。”

顾以昕勉强地笑了笑,说道:“谢谢你。”

护士离开后,病房马上归于平静,顾以昕看了一眼昏睡中的阳阳,深深地叹了口气。

从知道阳阳是海鲜过敏后,她的心就如挂上千金重的石头,被拉扯着一直往下掉。

池骏他也会海鲜过敏。

他们是多年的朋友,当然知道朋友私底下的一些事,每次聚会或吃饭,池骏从来都不会碰一丁点海鲜,他说他的海鲜过敏很严重,一点都碰不得,具体会过敏成什么样子,她倒是没见过,因为池骏经常要演戏,他都非常小心。

父母有过敏体质的话,子女也是有一定概率受到遗传的。

难道阳阳真的是池骏的孩子?

这个念头一浮现,顾以昕就觉得浑身发冷,连忙将外套裹紧一点。

池骏说要做亲子鉴定,却还没有动作,估计也是没有空,而且他是个公众人物,现在遇到这个麻烦事,肯定得更加小心行事才行,当然要安排妥当。

顾以昕太了解池骏,他非常在乎他经营多年的好先生形象,未婚生子这种事,他肯定要小心捂着不能曝光的。

顾以昕突然想到,她可以带着阳阳离开这里,去一个没人认识的地方,安稳过日子就好,池骏这个人她惹不起,起码还躲得起。

但随即又想到,她为什么非要将阳阳跟自己绑定呢?如果孩子是池骏的,还给他就好了,自己也落得轻松不是?

可看着床上睡得如天使般的小孩,顾以昕就觉得心软得一塌糊涂,这些天的相处,她已经对孩子产生很深的感情,小孩天天乖巧地喊妈妈,那一声声甜腻的呼唤,任谁都无法抵抗。

正如她一开始所想的,她对阳阳已是假戏真做,她从演一个妈妈到真正成为一个妈妈,只是用了短短的几天时间。

现在的她,一点都不想跟阳阳分开。

想到这里,顾以昕再次叹气,算了,到时再想办法吧。

晏展南进来时,就看到顾以昕一副可怜兮兮的惨样,明明用他的大衣把自己裹成一颗粽子,小手小脚却还冷的发白,一点血色都没有,一张小脸也冷得陷进领子里躲着。

随手将单据放在床尾,他搬来另一张木凳子放到顾以昕身边,大咧咧地坐定后,一双大手往旁边一伸,握住她的小腰直接将人提了起来。

顾以昕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得低叫出声,眨眼间,就发现自己安安稳稳地坐在晏展南结实的大腿上,腰身也被他一双大手紧紧箍住。

她慌忙挣扎一下,压低声音问他:“干什么?”

晏展南低头在她耳边说道:“别乱动,这样暖和一点。”

顾以昕嘴硬:“我又不冷。”

晏展南低低笑了两声,“你不冷,我倒是挺冷的。”

顾以昕想起他的衣服还穿在自己身上,瞬间就没话说,安静坐在他身上。

“只是过敏,打了针就好,别担心,我把房间包下来,你等会可以在隔壁床上睡,不用一直熬着。”男人低沉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一字一句,带着丝丝暖意,点点在她心头累积。

“谢谢你,我会还你钱的。”她说。

晏展南挑眉,懒懒地嗯一声,“交出去的都是小钱,但我的人工费比较贵,也不知道市场上老总打杂的工时是怎么算的。”

根本没法算好吧,就算有标准价,她也给不起!

于是顾以昕选择暂时性耳聋。

过了一会,晏展南突然抓起她的脚,“你的脚怎么了?”

顾以昕不明所以,低头看一眼自己的脚,随即吓了一跳,脚踝处居然肿得跟个馒头似的。

难怪刚才一路走来,都觉得脚痛,应该是出门时太慌张扭到了。

晏展南突然站起身,将她轻松打横抱了起来,转身就往病房外走去。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