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性高朝朝娇喘录音

</strong>季逍遥也笑了,他修长的手指轻轻拂去她嘴角的鲜血,只是,怎么都无法完全擦去。乐 文小说 w-w-w..c-o-m。

他一口鲜血,喷洒在她的脸上,却也笑得更加妖冶而灿烂了!

是了,或许这样,就是他们最好的归途!只有这样,他们还可以永远的在一起。

泪水滑落,他靠在她的身上,闭上了那魅惑而迷人的双眼!

莫千紫也缓缓闭上了双眼,她相信,以后的事,再也不会按照书里所写的那样发展了吧!她终于可以改变这一切,终于可以彻底的改变!

天空中有青色的幽光一闪,掠向云龙皇宫,窜入了披香殿!

一道惊天炸雷,那华丽的披香殿燃起了熊熊大火,很快……将整个披香殿吞噬在大火之中。

皇宫里,传来了救火的声音,所有的宫人侍卫,都在奔跑着,努力扑灭大火。

这场火来得蹊跷,也烧得奇怪。单单只是烧毁了披香殿,旁边的殿宇没有丝毫的损毁。

龙轩辕站在披香殿那只余灰烬的废墟前,打开了莫千紫最后留给他的锦囊,打开了那封信……

其实,那封信就是一封辞别信,莫千紫把所有的一切都告诉了他。告诉了他,这些年在他身边的并非是她,而是季逍遥!

还有,那枚青玉佩在洛青云那里,希望他们两国永远交好,天下天平。

最后,她还说了……如果有来生,她会是他的妻子!

龙轩辕狭长的凤眸里水雾迷蒙,他不知道该喜还是该悲,转身,只是默默地向乾坤宫走去。

……

迷蒙之中,莫千紫再次看见了那片花海,那片无际而灿烂的花海!

厚厚的花瓣铺洒在林间,幽香萦绕着每一丝空气。

“千紫,千紫……”犹如山泉般动听的声音,沁人心脾。

抬眸间,一纤尘不染的白色身影向她走了过来。

莫千紫愣怔在原地,这……依然是梦?

这一次,他真的向她走了过来,一直走到她的面前……季逍遥?!

不,他是尘引,不是季逍遥!

“阿九!”她笑着,上前拥住了他,“阿九,你没事,你真的没事!”

“千紫!”他轻柔的拥她入怀,他们靠坐在花树之下。

他为她捋着凌乱的发丝,一片一片取下头上残落的花瓣!

“阿九,你被赤阳太子扔下诛仙台,我以为……再也看不见你了!”她说着,不禁鼻子酸酸的。

“但是,你也没有必要跟着我跳下诛仙台啊!如今,我们都只是凡人之躯,也会像凡人一样,只有短短几十年的生命!”

她灿烂的一笑:“短短几十年又何妨,只要我们能够在一起。”

尘引点头,却没有吭声!

他们如同凡人一样,在这片美丽的花海里幸福的生活。

但是,后来她才知道,尘引一直在苦苦的修炼,他想要再次修炼成仙体。他要不老不死之身。

莫千紫不解:“阿九,为什么?你不想陪着我,一起生老病死吗?”

尘引的身体显得虚弱,就连说话的声音也变得低沉。他苦笑:“千紫,我们在这里生活了多久?”

莫千紫认真的算着,好像有近百了哎!

“你到溪水边,看看你的模样!”

莫千紫走到溪水边,她几乎每天都会在溪水玩耍。但是,却从来没有发现什么问题。

这一次,她望着溪水里的自己,依然没有觉得什么奇怪的。

眨眼,她望着尘引摇头:“我的模样怎么了?变丑了吗?”

“我们在这里生活了近百年,你有生过病吗?你的样子有变老吗?你依然是仙人之躯,你的样子从来都没有改变过。可是我……”

尘引显得悲苦、哀伤,后面的话没有说。

莫千紫不明白,她确实是从诛仙台跳下来的。为什么尘引说他依然是仙人之体!除非,她跳下的并非诛仙台!

