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车里沉腰缓缓进入

若论十大家族的布局高手,蓝木槿是蓝家天才的话,那唐半天便是活成了精的老狐狸,所以在蓝门集体撤入外院的路途中,遭到了唐门高手的埋伏,而蓝门几乎是全军覆没。

待大夫人得知了消息,险些惊昏过去,入夜后逃潜出去,去了一个蓝门的秘密据点,懵城中心的“悦来客栈”。

“三小姐…大少爷…他恐怕熬不过今晚了。”蓝门的老管家无奈的摇着头。

“大哥他…都是我不好,唐半天那个死混蛋!我现在就回去杀了他!”说着提着裙角愤愤的跑出了房间,但最后被守在门外的蓝门弟子拦了下来。

“三小姐,你…你就别去添乱了…唐门,也不要回了,门主昏迷前也提醒了我们,见到你,一定不要再让你回到唐半天身边…他攻破了蓝门,之后绝不会好好待你。”

“三小姐,别回去了!”

“不回去,不回去我的小玖怎么办?不行,我要把他接回来…”

“三小姐!现在的蓝门…已经再经不起折腾了!既然逃出来别回去了!这是门主昏迷前唯一念叨的事!”其中一个守门弟子“噗通”一声就跪在了刚硬的石板地上,激的大夫人深深皱眉。

“大哥的病…还有多长时间?”大夫人眉头深皱。

“三天。”蓝管家如实禀告,因为他知道,三小姐一定会有办法,毕竟她是大陆少有的三星炼丹师,“全身筋脉被震断,丹田被毁,三神被毁了两神,能坚持三天已经是极限了。”

“什么?三神被毁了两神?!这…燃神丹可是八星炼丹师才能练出来的!”

“什么?八星?真是天亡我蓝门!”

“不管怎样我要先试试,我先回一趟蓝门…去取炼炉药材,如果我五更没回来,你们就快换一个据点吧,我怕…那只死狐狸会派人跟踪我…”

“三小姐,您…您小心。”蓝管家感激的望了一眼大夫人,没打算派人跟着她,毕竟,她的身份还是太敏感了。

“好!”大夫人提裙,忍住奔回唐门的冲动,也不知道她的小玖现在有没有踹被子…

忽然一道黑影闪到她面前,“别去,有埋伏。”

铺天的熟悉感袭上心头,“你是…”谁?她为什么会这么熟悉?难道…他是…

“我不是他…”跟你有了一段露水情缘的那个男人。

男子摘下头上的面罩,相貌普通,却一身的凌厉之气,使在人群中可以一眼寻到他,因为他是被孤立的,也无人敢站在他身边。

“我叫阳易辞,想知道蓝家灭门的真相吗?”阳易辞,微敛眼角,看着眼前明显心动的脸庞,嘴角却深深的勾起,“我知道,你肯定会想知道。”

“既然你知道,听听也无妨…”大夫人放下防备,深深一笑,他流露出的高傲气质使她放心,而她也从他的高傲中读出了他的不屑,他不屑于去说谎,更不屑于利用谎言去害人,而且在他面前,她是弱小的,所以他更不需要去骗她。

阳易辞的嘴角依然勾勒着他平凡的笑容,却是别样的惊艳照人,意气风发,“百余年前,四国除‘浔洛’外,都在外余留一脉子孙隐世,就是为了这一天。”

“百余年?!”

“嗷!对不起!背错台词了…哦呵呵呵…”阳易辞清了清嗓子,尴尬的解释着,“千余年前…余年前…年前…前…”

“你们的家族历史好长哦…好长哦…长哦…哦…”

“矮油!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你们俩这么光明正大的调皮蒸的好咩…话说画风变得这么快不怕爷辞了你们咩…临时演员长的不帅,还敢这么调皮,这个世界肿么了!)

“好桑人…”听到真相的我眼泪吧嗒吧嗒的掉下来…

(快接着说台词!信不信爷真的辞了你!)

