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人妇系列全文阅读

这种事,毕竟不是寻常人能够办的,我本来不打算,再让闫琪和李瑶继续掺和下去,可是一见两人吵着闹着说要帮忙,而我现在也急需一把桃木剑用,所以就没推辞,答应了下来。

于是我又回了店里,将找桃木剑的事彻底交给了两人,又开始去准备别的东西。

闫琪的电话再打过来时,是大概晚上八点钟的时候,而打来电话的不是闫琪本人,是和她住在同一宿舍的沫沫。

我一接电话,就听沫沫急匆匆说:“学姐,麻烦你现在来学校一趟吧。”

“又出了什么事”,我问。

沫沫回答说:“是闫琪和李瑶让我把一件东西给你送去,可晚自习点名了,我现在根本走不开,可又怕你着急用,索性还是你自己来取一趟吧。”

听她说完我又问:“可闫琪的电话为什么在你手里?”

听我一说,沫沫叹了口气,回答道:“姐,你到了我们学校就明白了。”

我应了一声,于是也没多说,就赶紧打车回了学校,到校门口时,就见小霏和沫沫两个女孩,已经在焦急的等我了,我赶忙迎过去问:“到底出了什么事?把你们急成这样。”

沫沫叹了口气说:“姐,你跟我们进去看看就明白了。”

说完话,小霏和沫沫把我带进了学校里,却并不是去她们宿舍的方向,而是把我带向了男生宿舍楼,宿舍楼前有一片空地,离得远远的,我就见到地的两棵树上,绑着两个人,两人的脖子上还各挂了个大牌子,牌子上写的两个清晰可见的红四大字流氓。

而带着牌子的两个人,无疑正是闫琪和李瑶,就见两人低着头,无精打采的,而一群过来过去的男生,时不时就朝着两人坏笑一下,看到这里我赶紧跑了过去,朝着被绑在树上的两人,惊问说:“你们两个干什么呢,这是最新的行为艺术吗。”

听到这话,两人朝我一阵苦笑,李瑶最先答道:“姐,我们不是说帮你去左白龙的宿舍找桃木剑吗,这不让人给逮着了。”

李瑶款款道来,原来是两人不负所托,下午答应我帮忙找桃木剑之后,傍晚时,趁着学校学生都去吃饭的时候,两个胆大包天的女孩,竟然真偷偷的溜进了男生宿舍里,在左白龙宿舍里一阵乱翻不说,还正好撞见个对面宿舍的男学生换衣服。

原本两个女孩偷偷溜了也就算了,李瑶毕竟见多识广,看就算了,看完之后还不禁笑出了声来,还指着那男生下面说了句,真小。

听到这种话,对方难免恼羞成怒,当时就叫来了查宿的老师,以及学校的保安,两个女孩见势不妙,这才想起跑来,但哪还跑的了啊,结果没一会儿的功夫,就被一群人给抓了住,经过校领导和班主任的反复研究,决定除了处分之外,还要让这两个建校以来,绝无仅有的女流氓,挂牌示众三天,以便抵消该名男生的自卑与怒火。

听李瑶和闫琪两人跟我吐完了苦水,一时之间,除了活该两个字之外,我竟然再也想不出任何更好的形容词了。

就听李瑶又苦苦笑道:“姐,你怎么还落井下石啊,我们可都是为了你,才变成这样的。”

我没好气的说:“你俩少来这套,分明就是你们自己想看。”

说完这话,我又问道:“对了,让你们办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听我说完,闫琪笑了,回答说:“姐,还不是就因为这事,才把你叫过来的。”

话说到这,闫琪忽然左顾右盼了一阵子,见周围没有别人,才小心翼翼的说:“姐,我们把左白龙的宿舍都翻遍了,可还是没找到桃木剑,到是找到了一样别的东西,我感觉你应该也用的上,因为看起来就像是,你们这种道士用的东西。”

我听完赶紧问她,是什么东西?

就听闫琪又说:“具体是什么东西,我们到是也不清楚,但那东西是放在左白龙床铺下,一个贴着咒文封条的木头箱子里的,看起来到是听值钱的,像是一块大印。”

我听得莫名其妙,我让她们找桃木剑,怎么还找个块大印回来。

就听闫琪答道:“姐,我们是好不容易才找到的那东西,唯恐带在身上被人发现,从左白龙宿舍的窗口,把那东西扔到了宿舍楼下面的花坛里,后来让沫沫和小霏偷偷取回了宿舍里,你快去取吧,要是真能帮上你的忙,也不枉费李瑶我俩为你当这一场女流氓了,办完事后,你可得请客吃饭呀。”

我点了点头说:“这是肯定的,不用你们两个提醒,可是你们两个现在怎么办?不会真要被游行三天吧。”

两人互相望了一眼,撇了撇嘴,都笑了起来,就听李瑶笑呵呵说:“游行示众三天,就当门票了,能看看男生宿舍什么样子,还能顺便看见男同学换个衣服,到是也不亏,哪找这么好的事去啊。”

见两人说话时,一直笑呵呵的,看来是心情不错,于是我也没再多说,告诉两人好好示众之后,就跟着小霏和沫沫赶紧回了她们宿舍,进了宿舍之后,沫沫将之前闫琪说的那个木头盒子交给了我,我打开来一看,古朴的木头盒子里,还真摆放着一方,四四方方的,黄铜大印。

那方印极为精巧,纹路清晰,印上刻画的虎头也是栩栩如生。

我又把印翻过来一看,发现那印上所刻的,似乎是一种极其古老的方形字体,除了一个天字之外,其余三个字,我就都不认识了,但从盒子上刻着的各种咒文来看,这方印无疑也是道家的东西,既然是左白龙一直随身携带的,必定是什么宝物,说不定我还真能用得上呢,于是朝着小霏和沫沫致谢之后,我带着那方印,赶紧回了自己的店里,一看表,已经靠近九点钟了。

我朝着店里空旷的大厅扫了一眼,该准备的已经都准备妥当了,接下来要做的,只剩等待,等待今晚小薇来自投罗网,这一等,就等了两个多钟头,店里的玻璃窗上一直挂着窗帘,因此我看不到外面街上的情况,但是从声音来判断,街上应该已经没有什么人了,静悄悄的,静的人心里发慌。

“铛铛铛”。

墙上的石英钟忽然开始报时,时针分针,都指向了同一个方向,已经十二点整了,而就在这时,店里虚掩的门,也已经被人从外面缓缓推开,一个身形娇小的女孩,慢悠悠的走了进来,一瞬间,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但同时也不自觉的放松了不少。

朝着迎面走来,面无表情的小薇,笑了笑说:“小薇,你还是来了,也不瞒你,我已经调查你好几天了,无论如何,今天都该有个结果,不能让你再继续害人了。”

我说话时,就听小薇冷冰冰的笑了笑,朝我回答道:“学姐,我想你真是误会我了,最近到底出了什么事,我真的不知道,但是有一件事,我还是清楚的”

小薇抬手指向了我,又接着说:“如果你再和我纠缠下去,那就会死”

见她这么嚣张,我二话没说,从桌上抄起一张黄纸符来,弹指间,符纸已经飞到了她的脸上,就见小薇立在原地,一动不动,摇了摇头又开口说:“没用的”

说话间,从她脸上竟滑下了两行热泪来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