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强奷系列小说

“为什么?”木浅浅疑惑,但见蓁蓁欲言又止的模样,木浅浅也不想勉强她,该同木浅浅说的时候,不用她逼她,她也会说给木浅浅听。“好吧,木浅浅也是个不婚主义者,这条过,那么继续,从此,你要拼命爱护自己,你受伤我也会受伤。”

蓁蓁点头,道:“小姐要拼命爱护自己,你受伤我也会受伤,你被刀划一道,我也会拿刀在自己身上划一道。”

“哎呀,不是这样的!”木浅浅急忙摇头,感同身受可不是这个意思。

但见蓁蓁坚持,木浅浅也没办法再继续说,只得道:“好了,我们明天要出府一趟,早上帮我准备一身男装,睡吧,很晚了。”木浅浅伸了个懒腰,边打哈欠边往屋里走,躺在床上的瞬间两日的疲乏如电流一般传遍四肢,好困好累啊!

“好的,小姐快睡吧,木浅浅也在这里睡。”蓁蓁说道。

“木浅浅这儿没有地方了,你快回去睡吧。木浅浅真没事的,不用专门守着木浅浅。”木浅浅上下眼皮开始打架,说话也有些力气不足。

“不行,我一定要在这里守着,至少这几天不能让小姐单独睡,红衣女鬼的事情我听说了,若是小姐出点什么事情,我也不活了!”蓁蓁坚定地说道。

木浅浅无奈的叹气,其实蓁蓁能陪她一起睡,的确能令她安心不少。“上来,跟我一起睡吧。”

木浅浅拉开被子,给她腾出一点位置意思让她上床来。

蓁蓁犹豫半晌,最后终于上了床。

木浅浅嘴角上扬,转过身去抱住她。对于蓁蓁的变化木浅浅非常高兴,要是以前她肯定不会同木浅浅一起睡,肯定还会大呼小叫的说不敢不敢之类的话,今天她的举动,至少说明木浅浅与她之间亲近了不少。

“晚安。”木浅浅安心的抱着她,微笑说道。

“晚晚晚安。”蓁蓁紧张的说道,木浅浅感受她浑身僵直,不由暗自偷笑,劝慰道:“快睡吧。”

“恩。”蓁蓁应了一声,木浅浅也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睡了,反正她是闭眼就睡着了,那一夜睡得极为香甜,是来到异时空之后,唯一睡过的安稳觉。

第二日木浅浅与蓁蓁很早便出门了,为了制作出能防身的武器,她也算是费尽了心思。

话说古墓石墙非常坚固,没点儿怎么能行?木浅浅之前问过蓁蓁有没有见过火药,她说没有,这就能说明木浅浅的发明在这个时代属于创新型项目,没准儿还能拿个奖什么的哎,她胡思乱想什么呢,将武器引进来除了伤亡和战火之外,就没别的好处了。

为了避免当那千古罪人,木浅浅一定要保护好她的发明才行。

首先木浅浅们到了产硝的地方,蓁蓁一听觉得木浅浅疯了,说木浅浅怎么能用高人炼仙丹的东西呢!

木浅浅嘿嘿一笑,道:“木浅浅就借用一点,份量够保命就行,仙人肯定会答应的。”

一路下来木浅浅总算将制作火药的原料配齐了,回家的时候两人一人扛着一个大包,收获颇丰。

木浅浅和蓁蓁刚一进门,就看见管家气喘吁吁地迎来,对木浅浅道:“小姐,你可算是回来了,水王爷来了!正在前厅等您呢。”

看来老爹和白术还没有回来啊,也不知道去杨侍郎府上查到点什么没有。

管家又催木浅浅,暗骂一声,他奶奶的,莫非这人等了木浅浅一整天?耐性也太好了吧,哎,真是避无可避啊!

木浅浅将身上扛着的东西交给管家,吩咐道:“管家啊,你别催木浅浅了,跟蓁蓁一起把东西放木浅浅院子里去吧,木浅浅这就去见那个水王爷。”

说完木浅浅便去了前厅,刚进院子就见陈霖手上抱着长剑靠在墙边,见到木浅浅冷哼一声,却又碍于礼法不得不向木浅浅行礼。

只不过脸色臭的好像木浅浅欠他几百万似得。

木浅浅笑道:“怎么,给山野村妇行礼的感觉如何啊?”

