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让你把我弄湿

,。

黛玉和王夫人闹僵以后,在王夫人极度愤恨的表情下出了贾家的大门,虽然说出来送她的不过就是凤姐带着迎春探春惜春三姐妹而已,可是黛玉却觉得心情很畅快,这么多年了,自己在贾家,虽然是使得用的都是林家的,可是到了最后却只是落得一个一草一纸皆用贾家的结果,自己何尝能够甘愿呢

黛玉看着下人们将几只大箱子装上了后面的车以后,在几个人依依不舍的目光中登上了王嬷嬷找来接自己的车。好在自己这几年所得的东西虽然珍贵,可是都是小件,如今要拿走也是容易。可是如果让二太太看到那个房间如今什么都没有了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感觉。这五年时间了,二太太倒是从来都没有想过应该给自己的房间里添置一些什么东西,自己用的使的要么就是父亲送来的,要不就是王府里的,如今自然是不能留给外人。

看着贾家的大门渐行渐远,黛玉的心中只是觉得从未有过的轻松,在贾家的每一天自己都是战战兢兢的过日子,唯恐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对了,被人笑话;或者是有什么地方不小心一时疏忽就被人算计了去;更甚者就是连丫头们也是不得不小心翼翼的提防着,唯恐她们也在背后给自己是绊子,如今总算是离开了。

“姑娘,如今我们去哪里”雪雁虽然是很希望能离开贾家,也知道姑娘背后的身份是很要紧,周边总是有很多的人在照顾,就算是走到哪里都不会饿死,可是如今天色已经不早了,就这么离开了,不光是有一大群的人,而且还还大包小包,大箱子小箱子的带着,住客栈自然是不方便,也容易引人瞩目。

“雪雁难不成是舍不得离开贾家大院子的红墙绿同所以才会有此一问旁的人不知道,难不成你也是不知道的,我们林家在京城有多少的产业,姑娘到哪一家去了不成,就算是再怎么不成也是比在贾家好啊”红岫笑着说道。

自己家的姑娘那是林家正经的主子呢,自然也就是暗月阁的主子了,就算是这京城中的各位管事哪一个不给姑娘几分面子姑娘要是想去那一家那可是天大的荣幸呢。

“你胡说,我才没有想着在贾家生活呢。那是什么样的人家,也值得我想我才不管他们家是红墙黄瓦还是红墙绿瓦呢,都不如我们自己的家里好。在他们家住的时候,你们两个好歹名义上是王府给的丫头,吃的用的都是王府管着,并没有人敢公然的欺负你们,就算是和你们说话也是客客气气的,可是我就不一样了,我不过就拭娘从苏州带来的小丫头罢了,什么靠山也没有,自然是由得人欺负了,这几年可是不知道受了多少的委屈呢”雪雁不满意的说道。

这几年的时间,雪雁最后悔的事情就是若是早知道会来京城被人欺负的话,自己就也去学武功了,要是真的学会了几招,也就不会受这么多的委屈了。

“这几年你受了委屈,我和红岫那一次不是帮着你讨回来了虽然你是受了委屈,可是欺负你的人也没有什么好果子吃不是吗,所以,你也就不要抱怨了,仔细的算起来你是沾了便宜的。”绿意笑着对雪雁说到道。

这几年的生活确实就像是雪雁说的那样,贾家的人上上下下的没有一个是好相与的,姑娘好歹还有个老太太保护周全,也有一个奶在一旁帮着照顾,可是做丫头的就没有那么好命了,雪雁又是个没有武功的,自然是免不了要被那些仗势欺人的丫头们欺负了。自己是丫头尚且是心中不平,姑娘从小就娇生惯养没有受过一点的委屈,可是这几年看着这些过日子,姑娘的心中又怎么能好过呢好在现在都过去了,以后的生活就好过了。雪雁也可以正正经经的做姑娘身边风风光光的大丫头,发号施令了。

雪雁看了红岫和绿意一眼,也是呢,自己这几年受的委屈可是都没有白受,总算是有人给自己报仇了呢,因此心中也算是平衡了,所以又问道:“我们是要去王府先住几天吗”

