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妓不如仁

轰隆一声,月秦最后开到的是虞凛渐渐模糊的脸,和一道白光。{奇中文小說.com}

空气不一样了!!

天空中布满数量繁多的璀璨星辰,是不错啦,可是,谁来救她,她要摔死了!!!

“皇后!!”

“是皇后醒来了!

“皇上,是皇后呢。”

“救命啊,随便谁,救命”月秦大喊,一下子坐了起来,我去!!

下一颗,她被一个结实的怀抱抱住了:“秦儿,真的是你吗?你醒来了?”

月秦的眸子迎上去,正好撞进那惊喜的黑色眸中,俊美而妖孽的脸上,带着骇人的鲜血,月秦大惊、

顺着帝睿高大强壮的身体往下看,帝睿胸前那把明晃晃的匕首让她模糊了双眼。

手缓缓抚上帝睿的胸口:“你这么这么傻?疼不疼。”

看着吓得脸色煞白的月秦,任何斥责的话,帝睿早忘到了九霄云外:“你要发誓。”

“耶?”月秦都急死了,这个混蛋,匕首插得这么顺深,他疯了吗?就算她医术厉害,也不能起死回生!

“你要发誓,如果你以后再离开我,你……你再被我抓到就要被我每天锁在床上。”帝睿余怒未消,加惊喜耍赖。

“笨,笨蛋,你胡说什么?我们快传御医啊。”月秦简直无语了,丫的,你不是在打仗么?

“帝睿,你搞清楚,我们还在战役中呢。”月秦生气地道。

“唔,公孙先生他们已经在反击了……”帝睿一边说一边将月秦查看战况的脸转过来。

“你再不说我就要吻你落……”语气里带着隐隐的威胁成分。

“我,我说我说,”月秦叹了口气,受伤的帝睿真难缠,丫的这么多人看着她可不想在这里上演那啥。

“我,我要是以后再偷跑,就愿意被你永远锁在,锁在……”月秦脸一下子绯红起来,黑色的眸子里一片氤氲,她想了想,偷偷凑到帝睿的耳边轻声道,“被你锁在床上,”

看到帝睿漂亮而妖孽的眸子里一片好笑逗弄的神情,月秦感觉自己要着火了,从脸上一直烧到身上。

用力掐了帝睿一下:“够了吧,我们快看看你的伤……”

“我的伤,在看到你的那一刻就不痛了,”帝睿眯缝着迷人的双眼紧紧盯着月秦的脸,似乎生怕这是个梦。

“我的皇后,你真的,真的回来了吗?”帝睿喃喃地道,眯缝着的眼底,仿佛无数碎落的星辰在闪耀,夺目而迷人。

两人似乎都已经忘记了一起,只是忘情地相拥在一起。

清风吹起,蓝黑的背景下,强大的黑衣帝皇上紧紧抱住娇小的女孩儿,衣角交缠,发丝纠结,两人都是那么美丽的人物,一层美丽的光晕淡淡地笼罩着他们,仿佛伸开在大庸朝的木樨花在盛放,香传万里,形态优雅。

月秦慢慢地忘记了战争的可怕,默默想望的两个人,帝睿似乎还嫌不够,用力搂住月秦的头,加深了这个吻。

无能呼吸了……好热……好像,要跟他融为一体一般。

但是,就被重逢的两人,彼此珍惜的心,却紧紧缠绕,一刻也不肯分离。

良久,月秦气喘吁吁地推开帝睿:“先,先打赢那些混蛋再说,你打赢了,什么……什么都听你的……”

丫的,这就是女神的召唤啊。

帝睿漂亮的嘴角微微一勾,迷人的眸子眯缝了起来,笑得令人沉醉,都听我的吗?修长的手指碰了碰月秦被亲得红红而润泽的唇。

“我就赢给你看看。”说完,飞身抱起月秦走出寝殿,还有那一脸的傲慢与志得意满。

耀捅了捅辉:“看皇上得意的,我敢保证,他那伤都没事了,皇后就是他救命的良药啊。”

“格老子的,皇上快点好起来,老子要杀出去杀他个片甲不留。”两人一边指挥人收拾虫子尸体,辉一边道。

讲过帝睿刚才的祈福,虫子的威胁已经不大了,它们变得笨手笨脚的,就算小孩儿拿棍子也可以将它们敲死。

所以,整个被侵略的皇上城此刻所有的居民都加入了杀虫子行列。

他们的皇后回来了,大家感到振奋无比,我们会赢我们会赢,这场胜利一定是属于我们大庸朝的。

“看我们的皇上多么英武,虽然受了伤还能接住我们的战神呢。”

“是啊,皇上真英俊。”

“你知道什么啊,皇上深爱着……皇后呢。”

“太好了,我们又可也过些平稳的日子了。”

“恩,把白莲教的人赶出去,恨死他们了。”

