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一晚放女主体内

金丝织锦绣裙,撒花烟罗裙,薄妆素雪娟裙,三件风格迥异的衣裙,难楼、微生良,修远,三个性格各异的男,竟然为了那三件衣服闹腾了起来。ioge

依照漫文自个儿的性便是一顿撒皮,然而难楼她惹不起,修远她不愿伤他心,唯一下得了手的微生良却因为难楼,而不敢下手,她只能又进了里间,将身上的衣服换了下来。

出来之后,小春扯着衣袖,惊喜地问漫文,说:“客官,可是不喜欢!”

虽是问话,但是里面的庆幸还是让人听出了他的意思,也是,这将镇店之宝全送了出去,想来他这份工作也就不要再继续干下去了。

漫文点了点头,将手中的三件衣服全都换给了他。

难楼、修远、微生良立马停了“争吵”,走到漫文身边。

难楼看了眼小春手里的衣服,问道:“你不喜欢?”

漫文摆了摆手,“我的衣服还够穿,就不再添置了,浪费。”

他扫视着漫文的神情,蓦地伸出手将小春手上那件金丝织锦绣裙拿了下来,然后随手放了一锭金在小春的手上,“喜欢就买。”

漫文想制止,小春就以掩耳不急迅雷之势将那锭金收了起来,将金丝织锦绣裙交到难楼的手上,漫文不敢再动作。

微生良直接取过撒花烟罗裙,拿在手中不放下也不给钱,小春伸手去夺,微生良一个瞪眼,小春还未开口反驳,老板娘掀起了门帘走了进来。

她姿态婀娜地走了进来,看着他们的架势,奇怪地问道:“各位贵客是怎么了?”

然后瞪了眼小春,“可是小春伺候不当,还不磕头认错,”

小春哭丧着脸,想为自己解释,但却不敢张嘴,,生怕老板娘知道镇店之宝要全被带走了,他只得微微弯膝,准备跪下去。

难楼、微生良面不改色,也没有制止,修远早在见到酥胸半露的老板娘时就转过了头,想伸手扶起他,余光瞥见老板娘挑逗的笑,又急忙转回了头,尴尬的模样逗得老板娘笑得花枝乱颤。

漫文并不见得他有什么得罪了自己的地方,就算有也不值得他下跪,她制止了他,将他扶了起来。

“老板娘,没什么事情,我们准备回去了,下次有机会再来你店里看看。”

老板娘撩起脸皮,看了眼漫文说:“怎么?小店的衣裳 姑娘你都看不上?”

漫文说:“你店里的衣裳好看的紧,只是我穿不了罢了。”

微生良插了话说道:“老板娘莫听她乱说,我看着红色裙她穿就好看的紧,我们要这一件。”

老板娘看了一眼微生良手中的裙,挑眉道:“哦~”

修远怕漫文买了那件红色的衣裙,顾不上害怕,转过头来,着急的说道:“不是的,师姐穿那件白色的最好看。”

闻言,老板娘仔细的上下打量了一番漫文,见她的身形却是适合那几件衣服,再看看小春那副痛不欲生的模样,便明白了事情的原由。

她双手环胸,一步一挪地走到小春身边,淡淡地说道:“把银给老娘叫出来。”

眼神不闪,满是煞意。

小春白了脸颤抖着手,将那锭还未捂热的金双手捧到老板娘的面前,手直打哆嗦。

老板娘捂嘴笑道:“这是大手笔,难怪小春都动心了。”说完,她猛地瞪了一眼小春,“可你差点砸了我这小店的名声,规矩都给你吃了么?”

小春满头大汗,点头哈腰地说着:“老板娘,我错了,我错了,只是这位姑娘穿走我们店的三件镇店之宝,我实在是……实在是……”

老板娘乜了漫文一眼,“她穿,也值,拿去包好,送给贵客出门。”

然后一挥手帕,向门外走去。

漫文看着浑身媚气的老板娘,不知怎么的就招了她的不喜,微微出神。

修远倒是高兴极了,拽起漫文便向门外走去,“师姐,原本我还在担心自己带的银不够那么多,怕日后我们会饿肚,现在看来是不用的了,那件衣服师姐穿着可真好看!”

漫文被他拽着走在他身后,微生良双手背在身后仰着头,大摇大摆地跟着,突然身后被什么东西一撞,他懒洋洋地转过身,果然难楼抱着剑侯在那里。

他不正经儿地问道:“有事?”

难楼半低着头,注视着剑尖,“你不是魔物。”

微生良忘记了放下手,傻乎乎地问道:“什么?”

难楼没有理会他,接着说自己要说的话,“你不是魔物,但是现在的你不一样,和刚刚。”

微生良放下了手,揉了揉手指,笑说道:“这都被你现了,真厉害呢。”

难楼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后,不再停留,继续向前走去。

微生良追着他问:“你不问我为什么留下来么?”