“不,不能去王府,我们自是有其他的住处。要是我没有猜错的话,不过二三天的时间,那些人就会到王府去找我,因此我们干脆就不要去王府的好。”黛玉笑着说道。

今日二舅母不过是想着自己家的银子现在都到了贾家,自然就能辖制自己了,所以才会对自己越发的不待见,可是她总是没有料到,自己家所有的东西如今都在自己手中呢,就是连一点都没有让琏二哥哥带回贾家,这一次她可是失算了,等到她知道了,就算是为了那一大笔的银子,也必定是要让人去找自己,并且接自己回去的,自己好不容易才出了贾家的门,怎么能轻易的让他们找到呢

“她们真的会去找姑娘吗”雪雁像是一愣,贾家的人有那么好心吗可是随即一想就想通了,所以笑着说道,“哦,我知道了,必定是为了姑娘手中的东西吧。我们不回去,让她们后悔去吧”

黛玉的银钱一类的事情都是雪雁在打点,这些年一直以来都是如此,所以,黛玉在从父亲的手中接过了银票以后还是给了雪雁收着,因此雪雁对于自己家姑娘的经济状况是最清楚不过的,当然也就知道自己家的姑娘可不像是别人以为的那样是一个一文不名的人。贾家如果是知道了姑娘这么多的有钱自然是会找来的,姑娘料想的自然不会错。

“今日我在一旁看着,倒是觉得拭娘今日一定要走。要是我所料不错的话,想来姑娘早就打算好要去哪里了”绿意笑着问道。

伺候黛玉多年,绿意深知自己家的姑娘可不是一个一时兴起就随意而为不顾后果的人,能走这一步,必定是已经有了计较的,如果没有万全的退路,她是不至于就这么鲁莽,让自己有危险的。

黛玉笑着说道:“这是前面离东门不远的地方,城叔上一次来京城的时候已经在京城为我们买了一所院子,我虽然没有去过,可是心中却是很欢喜的,就像是雪雁说的,哪里好也不如自己家里好。从今以后,我们也有了自己的家了,城叔在我们启程的同时也启程进京收拾那一间宅子了,现在应该是已经收拾好了,只等着我谬去就可以住了。我想你们也是高兴的吧。”

虽然还不能和爹爹一起住,可是,好歹隔一段儿时间就能见一面也是很不错的了,何况以后的生活不管怎么样,自己也是不用再看人的脸色了,人活着舒畅才是最重要的。

黛玉说完了,雪雁忽然就格格的笑了起来。几个丫头不解的看着雪雁,就算是以后不用住在贾家看人脸色了,大家都心中高兴,可是到底是不值得这样的高兴啊,这丫头总不会是这几年压抑的傻了吧。

“你这小蹄子,好好的怎么就笑成这样了离开贾家你就这样的高兴不成”红岫笑着说道。

雪雁因见红岫和自己说话,所以不笑了,只是对众人说:“我倒不是为了离开贾家而笑,而是想起来现在那些人懊恼的表情所以才笑了。”

黛玉正要说话,哪里知道车猛地就站住了,黛玉不小心倒是差点儿就跌倒了。

好在一旁的绿意是练过的,身手敏捷反应也快,忙就一把扶住了黛玉说道:“姑娘你小心,仔细不要摔了”

“红岫你看看外面怎么了,怎么这就停住了”黛玉在绿意的搀扶下重新坐好了以后对红岫说道,按说能来接自己的人都是稳妥的,怎么就没有前兆的忽然停住了。

“姑娘,已经到了,请您下车吧”忽然就听见外面的人说道。

“直接进去吧,停在门口做什么”绿意有些不满意的说道,“难不成是要姑娘自己走进去王妈妈怎么就找了这样的人来,这么不懂事。”

“没有关系的,我不是也没事嘛,你就不要怨人家了,王嬷嬷找来的人自然就是我们自己的人了,虽然是出了错,可是好歹也不适意的,一时的不小心也是有的。”黛玉倒是不以为意,所以笑着说道。这些年的艰难生活让黛玉学会了宽容待人。不过是个没有造成严重后果的失误罢了,又何必这样的苛求呢。

黛玉说着话,只是从窗户向外看去,也不知道城叔给自己准备的家究竟是什么样的,是不是和自己苏州的家一样呢

哪里知道只是一眼,黛玉已经是怔住了,原来是七皇子水溶就站在马车的旁爆想来应该是他拦住了马车,要不然这车夫也是不会出现这样的失误。

此次去苏州的时候,林如海也是将林家的特殊使命对黛玉讲了,要黛玉做好准备将来的某一天就要接过暗月阁,成为林家真正的主人。如果说黛玉以前对自己家有些不了解的话,这一次也是全都了解了,所以,黛玉也知道王嬷嬷能找来的定然是暗月阁的人,而暗月阁的每一个人都是受过严格训练的,绝对不会在主子的面前出现这样明显的失误。

