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影院

正想着,只见那鸟忽然停止了动作,回头盯着江淮上下细细打量着起来。

那黑黑的眼眸将江淮从上打量到下,江淮被它这么冷不防的一盯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有些紧张道:“鸟兄你怎么怎么突然之间这样看着我怪不好意思的。”

那鸟打量完后马上回过头,大翅一挥,又将坑旁边的土推了一些到坑里,后又回过头看了一眼江淮,似是有些不满意又刨了些许土出来。

江淮看着这怪鸟的一顿操作忽而缓过神,惊的嘴巴老大,这畜牲这畜牲挖的这个坑不会是想把他埋了吧在那里打量了他老半天莫非这个坑是给他量身定做的!

江淮心里顿觉不好,拔腿就往后跑刚转身还未跑出一步,腰身又被牢牢拴住,凌空一甩整个人被拖进那个坑里,刚挣扎着站起身来就只见一堆石土噼里啪啦落下来。

“你个呸呸呸”江淮刚想破口大骂,畜牲二字还未出口嘴里就进了一口泥,泥土劈头盖脸落下,江淮不由得闭紧牙关和双眼,手不断挥舞挣扎着,泥土越填越多江淮身子立在坑中只觉得越来越紧。

江淮不断挣扎,奈何整个身体动弹不得,泥土越堆越多只觉得胸闷气短闯不过气来,他就知道这怪鸟没这么容易让他死肯定憋着什么坏主意,想来是想活埋他。

一会功夫江淮全身皆埋于黄土,整个身子都埋在土中动弹不得,只剩一个脑袋在外面。

江淮睁开眼,发现这怪鸟停止了动作,自己所幸还剩一个脑袋在外面还能呼吸喘气,刚喘口气只见迎面飞沙走石,又被扬了一脸的尘土,那怪鸟扑腾着一双大翅膀正欲起飞。

再睁开眼时,发现身边一个金色椭圆结界,将他笼罩在内,而那鸟飞向崖下不知去向。

江淮见那鸟不在又挣扎了一番,身子埋在里面纹丝不动,到最后累了索性就不挣扎了,歇了下来。

四周安静的可怕,除了山顶呼啸的风声没有其他声音,夕阳西下,天空一片霞红,在这山巅之处,四周景象尽收眼底,江淮看着这片晚霞这轮落日,在这冷风中一时间鼻头有些发酸。

这让他想起了天虞的落日崖,他和苏越尧在落日崖嬉戏练剑一幕幕仿佛就在眼前,上次翼山一别,他已经好久都没回去也未曾见过他了,也不知苏越尧和师傅现在在天虞是否安好。

江淮轻叹一口气,抬头看见一群飞鸟快速飞过,嘴角一丝苦笑,他居然想到伊初年那个魔女了,想到了梨山,想起他都还未来得及跟伊星南告一声别,不知伊星南会不会以为他偷偷离开了梨山,一瞬间又有些担忧,他不在伊星南的病怎么样了,他走了谁还会再给那个小少年讲故事趣闻。这一刻,江淮想的很多很多,如果这次侥幸还能继续活在这个世间,他一定会好好练功报答师父,一定会尽全力助苏越尧过境昆仑登入仙门,答应好伊星南的那些承诺,他也一定会尽全力保护他姐弟二人。

扑哧几声响动,又是一阵飞沙走石,那怪鸟回来了。

江淮看这怪鸟胸前羽毛湿漉漉的,嘴上还提着一个破陶壶罐子,一时有些好奇。

“你你回来了”江淮忙打招呼道。

那鸟听后也不理他,径直朝他走过来,围着他转了一圈,边走边将口中陶罐里面的水浇在他周围。

江淮被这怪鸟这些举动给看懵了,看着鸟对着他身边土坑松土洒水一时间有点懵,恍然间又有些像是明白过来,这鸟,该不会以为他吃下了那不惑仙草现在还能种出来吧?

所以,明明自己多次招惹到它它都没有置他于死地,费尽心思将他带到这跟翼山相像的孤山之处,刨了个坑就是就是想让他将那不惑仙草重新再种出来??

江淮被自己的猜测惊呆了,这仙草都下肚半月了,怎么可能还能再种出来,又不能在他腹中生根发芽。

畜牲果然是畜牲,本事再强这脑瓜子果然也不是很灵光,江淮心里莫名一喜,至少目前自己小命还是可以得以保住。

那鸟弄完之后,围着江淮细细打量走了一圈,看起来甚是满意,随后便在江淮身边安静的趴了下来。(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