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几个老头轮强的老师

“咚!”

触目惊心的撞击音再次响起,工厂回荡着回音。

金属门的弯曲更加明显,可以清晰地看见门中间凸起的一块。

这样疯狂的一幕让李染几乎第一时间就就想起了那些不只疼痛为何物的怪物,心中一凉。

这一幕显然也超出了云梦泽的想象,他再没有方才的从容,恍惚地念叨道:“怪不得这个工厂里一个人都没有,原来他们都变成了那种东西,原来……”

为什么不是工厂抓来被变成怪物的人,却一定是这里的实验人员?

李染没有问出这个问题,云梦泽必然还知道一些别的东西。

更何况,现在也不是考虑这些东西的时候。

费力地把上半身支撑起来,李染只感觉到每一根骨头都在哀嚎着自己的不幸,腰像灌了一瓶醋一样酸着,时时刻刻都想把他拽回床上。

“咚!”

又是一声巨响,仿佛捶打在李染的心脏上。

乐百荼看到了李染苍白的脸,急忙走到他背后撑住摇摇欲坠的他,两手穿过他的腋下,想要把他拉起来。

李染来不及躲开,痛的发白的脸上渗出冷汗,他可还记得到底是谁拖着他一路狂奔把他弄成现在这种样子。

他认命地闭上眼,记忆中的巨力却没有如期而至,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意外小的拉力。

缓缓睁开眼,回过头,乐百荼憋红了脸,手臂都在颤抖,还是没有把他拖动分毫,正在朝一动不动的云梦泽喊到:“我扶不动他!云大,云梦泽!快过来帮帮我!”

云梦泽迷茫地回过头,正对上两人齐齐看向他的目光,顿时回过神来,面色一正,一把将李染拦腰抱起,像扛米袋一样扛在肩上。

“砰!吼!”

重物倒地声伴随着食肉动物的吼声在身后响起。

李染被云梦泽猛然一扛,原本就疼痛难忍的身体此时如同彻底散架了一般,只能无力地趴在他的肩上,此时听到响声,一抬眼正好看到了倒下的铁门,和上面站着的男人。

血盆大口,额头中弹,瞳孔放大,无神地盯着他,除了黄色工作服换成了白大褂,一切特征都和那些怪物一模一样。

“愣着干嘛?!快跑呀!”李染忘了疼痛,使劲拍着云梦泽的后背,喊道。

“别拍!”云梦泽看起来也很着急,不耐烦地冲背后的李染吼了一句,然后一扯乐百荼的衣服,说道:“跟我来!”

“啊,嗯,好!”乐百荼大概还没有习惯这些“人”,被云梦泽扯了一下才大梦初醒,连声应到。

铁门正对着工厂的大门,而李染三人在大门左侧,虽然看上去离大门更近一些,但是中间隔着不少仪器,人为地增加了距离,就这样傻傻地往大门跑去的话很容易被这些怪物堵个正着。

云梦泽似乎看出了这点,果断放弃了大门,和乐百荼一起转身往工厂更深处跑去。

……

“把他手臂的绷带解开。”

冷冰冰的枪口正对着刘哥,被叫做豹子的士兵面无表情地命令着。

“他都快死了,你居然还要让我把他的绷带解开?!”刘哥没有丝毫畏惧,顶着枪口质问。

“把他手臂上的绷带解开。”豹子加重了语气,眼中看不到任何情绪的波动。

“你们刚刚说要检查,我们已经通过了,现在为什么还要解开绷带,作为军人还不讲信用,你不羞耻么!”刘哥义正言辞地斥责道,心里却捏了把冷汗。

绷带下面是被那些东西咬下的伤口,他们这么执着,难道那些东西真的是丧尸,还有传染性?

“豹子,怎么了?”

一个浑厚的声音响起,豹子古井不波的眼神陡然变了变,话音未落就已转过头,敬了个无比用力的军礼,大声答道:“报告,这两个人不配合检查。”

“哦?”高大的声音一边向这里走来,一边漫不经心地回了一声。

刘哥眉头忽地一皱,顺着声音看去,一下莫名激动起来,脱口而出:“小狗!”