黛玉不经意中夜看到了一旁还跪着一个人,是一副短打扮,想来就是车夫了,他也知道自己犯了错误,这是在等着自己处罚呢。

“黛儿”水溶饱含深情的只是轻轻的唤了一声。

黛玉看着这样的水溶,也是不由的眼睛有些酸酸的感觉了,真是没有想到自己才来的第一天就能见到七哥。随即一想也是想通了,自己前一段时间在苏州摔盆葬了的只是江南巡盐御史林如海,而不是暗月阁的主人。实际上爹爹现在还是掌管着暗月阁,自己今日为了能痛快的离开贾家,所以叫王嬷嬷找了暗月阁的人,自己的一举一动当然是会在最短的时间传到父亲的耳朵里,父亲知道了,七哥自然就知道了,他的到来也就不奇怪了。

黛玉因见了水溶,也就不打算坐着马车进去了,只是从马车上要下来。水溶看黛玉这样忙就从马上下来,然后到了黛玉的马车前面将黛玉轻轻的抱下来。

“谢谢七哥”黛玉小脸儿一红说道。

“你和我之间还用说这些话吗”水溶只是觉得黛玉身上清雅的馨香还在自己的鼻端一样,所以忙就一笑说道。

黛玉看着跪在地上的车夫说道:“你起来吧,我知道这不是你的错。”

“谢姑娘”车夫是个不多话的,所以只是对黛玉磕头说道。

“你们进去和林城说一声,就说你妹娘我先带走了,到了晚上就回来了,叫他不用着急,只要先收拾好姑娘的屋子就成。”水溶笑着对几个丫头说道。

几个丫头在多年以前都是认识水溶的,可是这一次到苏州以后水溶因为怕泄露自己的身份,所以对这几个丫头都是避不见面的。因此初看见的时候几个人只是觉得眼熟,并没有认出来,可是细细看的时候却也不难认出来这就是七皇子。原来水溶虽然已经不再是几年以前的那个还有些稚气的少年,但是大致的眉眼却也是能看出来这就是当年对姑娘十分上心的七皇子,所以几个丫头提起的心这才放下来。

“你们去吧,这一路上也是累了,偏巧回来以后又遇到了这样的事情,你们也该是要好好的休息一下,等我回来以后再叫你们另外和城叔说,不用等我吃饭了。”黛玉体贴的说道。

这几个丫头一路上为了照顾自己并没有好好的休息过,好不容易才到了京城,也是闹了这一场,哪里就能有片刻的时间休息了,自己这会儿走了她们倒是能好好的休息一下。

“我们走吧”水溶等黛玉交代完了,这才温柔的说道,“舅舅已经等了很久了。”

水溶说话之间,将黛玉抱上了自己的马,然后拨转马头而去。

几个丫头就是连说一句话的功夫都没有,就只是看着黛玉被水溶带赚一个个面面相觑,最后无奈的走了进去。

“七哥怎么这么快就来了”黛玉坐在水溶的前面,第一次骑马的黛玉还是有些紧张,可是她并不曾说出自己的害怕,只是和水溶说话来分解自己的注意力。

“舅舅知道你你今日和贾家闹了一场要搬出来,所以料定你是会来到这里的,可是他想你却又不能光明正大的出来见你,就叫我来了。”水溶压抑住自己心中的喜悦,避重就轻的说道。

其实水溶这会儿是温香软玉抱满怀,心中不知道多开心呢,今日自己适意骑马来的,就是为了能和黛玉近距离的接触,如今达到了目的心中自然是惬意,一时也就忽略了黛玉有些苍白的小脸和轻微的不适。

“只是爹爹在吗爹爹如今是住在哪里”黛玉又问道,皇子该是住在皇宫中的,可是爹爹的身份特殊,却是不能住在皇宫中,只是跌得如今也不是要和自己住在一起,那么他又能住在哪里呢

“舅舅目前是住在我的府中,可是对外却不敢说这是舅舅,而是说是我从苏州带回来的一个先生。”水溶的话中多少是有些愧疚,如果不是为了自己,舅舅又何必这样的隐名埋姓的生活又何必和黛儿又何必这样偷偷摸摸的见面呢

