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子换妻

回想昨天晚上激动人心的一夜,现在秦硕还觉得腰疼不已秦硕揉了揉发红发涩的眼睛,默默在心里发誓,以后再也不住沙发了

昨天晚上由于在赵青青家里看电视忘了时间,离开的时候才发现公寓的大门上了锁,由于房东住在其他地方,值班室只有房东的老母亲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太太。秦硕和赵青青趴在值班室的窗户外喊了半天,里面熟睡的老太太就是听不见,让人奇怪的是,值班室电视机里的娱乐节目放的声音奇大,老太太就这么睡着了,叫都叫不醒。无奈之下,赵青青只能让秦硕留宿一宿。

当胡杏儿知道秦硕要留下来的时候,眼神在赵青青和秦硕之间来回游走,似笑非笑,流露出无尽的暧昧。胡杏儿挑动着眉毛冲赵青青使了个眼色,然后飘回了自己的房间,还特意咔嚓一声上了锁,不知道是担心秦硕半夜禽兽之心泛滥,还是故意做出这个动作提示外面的两个人尽情地做坏事,不要担心自己会偷偷跑出来爬窗户听墙角。

赵青青脸有点红,低着头不说话。秦硕知道她不好意思,毕竟留单身男性过夜对这个农村出来的女孩已经是破天荒了,即使是相熟的同事也是一样的。秦硕很自觉地提出要一个枕头和一个毛巾被,谁在沙发上就好了。赵青青也没有跟他客气,默默回到房间拿了一套被褥,嘱咐他一句晚上小心着凉,然后就回到房间,关上门上了锁。

秦硕苦笑着摇摇头,刚一转身听见赵青青的房门的锁好像打开了,回头看了一眼,并不见赵青青出来。秦硕遐想了一会儿,难不成赵青青是在暗示什么?秦硕打消了这个念头,打开被子铺在沙发上,一抖落,一件浅红色的蕾丝文胸掉在了脚边。秦硕倒吸一口凉气,扭头向赵青青的房门投去一瞥,回想刚才她房门上锁又打开的举动,然后低头把文胸捡起来,秦硕开始挣扎犹豫起来,这尼玛不是吃果果的暗示又是什么?

秦硕拿着文胸,不知道该放在哪?放在客厅吧,明天早上起床难免尴尬,放在厨房肯定不合适。秦硕站起来,最终决定把文胸放在厕所洗衣机上,这样赵青青就会认为这是前不久刚换下来的。秦硕站起来走到了厕所,打开门把那件放在洗衣机的盖子上,一琢磨,这也不合适,这上头什么都没有,单单这一件红色的文胸显得太刺眼。

秦硕重新拿起来,打开洗衣机的盖子往里看去,里面放着几件衣服,大多数都是内衣内裤。秦硕虽然前十辈子精验丰富,然而此时看到如此众多女子的贴身小衣,不由得心跳加速,脸上不由自主的露出了一种意味深长的笑容。

哐当

就在秦硕沉醉在自己的胡思乱想中的时候,厕所的门忽然被打开了。秦硕扭头一看,正好看到表姐胡杏儿一身薄薄的睡衣,目瞪口呆地站在门口。秦硕眼睛迅速估算了一下表姐的三维,才想起来手上还拿着赵青青的文胸,没有放回到洗衣机。秦硕看了看洗衣机,又看看胡杏儿,立即想要解释事情不是她看到的这样

谁知道秦硕还没开口,胡杏儿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沫,右手缓缓的抬起来挡在她的眼前,一转身,说道:“我在梦游,我什么都没看到”然后向着自己房间走去。

秦硕扔掉文胸,一个箭步冲上去拦住了胡杏儿,“表姐,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那样,刚才,刚才,内个啥,内个我铺被子的时候,那个东西,它自己个儿掉出来的,我不知道放在哪,所以就想放在洗衣机里,所以”

胡杏儿突然停了下来,把自己的手放下来,低眼瞧了一下秦硕的裤裆,白眼一翻:“是这样吗?”