“好好!我…背…”为了银子,卖命,中…

“千余年前,四国除‘浔洛’外, 都在外余留一脉子孙隐世,就是为了这一天。 ”

“这一天?难道…?!”大夫人猛的睁大眼睛,仿佛想到些什么…

“没错,命唐门攻打蓝门的幕后人,是现任浔洛国主皇——洛冥王。”

“不,不可能!我们十大家于皇位、于大陆没有任何野心,而且还费尽心力的替他守国,为的是不被其他大陆的强者、上位者侵略,他不可能下这样的命令!”大夫人满脸不可思议,而更多的则是不想信。

“呵,那你想,唐门和蓝门世代相协于‘懵城’,两门实力相当,为何现如今唐门突然敌对蓝门,又如此轻而易举的攻陷了蓝门!”阳易辞句句在理,字字诛心,使得大夫人没由来的相信。

没错蓝门世代强盛,并非轻而易举的被攻下,可是若有洛皇的帮助就另当别论了,洛皇手中有一支秘密的影卫,一团的战斗力可灭一门旺族,再加上唐门的武者,那…可是…“那理由呢?我们在事政上并没得罪过洛皇,他为何…那样的狠心?!”

“理由,呵呵,你一直说蓝门没有得罪过洛皇,可是你想过没有,你们蓝门的存在就是一个错误,因为你们强,你们世代相传的火焰,你们世代相传的文操武略,这…就足以让一代帝王眼红。”看着大夫人略显苍白的小脸,继而开口,“当然,这并不是洛皇要灭蓝门的理由,真正的理由是,洛皇…他老了。”

洛皇…他老了。

这一句话瞬间禁锢在脑中,他老了,(话说…咱以后能不能直接说重点,表说辣么多废话!哭瞎!)他是一代帝皇,他是一代强者,所以他会希望,他死后到了阴间,他也是一代鬼皇!既然他已无阳寿,那他就杀光他需要的强者,为他陪葬,而蓝门,便是那帝王口中的…强者。

大夫人现在明白了,完完全全,清清楚楚的明白了,她想,她现在已经不恨唐半天了,毕竟他只是听命无人,也不应该恨那个与她有一夜qing缘的男人,毕竟他救了她一命,她为他解毒,理所应当,更不该恨那个这个懦弱无用的自己,毕竟她只是一个久居深宅的普通妇人,她无法与帝王斗,她亦无法与帝王争,就算知晓了真相,她亦不能做出任何。

“好,我不回去,可是你要救我大哥。”大夫人抿了抿唇角,“他是整个蓝门的主心骨,他不能有事!”

“这个,我恐不能答应你。”阳易辞皱了皱眉头,似乎是为大夫人的态度十分不满,“先不说八星丹药有多么难得,再是炼制八星丹药的药材就足以珍贵到价值连城,况且以你的资质,也不足以让我出如此珍贵的药材给你炼丹,况且整个‘幻觉’大陆都应该找不到一个七星炼丹师,更何况是八星。”

看着大夫人的脸色越来越暗,阳易辞接着开口,“但是我又办法为他续命。”

一句淡淡的话语,却是大夫人的眸子一亮!“什么办法?”

“三星冰凝丹。”

“冰凝丹…那药材…”

“药材我来准备,与此交换,我要那个孩子。”

“哪…个孩子?”大夫人心中忽然燃起一股不好的感觉。

“那个被你送出府的,你真正的…女儿…”

他怎么知道芯儿的事?明明她做的已经足够隐秘了…既然已经知道了,她也不用对他瞒着噎着了,“要芯儿,为何?”

“这你无需多问,这世间万物中的事态发展,明明中自有注定,却,也可人为,这孩子命格非凡,注定成,大事。”阳易辞想到那孩子,紧皱的眉头终于有了一丝舒展,“那孩子十三岁前的命运交与你,十三岁后,便交由我罢!”

“十三岁?”大夫人心有不舍,可脑海中却闪过一丝念想,这千年前的阳氏皇族…眸中闪烁,虽有不舍,但更多的是下定决心,继而开口道,“好!待芯儿十三岁后,便交与你!”