“可是七哥不是皇子吗皇子应该是住在皇宫中的。”黛玉有些茫然的问道,记得以前的时候,七哥不是就住在宫中

“我从苏州回来以后,父皇就让我开衙建府了,所以我现在是住在宫外自己的府里。而且,黛儿,你知道吗,我这王府和你的院子离得不远,看前面就是了。”水溶只是得意的指着前面说:“城叔还真是会办事,怎么就能知道将房子买在这里,而且我已经研究过了,我的王府和你的院子是有一堵墙相连的,所以我打算将那一堵墙打通,做出一个门来,这样你和舅舅见面就容易多了。”

水溶知道黛玉的新宅就在自己的府邸后面以后不知道多高兴呢,因此早早的就对两座宅子研究了一番,然后才做出了这样的决定,其实为了黛玉能和舅舅多见面固然是一个方面,最重要的还是自己就能没有阻碍的常常见到黛玉了。虽然说现在父皇和舅舅都是有成全自己和黛玉的心思,可是外人都是不知道的,要是自己和黛玉平凡走动的话,也许会被人说闲话,自己一个大男人倒是也就罢了,可是黛玉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姑娘,要是影响了她的闺誉就不好了。

“这样怕是不妥吧”黛玉总是觉得这样不好,要是这样一来的话两家的丫头下人该是怎么看待自己呢

水溶已经带着黛玉到了王府的大门前面,之间比起贾家还要辉煌的三间大门,上面是金灿灿的几个大字却是“北静王府”。到底是王府,档次上毕竟是不一样,别的不说,单就是这气派就不是一个敕造国公府可以比拟的。

门上的人见自己家的王爷带着一个姑娘来了,忙就开门。水溶自是骑马带着黛玉走了进去。

“七哥现在是北静王吗”黛玉有些好奇的问道。要是自己记的不错的话,北静王是正宗的亲王爵位,在大运皇朝建国至今吗,能在二十岁的时候就封为亲王是很难得的,即便是皇子。

“是,我这一次回来以后,父皇将我们几个年纪差不多的皇子都封了王,我的封号就是北静。”水溶淡淡的说道。

自己在几个皇子中的封号是最高的,可是有谁知道,其实封的是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多年不在京城,如今京城的格局已经变了,父皇这几年的身体不好,京城的诸位皇子一个个都已经在暗地里培植自己的势力了,自己目前是处于弱势。就算是舅舅诈死和自己到了京城,可是自己毕竟是没有自己的人马,如果说自己以前还不能了解父皇的心思的话,从回到了京城看到了现在的局势以后,自己终于是能理解父皇为什么一定要舅舅诈死入京了,如果自己一个人的话吗,只怕很难扭转现在的局面,将来要是父皇有个万一的话,只怕是父皇的一番心血就要白费了。

“到了,黛儿,我抱你下马。”水溶一直到了自己王府的后面这才将黛玉小心翼翼的抱下来。

黛玉等到自己的双脚终于平平稳稳的站到了地上这才长出了一口气,两脚居然虚软的就要跌倒了。

水溶也是这时候才发现了黛玉的紧张,心念只是一动,所以忙就问道:“黛儿,你是不是没有骑过马,所以有些害怕”

黛玉有些不好意思了,只是轻轻的点点头:“是有那么一点。”真是好丢脸,连坐在马上也不敢呢,七哥会不会笑话自己。

水溶将黛玉扳过来面对着自己这才看到,原来黛玉的一张小脸已经是苍白。水溶知道黛玉这是很害怕了才会这样,所以开始后悔了,早知道就该让轿子去接她才是,也就不至于是这个样子了。

“黛儿来了吗”林如海在里面等着焦急,所以不耐烦的出来看一看,却正好看到黛玉和水溶已经到了,所以忙就迎上来说道。

“是,舅舅,黛儿已经回来了”水溶用了一个回,这本是不合适的,可是在水溶的心中,黛玉必然是自己这个王府的女主人,自然是要用回来这个词的。

“这一路上黛儿想来也是累了,我本来是打算过两天找个理由去贾家接你过来和你聚一聚的,谁知道今日就听到你和贾家闹开了的消息,所以水溶才会去接你过来,她们没有特别的为难你吧”林如海有些担心自己的女儿会吃亏,所以忙就问道。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