秦硕低头一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那玩意什么时候起来了,自己居然一点感觉都没有?秦硕连忙施展捂裆功,又开始解释:“表姐,你误会了,我说的句句属实,刚才,我铺被子”

吱扭

秦硕解释的一塌糊涂,这时候赵青青的门开了,露出了一双好奇的眼睛,正好看到秦硕和穿着睡衣的胡杏儿站在厕所门口。胡杏儿穿着性感的睡衣,而秦硕弯着腰一手抓着胡杏儿的胳膊,另一只手竟然放在了

赵青青眨巴了两下眼睛,默默地褪了回去,轻轻地关上了门。

瞬间,整个二居室变得死一般安静

胡杏儿推开秦硕的胳膊,脸上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经过赵青青门口的时候,胡杏儿瞅了一眼哭丧着脸的秦硕,凑到赵青青门前说道:“青儿,你误会了,大概是他憋得太久了,在厕所解决问题的时候被我撞见了,嘿嘿”说完,胡杏儿窜进了自己的屋子。

秦硕长出一口气,庆幸表姐没有把刚才的糗事说出来。正自高兴,忽然琢磨着怎么不太对劲儿?刚才表姐说我“憋得太久了”,正在厕所“解决问题”?乍一听倒觉得没啥大问题,可是仔细一琢磨,这尼玛一语双关啊?

秦硕正要分辨,表姐已经飘回了卧室。秦硕长叹一声,刚刚建立起来的美好形象又毁于一旦了。秦硕看着赵青青的房门,反正都这样了,要不要破罐子破摔,禽兽一回?秦硕犹豫着,悻悻地回到了沙发,直到后半夜,打着哈欠,眼圈都黑了,才闻着被子上淡淡的香味浅浅的睡去。

赵青青把被子交给秦硕,脸上不知道为什么滚烫滚烫的,赶紧低着头回到了房间,咔嚓一声关上了门,大概是太使劲儿了,门锁竟然自己锁上了。赵青青都没来得及想,一伸手又把门锁打开了。刚打开,她又觉得不太对劲儿,这样做会不会让秦硕认为自己太不矜持,万一他认为这是自己给他的暗示,半夜冲进来怎么办?那个时候我是抵抗还是想道这儿,赵青青羞得脖子都红了,在心里骂自己在胡思乱想什么啊赵青青看着门锁,犹豫着要不要重新锁上,可是这样做好像自己不信任他似的,不太好

赵青青站在门口,忽然被要不要上锁这个问题困扰住了

正在犹豫不决的时候,就听见客厅里有人在说话。赵青青一阵好奇,客厅里只有秦硕一人,难不成他睡着了在说梦话?赵青青轻轻地打开门,以免惊醒秦硕,门开了一个小缝儿,赵青青探出头一瞧,竟然看到表姐和秦硕拉拉扯扯地在窃窃私语。赵青青大脑翁的一声,立刻失去了所有的颜色和意识,变得一片空白。过了好一会儿,赵青青才机械式的关上了门,靠在门上,一样泪水流了下来。

“原来他喜欢的是表姐”

赵青青回想着自从秦硕来到学校之后发生的一切事情,以及前段时间他为了自己舍身犯险的种种,一一浮现在眼前。她怎么也想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做,那时候他不是还不认识表姐吗?胡思乱想的时候,表姐的声音在房门外响起来,赵青青听完扑哧一笑,胡杏儿说的是她们俩之间的暗语玩笑

赵青青今年已经24岁了,按照老家农村的传统,24岁还没结婚的女孩已经是老姑娘了,别人家都已经是两个孩子甚至三个孩子的母亲了。所以每到这个时候,胡杏儿和赵青青两个人就会互相调侃,这么大了都没有碰过男人,一定很寂寞憋闷,经常在厕所自己解决问题。

所以当胡杏儿说道秦硕刚才在厕所自己解决问题的时候,赵青青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知道刚才是误会秦硕和表姐了,于是放宽了心,可是赵青青开始鄙视起自己来。赵青青不明白刚才为什么一看到秦硕和表姐有亲昵的举动,就伤心的哭了,难不成自己真的喜欢上这个实际上还很陌生的男人了吗?

赵青青满怀心事地打开衣柜,准备换件衣服上床睡觉,四处翻找就是找不到新买的那件粉红色的内衣,看到大衣柜矮了一层的被褥,赵青青心里一跳,脸立即红了起来。不会是刚才夹在那套被子里了吧?那么现在,秦硕岂不是

想到外头的秦硕正躺在沙发上抱着自己的内衣睡觉,赵青青小心脏就扑通扑通跳个不停,浑身上下都开始发热。可是现在又不能出去跟他说,我的内衣在你被子里,你起来我拿一下好吗?这样更丢脸了

赵青青内心羞臊不安的换了另外一件,躺在床上一夜辗转,祈祷着秦硕不要发现就好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