“呵呵,你果然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可是我也省事多了。”阳易辞嘴角耻笑,她现在才想起阳氏皇族的命定占卜了吗?

听到这句话,大夫人寒了寒心,她不是不想管她的小女儿,可是这女儿的自由与蓝门门主蓝木槿的性命相比,就有些,微不足道了,她愿为哥哥,牺牲自己的女儿,那从她身上掉下的肉!随后一抹无奈的苦笑溢出嘴角,“药。”

阳易辞随手丢给她了一个储物珠,“我与你的交易于十年后成立,届时,她会去面对她所应面对的世界,拯救她本该拯救的人,揭开这个大陆昏暗的面庞,撕开所有伪装者的妖精面具。”

阳易辞的声音十分的平和,却使大夫人的心没由来的拔凉,大夫人其实也担心,担心她的芯儿,担心她到时候可有命在?抬手接住抛于上空的储物珠,储物珠那半温触感,使她的心也没由来的舒展,踉踉跄跄的走回客栈,嘴里不听的念叨着,“命,是何?”若不为自己,若是不拯救任何人,这样对她这个母亲,对她的孩子,担子未免太重了些。

“三小姐,你如何…”回来了?守卫在门口的蓝管家看到那身影踉跄,慌神的问道。

“有药了,我来炼制,为我准备房间。”大夫人失魂的有些语无伦次。

听到有药了,蓝管家心下喜,便也不假思索的准备了房间,给大夫人炼药。

冰凝丹,用于长时间压制病情,而效长是十年或十年以上,就看病者的身体素质了,两个时辰后,冰凝丹出炉,亲自喂蓝木槿服下,便安了心。

忽然想起阳易辞说唐门弟子在蓝门祖宅设了埋伏,可是,如若在祖宅没埋伏到人呢?那他们会不会找到这来…不行,她必须回蓝门祖宅一趟,先不说她现在还是唐门的大夫人,她还是唐门小少爷的亲娘,若被抓也不会被如何,可是她现在必须离开这里…

她心念一晃,拖着疲惫的身子,闪进夜色中。

月下的蓝门府邸就如它的姓氏一样,散发着幽色的蓝光,雄宏中,又透着丝丝的儒雅气息,不似唐门的幽阴,处处透着明朗的气息。大夫人没敢从大门进去,走的是府侧的小门,一进院子,一股子灼热感袭上心头,糟糕!这院子里被设了阵法!

无形热浪毫无规则的游走袭上她的裙角,着皱了衣襟,侵染了发丝,甚至焦灼了睫毛,她,头一次感到了恐惧,而这种面对死亡的恐惧,竟是如此强烈。

而最后,混热感,焦灼感,一下下冲刷着她的每一个神经,她想要尖叫,可是,一张嘴,刺耳的叫声还未发出,热浪已再次袭上心头,还未发出声音,便已发不出声音了。

她艰苦的熬着,无助的跌倒在地上,全身缩成一团,她无声的承受着,直至最后的昏厥。

她不知道,在她昏厥后,一股纯蓝色的火焰,自她体内涌出,吞没了阵火,烧灼了阵眼,而那场灭了蓝门整个宅子的火源,竟是由她,由她自身的火焰燃起的,而她就这样灼烧了整整七天七夜,谁也不知道,更不会知道,就在她全身烧灼的第七个日头,一个蒙住面庞的黑色身影闪进了燃着雄幽色蓝焰的宅门内,再也没有踪影,而也是那第七个日头,蓝门宅院,便早已荒芜,已成废墟。

没错,那个大夫人,便是这具身子和唐入玖的母亲,蓝门三小姐,蓝木棉。

——————题外——————

对于上上上个礼拜搬家,上上个礼拜收拾,上个礼拜玩疯的喵…喵好想用面条勒屎喵自己…咳咳咳咳咳!话说喵现在来求收藏求推荐会不会被盐汽水喷成落汤喵…汤喵…喵…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