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班男生下课轮流我

一圈人排排坐。

主持人君:这里是杀神最人气奖评选娱乐节目

最有人气人物评选

请将你认为本文中最有人气的角色,输入在题板中。

窸窸窣窣窸窸窣窣

沧琼亮题板:云旁边画了一个心。

赫青云亮题板:琼琼。

两人对视,含情脉脉。

夜夙:喂,秀恩爱死的快

沧琼:给我看看你题板。

夜夙亮题板:画了一条超级简笔的鱼。

同时一边余思航亮题板。

沧琼:你画的那是什么,红色方便面

余思航:沉默三分钟不是。俗人,你不懂。目光灼灼的看向夜夙

夜夙用手背托着脸颊,斜看余思航,轻轻一笑。

余思航一瞬间血量归零,倒地阵亡

余思航out

沧琼:那个我说,什么时候这成比赛了,还有人out出去啊。

燕星村:嗷喔这样才有意思啊

孙炙煊举题板:哈哈哈画了个笑脸

沧雨睿:用题板写吐槽真的可以吗

主持人:不要用题板吐槽啊混蛋,话说你答案呢

孙炙煊翻转题板话说居然是两面的:莲少。

一众人看向沧静莲。

沧静莲:炙煊,你这是将我推入腐门啊居然还挂着星

孙炙煊:反正他们都习惯了。

沧琼:沧静莲你题板。

沧静莲亮题板:画了一个星星。

众:这啥意思

沧琼:难道沧静莲你真爱是星村小朋友

燕星村迷茫的看向沧琼。

孙炙煊眼抽看向沧琼。

沧静莲:琼琼啊,不要再让读者误会下去了

沧琼:你们不要再解释了,我明白滴,不就是3p吗沧静莲你身为我静莲表哥,怎么说都要支持你的啊,就算np

孙炙煊一个题板糊过去,沧琼淡定一拍,题板打到旁边人脸上。

王祈out

沧琼:愣

沧琼:啊,我可怜的徒弟啊

众人:咳咳咳咳咳

赫青云:琼琼,过来,摸摸头。

沧琼瞬间移动过去,求摸头

主持人:接下来谁亮题板

沧雨睿亮题板:沧琼旁边画了一个耶的手势

沧琼比起大拇指:小睿,好样的

沧念冷酷的笑了笑:沧琼。

沧琼:不愧是堂姐,谢谢支持

王柯晨:等一下

沧琼:你有意见

王柯晨:意见大了,不带拉亲戚的

沧琼:就算不拉亲戚,我也是主角,哼哼

王柯晨扔题板:你这个混蛋女人

沧琼一拍,题板又被拍飞。

于燎out

众:咦

沧琼:燎哥也来参加节目了

温涵扑倒在忽然从天空掉下来的于燎身上:你还要继续为社团奋斗啊,你死了,我堆到地上的文件谁来解决啊

于燎:温哥

温涵:还温哥华呢。

于燎:我是站高也中枪啊,我在上面帮忙打灯光的,没想到竟然被区区题板打中掉下来了

温涵:那可真是悲惨,你先死一会吧,放心吧,我绝对会带着你的意志获得最后胜利的

于燎:呃,不用了,能不能先让我回家吃饭,为了准备节目我已经三天没吃饭了

主持人:喂,表说的我们节目组不给盒饭啊混蛋

沧静莲out

沧静莲忽然倒在地面。

众:诶诶诶

孙炙煊扑倒在沧静莲的身上:静莲,你肿么了

沧静莲:我我,我不行了,炙煊。你一定要带着我的意志坚持到最后啊

孙炙煊:我一定会的话说你是什么意志啊

沧静莲:吃货的意志

孙炙煊:那种意志咱商量商量扔掉好不好

沧静莲:大笨蛋你看我怎么out的,就是因为今天早上少吃了一个甜甜圈啊

孙炙煊:你还是躺一会儿冷静下吧。

燕星村out

燕星村扔了题板往场外跑。

众:发生了什么。

凌折彧:星村你跑去哪里啊

燕星村:我忽然觉得沧小哥说的话好有道理,我要追逐吃货的意志去了

众:

孙炙煊:那种东西你要怎么追啊

燕星村:先回去吃一箱甜甜圈

陈蓓蓓out

陈蓓蓓嗖的一下从原地消失,跑去场外了。

沧琼:蓓蓓你去哪里

陈蓓蓓:我积攒了一冰箱的甜甜圈怎么可以被那白痴吃掉啊

沧琼:一冰箱你怕什么啊,他又不会把冰箱吃了啊啊啊

凌折彧out

众:

沧琼:你又去哪里啊

凌折彧:刚买的冰箱怎么可以被那白痴啃掉

沧琼:没人会吃冰箱的啊你冷静啊

凌折彧:这世界已经无法阻止我了

沧琼:表说的你跟反派似的啊

夜夙:哦

夜夙out

沧琼:你又闹哪样啊

夜夙:我要去把冰箱破坏掉。

沧琼:冰箱你破坏个毛啊,有点追求啊

夜夙:沧琼,别看只是个冰箱,说不定是通往异世界的大门,我得去看看。

沧琼:好像说的有点道理就怪了你回来啊

殷封out

阿一:殷封,你上哪

殷封:去看看冰箱。

沧琼扶额:所以你们和冰箱干上了吗为什么要针对无辜的冰箱

殷封:动漫看多了,总觉得夜夙说的有道理,我走了,你们不要想念哥哟

阿一:殷封,你太丢脸,我把你用麻袋套着抗出去怎么样

殷封:阿一,节目组,没有麻袋

阿一:重点不是这个吧

殷封:话说沧琼那别墅怎么走来着

温涵out

温涵:我来当司机好了,阿一,殷哥是不见冰箱不落泪。

阿一out

阿一:舍命陪冰箱

温涵:有志气,走吧

沧琼:

主持人:话说节目还能继续了不,还有谁想out

众人举手:我们去看冰箱吧,人气奖丢给沧琼就好了嘛

于是节目最后沧琼拿到了奖项。

“啪啪啪啪”

沧琼蓦然惊醒。

“琼琼你怎么了”赫青云抚摸着沧琼的小手,他刚给她戴上了结婚的钻戒。众人在下面狼嚎着要看吻戏。

“没,”沧琼回神,木然地摇摇头,“就是有点想回家看看冰箱了。”

“冰箱”赫青云抬手轻轻撩起她的落发,“冰箱再说,先跟我过完蜜月吧”

沧琼瞬间红透了脸颊,心里甜蜜蜜的:“云,我,我我”

三个字没有说出口,忽然,一阵冲天的爆炸声忽然在外面门口响起。

“哈哈哈哈沧琼,我来参加你的婚礼了,我要当伴娘”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