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了肚子太满了H

“先让大哥迎娶宗国公主,再助大哥得到梁国的国君之位,这个计划大哥觉得怎么样?”

赵彦说道,反正他此次来宗国根本就不是为了宗国公主,之前又知道宗国公主大概对谢枝萌生的感情,再加上以赵彦前世对梁傲的了解,梁傲虽然看起来虽然无欲无求,但他得到的却比任何一个人都多,对谢枝恐怕也不会这么简单,所以赵彦才会抛出这样一个计划,此举不但可以拉拢梁傲放任,还能一次性除去两个情敌,对于赵彦来说自然是天衣无缝的完美计划。乐文

听到赵彦这话,梁傲却是面色一凝,他像是没有想到,这位自己曾经的小弟,自己无数次拉下脸来想要拉拢的小弟,竟然能为了谢枝一人做出这样大的一个让步,他的心情有些复杂,看向赵彦的眼神中多了几分探究,语气也变得有些冷硬。

“这是一个计划,还是一个交易。”

赵彦回答道:“随便大哥怎么觉得,大哥只说是否同意便可。”

“他在你心中的位置竟然这么重要吗?”

梁傲有些不明白,他虽然与谢枝做了几年的君臣,但却始终看不透谢枝这个人,更让梁傲无法明白的是,谢枝与赵彦之间到底是发生了什么,能让赵彦为谢枝做到这个地步。

而对于赵彦的条件,梁傲并非不动心,他在梁国是皇子没错,但却是最不受宠的那个,父皇不喜欢他,兄弟们时时刻刻都想要除去他,他也是小心翼翼的韬光养晦,才勉强保住了现在的地位。

梁傲并不想争,但太多事实告诉他,不是他不想争就可以明哲保身,就算他不想争,也会有人想方设法的置他于死地,不仅他自己难逃一死,那些跟随他的兄弟也会深陷险境,而唯一能够保全自己和身边人的方法,便是一争,争得梁国的皇位。

从前梁傲就算想争,也没有争的实力和筹码,现在赵彦的示好,正是最有力的支持,但是梁傲此时却还是犹豫了,他沉默了许久,没有答应,而是说道:

“一切但看谢枝的回答。”

作为原文的主角,就算有无数文评分析过梁傲虽然看起来最没有心机,经常以德报怨的一个老好人,但却是文中最腹黑的一个深水狼,还找出了许许多度蛛丝马迹的剧情作为证据,比如他当初抛下赵彦,就是看出赵彦或许会是他未来的竞争对手,之后对赵彦示好是为了拉拢赵彦,勾搭赵国公主更是为了名正言顺的吞并赵国,但事实上,梁傲真是一个好人。

在穿越之前,谢枝就曾经以一人之力舌战那些“主角阴谋论”的读者们,梁傲之所以活到现在,也只是因为他是主角,他有天(主)命(角)光环加持,自然是什么都不用怕,也是因为清楚清楚这点,谢枝才会放心大胆的来投奔梁傲。

这样一个老好人,就算谢枝现在是他的属下,赵彦又抛出这般诱人的条件,他也不会立马答应,而是让谢枝自己来决定。

对于梁傲的回答,赵彦也没有觉得太诧异,两世的交情,赵彦也大概猜到了梁傲会这样的回答,他轻轻的笑了笑,允诺道:

“若是我能得到谢枝,大哥也会得到梁国的皇位。”

到了现在,赵彦还是没有放弃之前与梁傲的交换,用梁国的皇位换一个谢枝,他自然不会后悔,这样说也只是为了防止梁傲与自己抢人而已。

听到赵彦这话,梁傲的目光沉了沉,似乎是想开口说些什么,却被赵彦直接打断道:

“大哥千万不要说你不想要,否则你之前几次找我又是为了什么。”

以赵彦的角度来看,从他来不认为梁傲是什么良善之辈,毕竟在这乱世之中,良善之辈往往是没有什么好下场的,再加上赵彦并不知道还有主角光环这种比百万雄师还要厉害的东西,自然是“主角阴谋论”的忠实拥护者。

在他看来,梁傲之前会向自己示好,也只是因为自己现在的身份而已,就像前世他会领着梁国大军灭了赵国时,也只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而已,赵彦当时不过是没有想到,最后做成那只黄雀的,竟然会是向来不显山露水的梁傲而已。

梁傲怎么会听不出赵彦话中的意思,他怔了下,不知赵彦为何会得出这样的结论,却还是说道:

“小彦,从来都没有什么交易,从前是我对不起你,我也只是想对你说一声对不起,至于皇位……我从来就没有想去争过。”

赵彦淡淡的看了梁傲一眼,梁傲的态度颇为陈恳,他的心中也稍稍有些动容,但赵彦是什么人,他可是反复无常,睚眦必报的反派开火哥啊,就连谢枝都有些恐惧的存在,自然不会被梁傲这似是而非的几句话打动,更何况前世的事情他可没有忘记,只是此时对于赵彦来说,更要紧的事情是确定谢枝的想法而已。

而在谢枝那边,刚刚从宗国皇宫顺利“脱身”,谢枝的心绪却是久久不能平静,毕竟这种事情实在是太惊悚了好吗?

