绅士口工里番全彩本子

梁缘向来是散野惯了,终年都是行在路途之中,从这处城来,又到往那处城去,也从不见闲着,他倒也是乐得自在。

与他同行的人从来不少,他也乐意在旅途中遇到些不同的友人,一同走一段路,再行分别,不带忧伤,只叹那相逢之喜。

如今遇上这小暮儿,他心中也自是欢喜的。

只那一眼,他就打从心底里的喜欢这个目光坚定的可怜小姑娘,他从不怕他人成为自己的拖累,所以不论能与她同行多久,他都不会轻易的撇下她,只当多了个同行的伴。

原本想着若不能及时进城,便就随意找了处地方歇息一晚。只如今带了个小姑娘多有些不便,又见她如今狼狈模样,便想着加快步伐,去往城中找处舒适地方休息。

梁缘是个靠杂耍技艺谋生的浪子,在外闯荡漂泊多年,结下了不少好友,如今选择来这桑榆,便是因着城中有个小有名气的杂耍团子,想来长长见识,交交朋友。

他这么些年来倒是练就了一身独有的技艺,靠着自己的一番技艺行走江湖,如今也是不愁吃穿。

往城中的路虽已不算远了,但照二人的脚程,也已经是走到了天黑,幸得桑榆城门关的晚,过了亥时,守城人适才吆喝着要关了城门。

一路上梁缘倒也没闲着,许是身旁已是许久无人了,也就没顾暮儿不过是个七八岁小姑娘,独自一人说道了一路,说他以往的尴尬糗事,说他长久闯荡江湖的奇闻乐事,说他悲苦儿时,又说道他潇洒少年之时……

暮儿也不知是听懂了还是未听懂,但心中戒心已然是徐徐放下,一路淡笑着听着梁缘的讲述,有时听得觉得有趣了,竟一时忘了之前的烦忧,感受到了少有的快乐。

不过短短相处,年幼的暮儿却也感受到了她生命中少有的欢喜与安逸,这种感觉,只有与母亲在一起时才会有。

明明是初时,却又似亲友。

桑瑜城中近夜里的生活倒还算是丰富的,许多商家都还未歇业,路边也多有一些小摊贩卖些吃食。

梁缘先是领着暮儿吃了一碗热腾腾的混沌,后又买了些小吃,待吃得饱足了,才寻了家客栈,要了两间屋子。

梁缘也不知是从哪儿弄来一身小男童衣物,便安排了暮儿在房中梳洗一番。

他毕竟是个男子,打理不了暮儿的诸事,本想寻个老妇来相助,没想那暮儿只微笑的朝他摆了摆手,将他请了出去,便自顾的在房中梳洗了起来。

梁缘偏觉她不似个小童,分明看着七八岁模样,却显出一种独有的懂事成熟,倒也不知是有了各种经历,才叫的她如此。

(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