“不想知道。”

“你不劝我离漫文远一点么?”

“你打不过我。”

……

他说的是事实,可自己觉得还是很不爽,微生良沉默了下去,其实他也想走,可是,他却……不得离开。

门外,修远手提包好的衣裳,身旁站着漫文,微生良窜了过去,一手环住修远的颈项,好像他们的关系很要好一般,漫文奇怪的看了他们一样。

修远使劲地挣扎,却怎么也挣不开,涨红了脸。

微生良笑哈哈地揉了揉修远的脑袋,“我的小小徒弟,你可要照顾好你师姐啊。”

修远吃力地掰着他的手臂,“不用你说,我也会照顾好师姐!”

纹丝不动。

一旁的漫文见修远实在是难受的厉害,上前制止微生良,让他松手。

难楼紧紧地怀抱着他的剑看着,不言不语。

“我们向哪里走?”微生良松开手后,乐呵呵的问,惹得漫文有奇怪看了他几眼,总觉他像是好久没见过天日似得傻乐着。

微生良侧头看着她,呵呵一笑,漫文心中直呼不对劲,微生良可是病了?

微生良逐个地看了他们一眼,难楼就当看不见他,漫文陷入了沉思,惟有修远还在嘀咕着,他又凑了上去,猛然一张大脸在修远面前出现,他问:“小小徒弟,我们这是从哪儿走呢?”

修远连连退了好几步,抬手一指,指向了西边,看着微生良不信的模样,他没好气的说 :“老板娘让我们从这儿走得,说是近路可以去客栈。”

微生良一把拽住漫文向一边走去,那小家伙儿总不会唬他师姐的。

漫文伸手在他腰侧狠狠地掐了下去,疼得他眼睛里全是生理反应,却还是不放手,直到漫文手掐算了,松手为止。

他冲着漫文傻呵呵的一笑,放下了手。

漫文心中那种奇怪的感觉越明显,“你是病了么?”

他神秘地摇了摇头。

修远赶了过来,走在漫文的身侧,漫文回头看了过去,难楼还是那副表情,冷若冰霜,脚步很缓慢,步伐不大,但与他们总是保持着一步的距离。

漫文忽然有些心酸,涩涩的颤,这个冰雪似得男人为了自己的妻丧失了神智,似乎他的存在只是为了妹央,为了她可以化掉一身的寒气,哪怕自己会消失。

她向拉他一把,可修远却笑着环住了她的胳膊。

走了半天,却还是没有走到目的地,微生良奇怪地问道:“你确定是这条路?”

修远也有些担忧,但是那老板娘却是指的这个方向,但是,她当时的表情却是笑得可怕,他的表情泄露了他的心思,微生良大呼:“完了,那黑心的老板娘耍了我们,果然这镇店之宝不是好拿得。”

漫文咬咬嘴唇,又向前面走了几步,她屏息凝神地探视了一圈,现不远处隐隐有个小镇,她惊喜地回头,难楼正在她的身后,对她点了点头:“走。”

漫文唤了声修远和微生良,连忙走上前,

“快走,前面有个镇。”

一柱香的时间,他们终于走到了小镇旁,却原来是座城,高耸的城墙上没有一个士兵把守,城门处也不见人影。

漫文觉得有些凉嗖嗖,忽然一件长袍盖到了她的身上,她看了过去,难楼皱起了眉,“小心,这城有古怪。”

修远一听,连忙走到漫文身边,紧紧地贴着她,倒是微生良,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模样,听说这城有古怪,两眼都放了光,嚷着进去看看。

反正都到了脚下了,总不能再退回去吧,四个人居然胆大的走了进去。

微生良和修远一左一右的推开城门,随着沉闷的“咯吱”一声,门打开了。

漫文被围在中间,他们小心地迈着步进了城里,由于城墙太高,城里有些阴暗,也很安静,路的两旁耸立着各种各样的建筑,从上面挂着的旗帜可以看出这个城应该很是繁荣。

两边的小摊上还摆满了东西,也不见灰尘,像是刚刚摆上来一样,但却没见摊主,那些店里也没有人。

这街上,这城里居然没有一人。

微生良终于正了脸色,他窥目一眼,道:“没有妖气,也没有魔气。”

修远白了脸,色彩斑斓、繁荣昌盛的街道为何变得这般昏暗,连风吹过都是刮肉般的疼,摇摆着的旗帜、被拨动的铃铛出单调、渗人的声音。

城门忽然又“咯吱”一声响,声音除了沉闷外,竟然多了些笑意,像是在等待什么。

所有人猛然回头看去,却什么也没有。

难楼面若冰霜,却让漫文意外的有了安全感,他只是淡淡地说:“这是空城。”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