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丹 洪七公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到现在我们才感觉全身疼痛,各有损伤,累的腰酸背疼,相互靠着,一下子还真起不来了。

虽然烧了老阴尸,但是要想出去。还是个难事。大殿台下的尸蝨漂浮在水面,我们根本没法过去。

断脚老谭失血刘丹 洪七公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过多,脸色惨白,在加上刚才逞能一下子,现在精神头过了,全身泄气。这老家伙能不能活下去还是个问题。

我们几个人除了老谭摸过那阴尸,其他人都是用兵器,木棍把阴尸抬起来,并没有接触阴尸。我突然看到老谭掐住阴尸喉咙的那只手,逐渐变得发冷,发僵,发硬。老谭在那冻得瑟瑟发抖,我就给再给他披两件衣服也没用。

现在我们累的不成样子。只能明白一大早,天光大明,在寻出路。不用我说,大家都睡的死沉死沉,因为这一路我们实在是太累了。

到了第二天,大豁牙子就嚷嚷着起来说道:“老谭这是行还是不行,我看他黄土埋半截。这是要升天了。”

我白了他一眼:“你他吗就不能说点好的,别嚎丧歌了。”

老谭全身僵硬发冷,走过去能感受到寒气袭人,摸摸胸口,就一点热乎气了。老谭一丝微弱的气息喊着:“我冷”

现在我也没什么办法。只能先走出这个地方再说了。柏渡亿下 潶演歌 馆砍嘴新章l节

玉棺下面有个不大不深的小坑,这叫缸罐焰口。里面可以放鱼缸,可以放五谷种子。可能就是祖宗庇佑年年有余,多子多福的意思。里面黑不溜秋,我看了一下也没在意。

也就在早上太阳一出来没多久,那坑里突然着起大火,火烧凶猛。

我们几个跑过去一看,原来是煤自燃。

这地方属于火眼地。木生火,自然此地产木,有木地下必有煤。陕晋一带露天煤质量最好,太阳随便一晒就能自燃。

大殿台地下突然着起来凶凶烈火。

突然大豁牙子还兴奋了,殿台下面的水面沸腾起来,都煮成开水了。

尸蝨在水里挣扎着,翻腾着,活活的被煮死了。真给热锅上的蚂蚁似得。这下我可真出了一口气。没想到这阴邪玩意还有今天。

高兴归高兴,我们几个照样苦逼。

地下煤炭燃烧越来越厉害,地面洼地一层薄薄的死水,马上快要蒸发,那层铺的老地砖,根本挡不住火势,一会坑定炸开。那我们几个岂不被活活炸死。

我们几个在大殿台,有高度,传热速度慢,暂时没感觉,再过一小会,非得烫死。

下去更不可能,下面水滚的能把人烫熟。

我赶紧喊道:“就是在烫。也要跑出去,总比一会被炸死强。我们要做烈火中的英雄,邱少云,不怕死的跟我来。”

我脚底下绑住玉棺的死玉片。这玩意都能镇住火眼,隔热效果肯定好。绑上之后果然感觉脚底下一丝丝凉意上来。其他人也学着我的模式,脚底绑玉片。

“一二三,快跑。”

他们几个脚底下生风,跑的飞快。严驼子扛着老谭第一个冲到了对面的土壁。海伦娜都跑到对面了,我和大豁牙子还在半道上气喘吁吁。

他俩赶紧来接应我们。

海伦娜看我跑的太慢,一把抱起来我,几个跨步上了土壁。

土壁并不陡峭,再加上到处都是枯杨柳,我们拼了命的往上怕,好不容易上了山道:“你他吗的吃人屎,就不能说人话。”

胡萝卜根嚼碎了,一口一口喂给海伦娜,她吃的还真有滋有味。这难道就是爱情的力量

我们休息了俩小时,继续前进。还是那句话,黄土高原这地,别看两处距离近,你要想走过去,得走半天。

我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翻过一道山梁。往往前面还有几道,我心都碎了,这是要累死我的节奏。我还得给他们打气,绝对不能气馁,千难万险都过来了,总不能死在这吧

连续翻了两天山梁,我都彻底虚脱了。拄着小木棍,望了望,终于到了平坦地,地上有被人割草的痕迹,肯定附近有人养羊养牛,那就有人家。

我们在鼓了最后的最后一把气力,向前走。

大豁牙子耳朵尖,好像听到了有人唱信天游的声音。

我们也忘记乏累了,踉踉跄跄,狂奔向前。

过了峡口,一看河边渡口上有好多户人家。村落大路旁还有一家羊肉泡馍小店。

搭个棚子,有两间破合板房。里面飘着香气,大锅里雪白的羊汤,蒸笼里全是大白馒头,大包子。烤炉里贴着饼子,案板上细碎的肉沫刘丹 洪七公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我们几个狂奔过去。

过路有不少早出务农的行人,家家户户门口唠嗑,纳鞋底的妇人,棚子里吃东西的客人。这一帮农户看见了我们,都傻眼了,全来看热闹。

我们几个破衣啰嗦,蓬头垢面,手里都有家伙。说是要饭还不像,尤其是到了泡馍棚子,腰里掏出一大把百元大钞扔给老板,找钱都不要。可这群山里人看呆了。我们几个不管旁人就是一个劲的狼吞虎咽。

海伦娜这外国妞,漂着淡紫色的头发,高鼻梁,蓝眼睛。高筒靴子,印度丝巾,这身打扮,可把那些山里人看呆了。

这些人看我们出手大方,都挺热情。我们先找了一户人家住下来。洗个澡,换衣服,得赶紧回去。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