谢枝自认为这几天的剧情走向都在他的预测之中,但他却是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无意中所救,还顺手驴了一把的小屁孩,竟然就是开火哥本人!

那些帖子中不靠谱的建议谢枝自然是没有放在心中,他唯一担心的就是,开火哥似乎……好像,大概是注意到了自己,而且这个注意的程度……似乎还十分不一般。

不过也正如那个帖子中所分析的,如果谢枝是个妹子,一切似乎就说得通了,但是现在……

难道说,开火哥只是单纯想向自己表达感谢,顺便想自己做朋友?

……不,如果是这样,开火哥才不是这样的一个人。

谢枝很快便推翻了自己的猜测,以赵彦的个性,若是有人背叛他,他必然会百倍千倍的奉还,再想到开火哥之前对自己所说的话,那眉眼虽然十分温柔,可那眼神却让人不寒而栗,谢枝越想越觉得不对,甚至觉得以梁傲的主角光环都保不住自己了。

毕竟这剧情才刚刚进展到了前期,开火哥还是boss级别的,他想搞谁就能搞谁,就算是主角估计也毫无办法,就在谢枝准备跑路的时候,原本禁闭的门却突然打开了。

听到那一声响动,谢枝的心中先是一惊,差点就用上了技能,但在看到门口是梁傲的时候,心中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谢枝也已经决定赶紧离开,他对梁傲说道:

“殿下来的正好,我正准备向殿下辞行……”

反正不管赵彦现在是怎么想的,谢枝此时也只有一个想法,趁着此时开火哥才没找来赶紧离开,他现在只恨自己没有把神行技能带来,不然就可以分分钟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了。

“先生这是在躲我吗?”

只是谢枝的话还未说完,一个凉凉的声音便从梁傲的身后传来,赵彦从梁傲的身后走上前来,出现在了谢枝的面前。

看到这突然出现的赵彦,还是被梁傲带来的赵彦,谢枝整个人都愣住了,他现在是走也不是,不走的话却觉得自己真的是死定了。

可面对谢枝,赵彦却依旧温柔,他并没有希翼得到谢枝的答案,只是用深沉的黑色眼眸望向谢枝,语气颇为哀怨的说道:

“先生真是好薄情啊。”

听到开火哥这话,谢枝的脸色猛然一白,主角都已经卖了他,谢枝觉得自己大概真的死定了。

好在一旁的梁傲已经看出了谢枝的异样,他不动声色的站在了谢枝和赵彦之间,开口对赵彦提醒道:

“你答应过我,不会逼/迫谢枝。”

赵彦微微挑眉,神色温柔依旧,双眸依旧一眨不眨的望着谢枝:

“大哥真的十分相信先生,可是先生却一直都那么薄情,就连自己原本的名字都不曾告诉大哥。”

梁傲表情僵硬了下,谢枝也一时有些心虚,他忍不住心想:

真不愧是开火哥,到现在这个时候竟然都挑拨一发关系,只是开火哥的语气实在是太耐人寻味,按理说他此番前来,不是应该来兴师问罪的吗,可这语气听起来,简直就如同被抛弃的深闺怨妇般。

……这样想想,果然是更加可怕了。

被梁傲这么一打岔,谢枝也勉强恢复了点冷静,最起码在面对开火哥的时候,心颤的就没那么厉害了,反正自己之前已经得罪了开火哥,此时更像是就破罐子破摔般的回答道:

“我与殿下的事情,似乎并不需劳烦陛下过问。”

谢枝os:天哪!!我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这次真的是在找死啊!

这话刚刚说完,谢枝就恨不得一巴掌拍死自己,他似乎已经预见到了暴风雨的降临,这次别说是主角了,估计就算是作者来了,也估计救不了自己了。

但在听到谢枝这话后,赵彦的瞳孔猛地一缩,神色却是没有丝毫的变化,他像是打量着自己的猎物般,仔仔细细的打量着眼前的人,最后轻笑了一声,开口说道:

“若是我说,我喜欢先生呢?愿意用江山来与梁傲来换先生呢?”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