“尘引,我的样子没有改变,难道不好吗?你的样子也没有改变啊!”

“呵,呵呵呵……”尘引苦笑,“那你现在好好看看我的样子,可以吗?”

话毕,尘引的模样瞬间变幻——

他那丝缎般的泼墨秀发,瞬间变成了苍苍白发。而那张倾世绝美的完美容易,也成了褶皱的皱纹。

他早已不是当年的模样,早已是风烛残年的老人。

“怎么会这样?”

“千紫,在你来到这里的几年之后,我就发现了!这么多年来,我拼命的修炼,只想和你一样,能够永远的陪伴你!但是,每天早上,我都害怕照镜子,却又不得不照镜子!我在一天天的老去,甚至成了一个垂死的老头。可是,我舍不得你,又怕你看见我这幅模样!其实,这么多年,我一直使用幻术。你看见的我的样子,只是幻想,并非真正的我!”

莫千紫上前,一把抱住了尘引。

“没关系的,没关系的!阿九,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千紫永远爱你,千紫永远都不会离开你的!”

“千紫!”枯树般的手指抚上莫千紫的脸颊,笑道,“即便你不嫌弃我,此刻……也已经来不及了!因为,我的寿命已终……”

话毕,尘引闭上了双眼,气息心跳全无。

她和自己所爱的人在一起,每天都过得那般的幸福而甜蜜。却没有想到,她的幸福,却是用他的痛苦换来的。

近百年的时光,每一天,每一分钟,尘引居然是在煎熬中度过。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阿九,阿九……”

她大喊,但是他的身体却和凡人没有两样。

不,他的身体死了,还有灵魂。她要留住他,永远!

“紫儿,你要去哪里!”

一声厉喝,一身紫金袍衫的赤阳已经到了她的面前。

“太子,你怎么在这里?快,帮我找回阿九的魂魄,我要把他留在身边,快啊!”

赤阳站在原地,只是静静的望着她。她拉他,他根本就不动。

“你不去,我去!我要去冥界,我要向冥王要回阿九的魂魄!”

“紫儿,尘引的千年修为已经在坠下诛仙台的那一刻完全消散。本宫让他拥有凡人之躯,只是为了成全你的心愿。你爱他,我愿意成全你们一世姻缘。现在,你还想要怎样?”赤阳抓住她,“我对母后说,这是为了让你历练凡间的生活,为了提升你的修为念力!现在,你该和我回去了!”

“不,不!”

莫千紫抱头痛哭,“你成全了我,可是根本就没有成全阿九!这么多年来,阿九一直生活在痛苦之中,他从来没有真正开心过,从来没有真正幸福过。你知不知道?”

“我知道,但是我不能让你也失去千年的修为!我知道你会为了尘引而跳下诛仙台,所以你当时看见的诛仙台,只是我设下的幻境。并不是真的诛仙台!”赤阳道,“你的念力修炼不易,这么多年都没有突破最后一层,我不能让你前功尽弃!”

“太子,你……”

莫千紫知道,赤阳所做的一切也都是为了她。他能够选择成全她和尘引一世姻缘,已经是做了艰难的选择。

一身白衣白发的子戎,手里拿着青鸾剑,也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千紫姑娘,你是聚百花百草的精魄而生,有你肩负的使命。你如今只差最后一层念力修为没有突破,只要你和太子殿下大婚,殿下自会助你突破念力,到时候你便是百花之神!”子戎道。

“不,我什么都不要,什么都不要!”

莫千紫上前,双手拽住了赤阳:“殿下,紫儿知道你对紫儿好!紫儿求你,再次成全我和尘引,殿下……”

青鸾剑幽光一闪,青鸾剑灵已经出现在众人眼前。

“殿下,千紫姑娘如此坚决,不如……这一次就来赌一回!”

“青鸾,你闭嘴!”子戎厉喝,“你如今虽为剑,说是无心无情,同样心有不甘,是吗?”

