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的兽根红色好大好烫

为什么要耍流氓呢?

潘莹紫这个问题单刀直入,直扣内心。司正鹰有点懵了。

人为什么要流氓呢,这是一个从古至今都存在的一个问题。大概分两方面的原因:

第一、身体不受控制。这个可能是身体出了问题,比如性瘾之类的疾病,也可能是精神出了问题,缺乏社会伦理认知。

第二、主动寻求刺激。这类型的人身体也无疾病,精神也能分辨是否,但是,他会主动耍流氓。本质上的原因特权心理。认为自己享受这个特权是合理的。

“什么为什么,你在说什么呢?”司正鹰尝试逃避这个问题,作为一个伪君子,私下里怎么乱搞都可以,但是放到明面上,他的羞耻心就受不了。

“反正我也是要离职的人了,就大胆的猜想一下,你是不是太无聊了?没有了人生的追求?”潘莹紫笑道,那张白皙的娃娃脸,让人想分外怜惜。

“你要离职?!”司正鹰心中震惊,对自己这所作所为警惕起来,难道自己真的堕落了。

“嘻嘻,这还要感谢司先生4000元特别的离职补助。”

“你要去台湾吗?”

“咦?”

“因为你前夫追着你要复合?”

“……”

“怪不得。既然你要走,为什么还要到我公司应聘呢?”

潘莹紫沉默了会,说道:“只是心血来潮。

“我看了你新拍的电影,不,应该说是在电影院里放映的演讲。热血的内容对我震撼很大,我不敢相信,只是一个演讲而已,竟然能在电影院上映,而且口碑甚佳,备受好评,观影人数也很多。这简直是一个奇迹。

“接着,我就看到了你招聘助理的广告,便尝试近距离看看你,想知道一个屡次创造奇迹的男人到底是什么样。

“但是……”

“让你失望了是吗?”司正鹰心中仿佛憋了口气,烦闷不已。

“不完全是。金无足赤人无完人。想象中的明星和现实之间总是有差别的。”

“谢谢你。”司正鹰真诚的看着对方,漂亮的眼中略带忧郁。

“啊?”潘莹紫仿佛被这蓝色的忧郁给电了一下,神情专注了过来。

“我说谢谢你!谢谢你点醒了我,让我明白了迷失的方向。从小到大,我一直以为最懂我的人是我母亲,但是现在我才知道,这个人竟然是你。”

“我……”潘莹紫宛如被触到了心中最柔软的地方,看司正鹰的眼神多了份怜爱,仿佛在看一个遇到挫折的孩子。

司正鹰握住对方的手,微微激动的说:“我想告诉你一件事!一件我刚刚顿悟的大事!”

潘莹紫下意识的点了点头,配合着姿势,四目相对。

“我要立刻!马上!现在!就去拍一部电影。你愿意成为里面的女主角吗?”

“我?”潘莹紫诧异中带着惊喜,这个转折出乎她意料。

“没错。如果不是你,我大概还在无所事事的挑逗女员工;如果不是你,我还在沾沾自喜不自知的做一些俗事;如果不是你,我看不清楚前方的道路;如果不是你,我今后的事业将踽踽独行、形影相吊……

“你——愿意吗?”

“我……”

当她刚刚张口,司正鹰便吻了上来,她浑身犹如触电般,僵住了。等两个舌头缠在一起的时候,她才警醒,轻轻的推开对方,剧烈的喘息着。

她慌张的说:“我考虑一下。”红着脸离开了。

司正鹰淡淡的看着她消失的背影,反萌差的竖起了两个指头,摆出一个V型。

胜利。

……

晚上,半岛酒店总统套间。

司正鹰和褚燕亲吻在一起,她半推半就的摆着各种造型,供司正鹰挑逗、把玩、发泄。

“喜欢这个姿势吗?”

褚燕蹭在司正鹰怀里,点了点头。

“之前我就发现你是一个内秀的女孩,虽然别人会觉得你很傻,但是我不会,你之后想要什么就找我。假如有一天我满足不了你的条件了,那时候,你肯定也变成了一位独立、自信、有能力的优秀女性了。

“从现在起,我的私事由你负责打理,记得,工作不要带回家,保密是最重要的。”

“嗯。”褚燕点了的头。

司正鹰再次翻身上去,畅快的感叹道:“这原来就是干秘书的感觉呀。”

……

————

这些天来,有一件事再起引起了香江的轰动,公众们虽然已经对司正鹰的传奇事迹有免疫力了,但是,看到这个新闻,依然不禁惊叹,司正鹰真乃神人也。

“赵日天新作《像我一样成功》票房大卖,有望突破一千万”。

“《像我一样成功》激励了无数自强不息的香江人”。

“赵日天演艺事业里程碑之作《像我一样成功》”。

“赵日天新书《像我一样成功》开始预售”。

……

司正鹰自己在办公室翻看着他自己的新书《像我一样成功》,看的津津有味。

本来这本书计划叫《成功秘笈》呢,但是后来想想,还是现在这个书名更屌一些。直截了当霸气的告诉别人,老子就是这么屌,想成功,跟我来。

他不禁感叹,人们对财富的渴望,自古不变呀。即使未来人们读多了成功学,开始反鸡汤了,也只是换一个角度来学习成功方法而已。

“啊——爽——”

司正鹰看着脸颊红润,从他身下起身的褚燕,贱笑着问:“好吃吗?”

“嗯。”褚燕擦了擦嘴角,害羞的点了点头。

“讲真的,以后在办公室不要挑逗我哦。我还有很多正事要做呢。”

褚燕立刻拿来一份行程,“上午要去新开的律师事务所剪彩,下午要去鹰眼作协讲课,还有,你要抽空确认《黄飞鸿2》的剧本,定下开拍的时间。”

业务多了,相关的法律问题也多了起来,司正鹰像成立会计公司一样,成立了一个律师事务所,一方面负责自己公司的法律纠纷,另一方面看能不能盈利。

“时间到了就走吧,事情总要一件一件办,早办完,早省心。对了,潘莹紫今天来了吗?”

“潘小姐今天来了。”

“噢,她状态还好吧。”

“跟我们有说有笑的,跟昨天一样。”

司正鹰琢磨着昨天的“召唤母爱”战术还算成功,为了把潘莹紫这个狡猾如狐狸般的女人搞定,该给战术加些猛料了。

他又想到了人为什么要耍流氓的问题。

对于他来说其实很简单:在规则允许的情况下,这是他有滋有味生活的正确姿势。

(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