陈霖别过头去,嘟嘟囔囔的说道:“不怎么样。”

木浅浅好笑的看了他一眼进了前厅,水王爷依旧是一身白衣,今天的他穿着更为优雅,见木浅浅进来先是一笑,随后道:“木浅浅原先不知你就是木浅浅,失礼了。”

木浅浅丝毫没有意识到他跟木浅浅说话时的异样,陈霖大惊失色,木浅浅奇怪的看了他一眼,道:“怎么了?”后来才发现,他没用“本王”来自称。

许是水王爷瞪了他一眼,陈霖惊愕的表情还来不及收回,就疯狂摇头,然后连连退出了前厅,继续尽职尽责的站在门口当石狮子。

木浅浅莫名其妙的砍了陈霖一眼,无奈的耸耸肩,暗道:真是个怪人。

“见过王爷,让王爷久等了,真是失礼。”木浅浅心不在焉的行了一下礼数,毕竟眼前之人是王爷,一不高兴就有可能让人把木浅浅拖出去砍了木浅浅的脑袋虽然不金贵,但至少现在木浅浅还不想让它和木浅浅的身体分开。

说实话,脑袋搬家这种死法真的不适合木浅浅

“无妨,你不用唤木浅浅王爷了,木浅浅叫简玉珩。”简玉珩说道,他眉目温柔的注视着木浅浅,似乎十分希望木浅浅直接唤他名字。

开什么玩笑,木浅浅跟他熟吗?这男人前天才把木浅浅给休了害木浅浅被人羞辱,怎么,今日跑来套近乎是美男计?哼,老娘不吃这套!

木浅浅嘿嘿直笑,道:“王爷可别说笑了,木浅浅怎么敢直呼王爷名姓呢,嘿嘿。”木浅浅尴尬的挠挠头,看简玉珩不说话,连忙端了杯茶递过去,狗腿的说道道:“王爷来是找木浅浅有事?”

话说伴君如伴虎,木浅浅现在就是这样的感觉。

简玉珩随意笑了笑,但眉目却是冷的。他轻哼一声,道:“你说呢?”

木浅浅察觉到事情不对,赶紧赔笑道:“王爷,您不会是来问木浅浅要赔偿的吧?”

果然,简玉珩轻轻点点头,十分优雅的抿了一口茶,道:“浅浅已经有东西赔给木浅浅了吗?”

谁许你叫木浅浅名字的!债主别随便跟木浅浅套近乎好不好,不然木浅浅会忍不住赖账的!

“那个”木浅浅左思右想,脑袋一片空白,虽说木府有钱吧,但那都是老爹的,木浅浅初来乍到浑身上下除了身衣服就没别的东西了,真可谓是两袖清风啊!

木浅浅犹豫半天,尴尬的笑道:“王爷,木浅浅现在还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您看,不如再宽限木浅浅几日,到时候定然能给你弄出些好东西!”

“好,但你若是拿不出木浅浅中意的东西呢?”简玉珩似笑非笑的说道。

木浅浅看着他一脸奸商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之前还觉得他财大气粗心胸宽广,没想到斤斤计较起来心眼儿袖珍的可怕!

“这个”木浅浅左手搓右手十分紧张,生怕他让木浅浅拿出些十分值钱却又不属于木浅浅的东西,木浅浅可不想去偷去抢啊,哎,木浅浅大气都不敢出的看着简玉珩,希望他得过且过莫再为难木浅浅了。

但是之后简玉珩的话,简直让木浅浅如遭雷劈,他依旧笑的温润如玉,道:“木河眼瞎已经不能为木浅浅换取宝物了,木浅浅希望你能接替他的工作与木浅浅继续交易。”

木浅浅就呵呵了,感情他从一开始就是这个打算啊!

“王爷,您可太看得起木浅浅了,木浅浅哪有那个本事去接替老爹的活儿啊,再说了,木浅浅也不知道他跟你之间有什么交易啊,你说木浅浅武功不行,打打不过人家,长得又丑,美人计也迷惑不了人家,这可真是太为难木浅浅了。”木浅浅仍怀揣希望,只求这个简玉珩是一时兴起逗木浅浅玩。

谁想简玉珩一脸严肃,道:“木浅浅相信你。”

木浅浅欲哭无泪啊,王爷啊王爷,你是看上木浅浅哪点了,木浅浅改还不行吗!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