四周的士兵全部神情一变,扣住扳机的手紧了几分,面色不善地盯着欣喜的刘哥。

高大的身影却没有因为这两个字动怒,反而轻咦了一声,步子大了不少,几步就到了刘哥面前。

“小狗,你真的是小狗!你他妈不是……”刘哥放下白医生,像在看幽灵一样看着眼前被他称为小狗的男人。

“老刘,你他妈不是也……原来你就住在江城,你都没告诉我。”

“我他妈还不是以为你还在春城,你怎么也在江城,还有,你怎么还在……”刘哥说到一半,突然想到了什么,打住了最后的提问。

被称为小狗的男人明白他的意思,苦笑了一声,看向他身后的白医生,说道:“这是你朋友?快进来吧,我马上找医生给他治疗。”

说完,偏过头,阴沉着脸,一脚踢到豹子的屁股上,吼道:“豹子!你他妈是不是吃了自己的胆了,快,给我滚去找医生把他接进去,慢一步的话,你等着!”

豹子吓得抖了抖,差点忘了应是,连滚带跑地向一辆卡车飞奔而去。

“谢谢你了,你也别为难他们,小……,呃,”刘哥松了口气,正要和往常一样叫他小名的时候,忽然顿了顿,改口喊到,“润山。”

“老刘,对我还说什么谢谢。”润山说道,没有反对他叫他的本名,“你看,医生来了,你别担心了,外面冷,跟我一起来吧,我还有不少话想跟你说。”

……

又是一股腥臭味,这些东西的牙齿都这么黄的么?

李染颠簸着,无比冷静地看着越来越近的怪物们,生死一线的次数太多了,他甚至有心情吐槽这些丧尸的卫生状况。

“把那堆箱子推下来!”云梦泽也感觉到丧尸的速度在不断提高,突然停下来,一边把身边的一堆箱子退倒,一边冲身旁的乐百荼喊到。

乐百荼闻声,用力将身旁的另一堆箱子往后一推,和云梦泽推倒的箱子倒在一起,堆成一座不算很高的小山。

这些怪物学习程度不及差点要了李染命的那些,似乎还停留在学会跑步的阶段,不偏不倚地撞在这堆箱子上,叠罗汉一样摔倒在地。

李染看到这一幕,想起那铺天盖地向自己飞来的丧尸,不喜反忧,有气无力地拍打着云梦泽的背,焦急地说道:“快一点,这些鬼东西马上就会学会跳,你再不找到出口我们就死定了!”

“闭嘴!我知道!”云梦泽再次不耐烦地冲他吼道,不停歇地向一个方向笔直跑去。

……

军帐篷,满地的尸体不知何时消失一空,刘哥和润山正相对而坐。

“润山,胡润山,你现在收回你刚刚的话,我可以当作什么都没有听见。”刘哥压抑着心中的怒气,将头瞥向一边,不看胡润山。

胡润山苦笑了一声,轻声说道:“老刘,这里没有别人。”

“狗子,我不问你为什么还在当兵,”老刘转过头,语气中难掩失望,“我就想问问你,你刚刚说的那些话,对的起当初我认识的那个狗子么?”

“……老刘,我也想对得起。”

“你说的对得起就是把那些无辜的平民变成外面那些怪物!我老刘自认不是什么善人,但是这样的事,狗子,你做你就不会觉得恶心么?!”

“老刘,你先冷静一下,”胡润山叹了口气,“身为军人,谁会愿意做这种事,可是……”

“可是军令不可违?”老刘忍不住笑了,“狗子,你自己不觉得你自己说这些话很好笑么?”

“……老刘,我也是为你好,这次上头下了死命令,你不配合我,你和你那个发小都会出事。”

“狗子,你在威胁我?”刘哥的眼神变了,声音一点点冷了下来。

“我怎么会威胁我的兄弟,你要相信我,我也不愿意让你动手,可是我的力量根本不足以在上面的压力下护住你们。”

胡润山说得越来越认真和动情,刘哥的脸色却越来越差,听到最后更是毫不留情地冷笑一声。

“胡润山,哈哈哈,好你个胡润山,我真的好奇这几年你都经历了什么,居然都开始骗起我了,骗起你这个出生入死的兄弟,你真他妈有出息!”

“老刘,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

“别假惺惺了,你撒谎的时候就喜欢摸鼻子,我还不了解你么,你真不愿意干的事情,全天下有谁能强迫你?上面?这种危机情况下还让你带了这么多精锐部队,胡润山,你现在就是你说的上面吧。”

胡润山没有反驳,只是不偏不倚地和怒气冲冲的刘哥对视。

……

(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