等穿上铠甲,帝睿一改刚才的玩笑,迅速吩咐手下开始准备迎击来犯的敌军,什么指挥的手颤抖啦,没有自信啦?重病缠身啊,在这位俊美而妖孽的皇帝身上,完全不见额踪影。

公孙先生低声道:“丫的,我郁闷,我们皇上的死穴竟然在皇后身上,这要是被有心人给利用了,真是危险,纠结死我了,皇上,我忽然觉得我帮不了你。”

“你闭嘴吧,皇上不在也没关系,我辉出马,照样搞定。军师大人,我们走吧,皇上说的军队和战车都准备好了,在城外候命。”辉不耐烦地扛着他的大剑,刚刚从国师那里逃出来,他正没法发泄怒气呢。

东方止笑着摸了摸鼻子,看着帝后两人心意相通的样子:“我会在这里守护皇后的,不会再让任何人再将她夺走。”

“交给你 了,这可是皇上最重要的宝贝,你可一定要守好了,懂?”耀和辉几乎异口同声地说道。

东方止笑着摸着胡须,点点头:“我宁死保护皇后!!”

此时,帝睿在御医的帮助下拔出了匕首,想到他差一点就挖出了自己的心脏,月秦就感到悲伤而愤怒:“你以后再做傻事,我不原谅你。”

“不会了,你回来,我只恨不得永远在一起,怎么会做傻事?”帝睿握紧月秦的手,两人相顾而视难舍难分。

良久,等御医包扎好后,帝睿这才严肃道:“月秦,我要你帮我一个忙。”

“你说。”月秦眼前一亮,她喜欢帮忙,不想帝睿在浴血奋战的时候,她只是躲在一边,无力挽回一切,那种感觉真不好。

“我要做什么?”月秦毅然道。

“你照顾好宝宝。”帝睿柔声道,然后亲昵地吻了吻月秦的唇,“对不起,你一回来就让你如此劳累。”

“宝宝,宝宝真的生下来了吗?我想见见她,她在 哪儿?”月秦眼睛里含着泪花,余光看到池水全部被染红了呀,这个冤家啊,到底流了多少鲜血……

帝睿的黑色眸子忽闪忽闪,显示心情的愉悦:“宝宝在内殿,她好多了,为什么哭?你心疼我了啊,好开心,知道你同我的心意是一样的,朕真的很高兴。”

说完帝睿又用力抱了抱月秦,偷香了几个,有些恋恋不舍。

修长的手指慢慢描绘月秦的模样:“乖乖等我回来,恩?

说完,又忍不住亲了一下,丫的,秦儿的身上又香又甜,真不想离开她。

帝睿想了想,不轻不重地在月秦的臀上捏了一下,假装生气地道:“看朕回来怎么收拾你!!”

月秦郁闷地被他蹭来蹭去,最后终于忍无可忍了,咬牙道:“快给我去,你可是伟大的大庸朝皇帝哩,快去完成你的义务,保护臣民不是你的责任吗?”

这次战役,从开始到结束,整整三天三夜,当虞浩的军队出城,正迎上一只三十万人的大军,铺天盖地的烟尘过后,露出白皓威健壮的身形,还有那张满是胡渣的脸:“秦儿回来了?”

他第一句话就气得帝睿想吐血。

“速度真慢。”帝睿淡淡地道,“白将军,你来得真是及时啊。”

白皓威郁闷地道:“别提了,我儿子说让我和国师先假装联盟,我想看看皇上什么时候能清醒过来,所以就将计就计了。”

帝睿笑得像只狐狸:“那朕还要多谢你了,秦儿醒来了,我们一家三口很好,你作为朕的国舅,今晚可要多喝几杯。”

白皓威气得要吐血,不满地道:“国师可还没抓到呢。”

帝睿不动声色地一挥手,有人抬着国师和雪非烟交缠的尸体送了过来,白皓威差点呕吐了:“卧槽,这怎么回事啊?”

辉好笑地道:“ 白将军有所不知,这就叫自作孽不可活,这两个人抢着想要长生不老,最后两个人都被过多的养分给烧死了。”

白皓威:

我了个去这也可以啊。

帝睿淡淡地道:“这个传说原本就是哄骗那些贪婪之徒的,想不到,这世界上真的有人会相信。”

白皓威叹了口气:“哎,国师以前小时候,还是我们两的老师呢。”

帝睿抬头,两个人好像这才想起,他们还是从小长大的朋友?



两个人迅速地转过头去。

白皓威:这个小白脸当了皇帝还是那么讨厌。

帝睿:这个笨熊还在觊觎我的宝贝,哼,别当朕不知道。

“白将军,不如和朕进宫一起庆祝胜利吧。”帝睿笑得皮笑肉不笑。

“呵呵呵,谢谢皇上盛情款待,那臣就斗胆了”白皓威哈哈哈,心里想着,开心,又可以见秦儿一面,还有,不知道白阡陌那小子将秦儿的宝贝女儿骗到手没有。

哼,我抢不到你的老婆,我就抢你的女儿,哼哼哼!!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