赤阳抬手,止住了子戎的话,嘲讽的一笑:“青鸾和本宫一样,都心有不甘!为什么她的心中就只有那只九尾狐,而装不下别人?青鸾同样陪伴紫儿上千年,为了她修炼人形,事实却让他不得不死心!”

莫千紫不再吭声,她知道她对不起赤阳和青鸾,可是……她的心中真的只有尘引!

赤阳沉默了半响,抬眸望着莫千紫:“紫儿,就按照青鸾所说,我们就来赌一回!就赌,尘引和本宫,谁在你心中的地位更重要!如果,你的选择依旧和现在一样,本宫就成全你,并且让母后取消我们之间的婚约。如果,你也为本宫感动,心中并非只有尘引,你便得做本宫的太子妃!”

“好!”

莫千紫一口答应,因为,她根本就不信,她对尘引的爱会有丝毫的改变。

只是,爱……并非全是甜的,更多的时候,它是苦!

尘引的灵魂再世为人,就是安齐国季氏一族的季公子季逍遥。

莫千紫抽离了自己的三分灵魄,转世为人,选择成了季逍遥身边的青梅竹马,白芷。因为,她相信他们会一世恩爱、永远幸福美好的过一生。

而她的真身被赤阳封印了所有的灵力,也失去了记忆,放在了千年之后的现代。

青鸾虽然已经只是剑灵,他为了护莫千紫安全,凝聚自己所有的精魄,也就是那滴眼泪,转世成了洛圣九王爷洛青云!

所以,作为剑灵的他,便没有了真实的身影。永远虚幻,笼罩在一片幽光之中。

此刻,所有人都已经进入这个赌约,太子赤阳也正准备离开时,帝后娘娘却突然到来。

“荒唐,简直是荒唐!”帝后一脸愤怒,“赤阳,你为了一个小小的精灵,居然一而再的违反天规,这太子之位是不想要了吗?”

“母后,孩儿只想给我和紫儿一个机会!孩儿只想证明,孩儿比尘引更爱她!”

“情情爱爱这些东西,本就是那些凡俗之人的烦恼,你作为天界太子,居然和他们一起瞎胡闹!”

“母后,请成全孩儿!”赤阳跪身在地,哀求的望着帝后娘娘。

帝后愤怒之极,恼道:“要赌是吧?那就堵上你的太子之位!这一次,你若赢不了,你这太子就别当了!”

“娘娘,不可以如此!”子戎上前,恳求道,“娘娘,不如再给太子多一个机会吧!”

“多一个机会?子戎,就连你都看得出,他根本赢不了,是吗?”

子戎不再吭声。

帝后稍稍犹豫了一下:“那好,你身为天界太子,早晚也是要统领天界。既然你下界为人,那就去云龙皇宫。你若是能够一统天下,母后也算你赢!”

“谢娘娘!”子戎马上替赤阳躬身叩谢。

如此,这个赌约就已经开始了。

子戎为了赤阳能够赢这场赌约,不顾违反赌约规定,硬是跟在龙轩辕的身边,想尽办法要他一统天下!

要么,就是和莫千紫成亲,要么就是一统天下。其实,两者目的都是一样,赢得这次赌约。

……

莫千紫再次睁开双眼,发现自己还躺在自己的被窝里面,还在那座古宅之中。

她居然回到了现代,现代的那座古宅里面。

空调,电视,冰箱……

莫千紫从床上爬起来,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她的脸上还挂着泪水,脑子里的一切都是那样清清楚楚……

结果,这一切都只是梦一场!

一梦……引三生!

她用手抹了自己脸上的泪水,抬步向外面走去。

一眼,她便看见了那个从小照顾她的老妇人。只是,老妇人越是靠近她,她的样子便越来越年轻,直到变成了一个年轻美丽的女子。

“你,你是……”

女子躬身一礼,莞尔笑道:“千紫姑娘,我是赤阳太子身边的夕瑶侍女,现在是来接你回去的!”

“可是,可是……”

夕瑶再次道:“你梦里所见,可以是梦,但也是真实经历!你那三分灵魄所化的白芷,已经再次回到你的体内。赌约已经结束,大家都在等着你呐!”

