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庆主演的火凤凰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深深的无力感席卷着古天全身每一处角落,连呼吸间都透露着心灰意冷。☆☆新;思;路;中;文;网 zw.Com手打首发☆☆.⒉3TT.

他推开门,直径躺在了颖香的床上,用被子捂住了脑袋。

“天哥,生什么事了?“

“呵……“古天蜷缩在被子里,只觉得背后传来一阵温暖的触感,让他漂浮不定的心顿时平静下来。他下意识地将身体往对方的怀抱里挤:“你说,如果有天你现,你所认识的一切都不过是虚幻的,不过是些泡沫,你会怎么做?“

我……?

香儿摇了摇头,将古天抱得更紧:“香儿不知道,只知道有天哥在的地方,就是香儿要去的地方。不论你是否虚幻,哪怕只是一秒,我也会守护在你身旁。“

不离不弃么?古天转过身子,贪婪地吞噬着她每一寸的体香,这种感觉是他从未有过的。

回想起闯隐鹿山门,斗西山老妖,哪一次没有隐鹤的身影,哪一次不是李海和绝命在背后支撑。这一次的行动,也不能少了他,只不过他要用他的方式战斗!

“香儿,这次的事解决了,我们就离开,去走遍元素大6的每一个角落,好不好?“

颖香只觉得很突兀,这是她最想要的生活,和心爱的人走遍天涯,不理尘世的纷争。只不过这话语在她听来,有些微的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吗?

这一夜对二人来说过得很慢,却又似抓不住时间,不知何时以让它透透溜走。天,已经泛起了鱼肚白。

古天这一次没有去正气堂找师兄弟,而是牵着颖香的手走进了剑炉,细心的传授贴铁牛铸器的知识。甚至每一寸铁改如何运用元力打造,不得不说贴牛的炼器技艺在他离开的这段日子里,已经得到了飞跃,渐渐的凝聚出了一套自己的炼器模式。

“哐当“的声音落下,铁牛擦了额头的汗珠,转身憨笑道:“恩人,俺刚才有哪些不足的地方,您再给我看看!……恩人?“

铁牛一连叫了两声,这才把他从失神中叫了回来:

“铁牛啊,你的炼器套路已经开始形成,有了自己的思路,我的那些已经交不了你了。“他走到火炉旁,什么防御的功法也不施展,手臂直接伸进其内。再出来时,手中已经多了一柄漆黑的柴刀。

只是这柴刀的脉络极为简单,却又罕见的霸道粗犷,隐约间透露着一阵刺骨的杀意。

他左右挥舞了几下,将柴刀插入火炉后说道:“我能教你的,只有一些炼器的经验罢了。“

“就像这柴刀,在锻造的时候被你注入的杀意太过浓厚,甚至在还未成型的时候,就拥有了如此惊人的杀戮气息。等成型之后,只怕除了三师兄这样的狠人能操控这把刀,在隐鹤已经没人能做到。“

古天摇头,铁牛一番好意为刘氏兄弟锻刀,只怕到头来还是害了他们。让他不解的是铁牛在锻刀的时候为何会注入如此庞大的杀意,这些并非一日两日可以形成,起码得有半年的日积月累。这对炼器师也是种极大的考验,终日被杀意侵蚀,只怕早就成了比二师兄还要恐怖的魔头,可他为何没事?

还有一点,这柄刀既然在半年前就开始锻造,那个时候他才刚进隐鹤,分明还没有刘氏兄弟。那他这刀,究竟是为和人塑造,有什么用途?

他知道铁牛没有表明那般憨厚,相反还极为懂得隐忍,否则如何在这弱肉强食的元兽森林存活?但他相信铁牛,不会对隐鹤有什么伤害,当即也没把话说明,反而转了一个话题:

“铁牛,你并非元兽森林的土著吧?“

他炼器的锤子骤然一顿,竟然打歪砸在了火炉边上,将炉壁砸得塌陷:“恩人为何会这么问?“

“我没有恶意,你只要回答是还是不是就行。“

古天微笑着看向在一旁练剑的铁娃,此刻他的神情,竟然比三师兄绝命还要变冷,手中之剑,微妙之间转向了他。

空气中的气愤瞬间沉重起来,火热的剑炉也安静了几分,只听得见炉火的呼啸声和人的呼吸声。

“娃儿,没事。“铁牛一如既往憨厚地挠了挠头:“恩人就是恩人,尽管我已经竭力隐藏,想不到还是瞒不过恩人。不错,我的确来自外界!“

“外界哪里,你们的师父为什么会死?“

“恩人恕罪,这个铁牛不是不能说,而是牵扯太大,如果让恩人知道,只怕会惹来杀身之祸!“

古天愣了片刻,看来铁牛的来历还真不简单,他的师父应该是个极为厉害的炼器师,应该是遭到了暗算才不幸丧命。既然如此,那他的师父应该在炼器师公会也排得上名次。

“铁牛,这个东西你可认识?“说话间,他从口袋取出了一枚徽章。

紫级炼器师徽章!

铁牛和铁娃异口同声地惊诧道:“你怎么会有紫级炼器师徽章?那可是只有公会的长老才能拥有!“

看见他们的表情,古天确定他们的师父就是炼器师公会的人,那接下的事就好问了。不可知否地笑了笑,算是回答了他二人的惊讶:“我也是炼器师公会的人,和你们也算是同门了,既然是同门之间的事,我就有权过问!“

“能……能让我摸摸它吗?“最先说话的是铁娃,他的声音已经颤抖,从古天手中接过徽章细细抚摸,眼泪不自觉地留下来:“是它,和师父的徽章一模一样!“

“现在可以和我说说你们的师父吗?“

铁牛从怀中取出一枚同样的徽章,细心地擦拭,流露出追忆的目光:“我们的师父虽然天赋不如你高,但在炼器师中也算得佼佼者,年纪尚不到四十便得到了炼器师勋章。而他的实力,已经是元骑士!“

成为元气师容易,但元骑士却是一道鸿沟。四十岁的元骑士,在元素大6的确算得上佼佼者了,这也是尉迟家为何迟迟无法晋升成二流家族的原因。

能在此年纪成为元骑士的应该有不少底牌才对,为何会这么容易遭人暗算?

当他将这份疑惑问出时,铁牛的拳头死死握住了徽章:“是他的师父,教了他所有本事的师父!“

什么?被自己的师父杀死?!

颖香焉眉微蹙:“他的师父是谁?“

铁牛深吸口气,一字一句地从肺部挤了出来:“西都,谢铁心!“

“怎么可能!“古天刷地站了起来:“谢老头子一生痴于炼器,怎么可能对自己的弟子下此狠手?“

“怎么不可能,两年前,我师父说他要去执行师公交下来的死亡任务,可能是他触及了师公的底线,这才被设计灭口。如果他半月之内回不来,就让我们马上逃往元兽森林!“

可是过了预定日期,他们的师父还是没有出现。两人又等了两天再也等不下去,于是冒着必死的危险潜伏到了师父执行任务的地方,却现了满地的尸体,而他们师父的尸体,就在众多尸体中央!

“等等。据我所知,炼器师公会虽有颁任务,但都是炼器方面,从来不会触及死亡任务,难道你师父还是别的组织不成?“

“不错,我师父是猎魔团特招将领,举荐人正谢铁心这个老匹夫!“

猎魔团特招将领,执行任务?这几个词眼蹦出脑海,让古天觉得极为熟悉,像是在哪听过,却又一时想不起来。于是问道:“你师父是谁?“

铁牛挺直了胸膛,近乎是吼出来的声音:“尉迟家,孤狼!“

“这根本不可能!“他和颖香异口同声:“孤狼前几天才被救出来,怎么可能在两年前就死了?绝对不可能!“

“可笑,古天我敬重你,但希望你不要拿我们的师父开如此玩笑。“铁牛此刻连称呼都改了:“师父他老人家是我兄弟二人亲手下葬,怎么可能还有活着的理由!“

天呐,铁牛的话就像炸弹在古天的脑海里轰炸。孤狼在两年前就死了,那他们救出来的是谁?这事四大恶人知不知道?如果连他们都被蒙在鼓里,那现在尉迟家的孤狼,未免太恐怖了!

“天哥,秦婉霜她会不会……“

古天摇头,他知道颖香担心什么。婉霜并不知此事,不会有危险。如今“孤狼“最想对付的还是谢铁心,毕竟现在能揭穿他身份的,只有谢铁心一人。

但他想不通真正的孤狼和谢铁心之间有何过节,有什么能让他不得不去送死,还要铁牛兄弟逃到元兽森林,这一切只有再回到西都才能解决。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