莫千紫努力把梦里的一切全部捋了一遍,似梦非梦……其实就是她的真实经历。

也就是说,所有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莫千紫只觉得全身一凉,整个人都变得轻飘飘的。

眼前的景物一晃,古宅消失,她看见了赤阳太子也就是龙轩辕,她看见了国师子戎,她看见了帝后娘娘,她也看见了青鸾……

现在的青鸾,完全就是洛青云的模样。不,确切的说,洛青云就是青鸾。他和她一样,一分为二体罢了!

只是,她没有看见季逍遥!

抬眸望着所有的人,唯独没有看见季逍遥。心中,不免有些失落!脑海里再次浮现出那场大火,她和季逍遥最后的归宿。

“紫儿……”赤阳从怀里掏出了那个锦囊,她最后留给他的那封书信。

那上面,清楚的写着,如果有来生,她愿做他的妻子。

莫千紫苦涩的一笑:“赤阳,你赢了!”

是的,他赢了,她也输得心服口服。其实,爱就是枷锁,爱就是苦涩。只是,即便是苦涩的,人人还是趋之若鹜。

但是,爱……它也并非永恒!

她与尘引之间的那份爱,已经彻底的埋葬在那场大火之中。而她,是真的欠了赤阳太多,她真心要做他的妻子。

“好,既然如此,三日之后,便是你们成亲之日。”帝后会心的一笑,看来这一次的赌是正确的。

莫千紫上前,轻轻跪在帝后的面前:“母后,紫儿有一事相求,希望母后能够成全!”

“哦,你还有什么事!”

莫千紫起身,抬手一挥,指着那个异世大陆:“母后,我希望所有的一切都能够有一个好的结局!希望安齐没有灭亡,所有人都好好的活着,幸福的走完那一世!”

帝后稍稍犹豫了一下,随即道:“好!本宫便答应你这样一个请求!”

帝后从头上取下一枚玉簪,在莫千紫的额头点了一下,然后把那玉簪往下面的那个异世大陆一扔。

片刻之后,他们再看那异世大陆,所有的一切都回到了最初的开始。那些死了的人,都活过来了!

莫千紫看到了安齐,甚至看到了季逍遥、白芷,还有白芨、白宣,父皇母后等所有的人。

云龙并未征战各国,因为龙轩辕这个人,似乎从所有人的脑海里拔去了一般,根本就不存在。洛圣也没有了洛青云这样一个人,而且从来都不曾有过。

这些人里面,单单只有季逍遥还在,而且……他身边也跟着那只小狐狸,还有那个白芷又是谁呢?

“母后,季逍遥身边的白芷是……”赤阳同样诧异的询问。

帝后抬眸看向莫千紫,笑道:“她是千紫对尘引的执念!本宫刚刚把她对尘引的最后一丝执念,彻底从她的心中抽走了!”

所有人都惊愕了……

这不等于说,季逍遥身边的那个人,还是莫千紫?

不,不一样!

因为,如今的莫千紫,没有那份执念,她也彻底放下了!

【全文完】

一点废话:能够看到最后的朋友,作者在这里鞠躬感谢了。同时,也真诚的说声抱歉。大家会惊奇的发现,后面的节奏就像是在坐过山车一样,真是那个快啊!结文也是尽量交待完所有的前因后果,便结文了!这本文文,构思是两百多万字的构思,但实际写到这里,只有四十多万字便结文了。其实,你们伤心,我更伤心。

文文从上架以来,一直销售不好!到目前为止,只有一百多人跟文订阅。难道,大家都去看盗版了不成。懊恼啊,懊恼……

作者也是要吃饭滴,每天仅有十几元的收入,要作者每天啃着稀饭馒头把这文继续下去,真是不行滴……

所以吧!大家不要抱怨,估计抱怨的也就只有你们几个了吧!(*^__^*)嘻嘻……

(^_^)/~~拜拜了,亲爱的筒子们。爱你们,我的忠实读者朋友!(未完待续。)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