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两个女的一起玩3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www.wenxue6.com

东海市龙亭区,五年来一直有一个少年蹬着一辆破旧的三轮车摇着铃铛走街串巷。【文学楼】

“赵奶奶,您的报纸刚好十斤,现在报纸四毛五一斤,这是您的四块五,您拿好。”这个少年看上去不过十四五岁的样子,利落的短发清瘦的身材,露在七分裤外的小腿上肌肉鲜明。他笑着递给赵奶奶几个硬币,然后干净利落的把一捆报纸搬上了三轮车。

“天赐啊,大中午的天气太热,我熬了些凉茶,你带在路上喝,要多喝水,别中暑了。”赵奶奶笑着把手里铝质水壶递给了这个叫天赐的少年。

天赐刚想伸手去接,看到了自己黑乎乎的手又不好意思的收了回去。

“赵奶奶,您给我的茶杯里倒一些好了。”天赐说着去下了挂在三轮车上的水杯,拧开了盖子。

“你这孩子啊,总是这么仔细,我可是看着你长大的,难道还会嫌弃你吗。”赵奶奶摸了摸天赐的头,给水杯里蓄满了水。

“赵奶奶,谢谢您的凉茶,我先走啦,刘叔说他那里存了好多的硬纸箱等着我去收呢。”天赐挥挥手,跟赵奶奶道了别,又蹬这三轮车摇着铃铛走远了。

看着天赐清瘦的背影消失在转角,赵奶奶不由得叹息的说道:“唉,多好的孩子啊,怎么就有人能那么狠心的把他扔了呢。”

这个收废品的少年,名叫李天赐,还是婴儿的时候就被人遗弃在靠收废品为生的李三思家门前,李三思是个伤残的退伍军人,家庭条件很差,过了五十也始终没有成家。看到这个小婴儿,觉得是老天可怜自己所以才送来个孩子给老李家传香火,就取名为李天赐,李三思也可以算是老来得子,所以对李天赐也是竭尽所能的培养,不但给他办了户口,还送他去读了书。

李天赐是个很聪明的孩子,七岁开始上小学,到了十岁的时候已经跳级到了五年级,按照班主任的说法,是个可以保送去市重点初中的好苗子,只可惜无情的命运总是不眷顾命运坎坷的人,在十岁那年,李三思被一辆工程车压断了腿,从此只能瘫痪在床上,出行再也离不开轮椅,就这样,虽然只有十岁却异常早熟的李天赐毅然决定放弃学业,照顾李三思的生活。

李三思开始是死活不同意,甚至几度因为不想拖累孩子而寻死,不过在李天赐声泪俱下的哭嚎不想失去唯一的亲人再次成为孤儿的话语中,最终还是放弃了轻生的年头。

收废品的工作已经由李天赐接手快五年了,一个月的收入不多却也够两人的开销,如今已年过六十的李三思已经不可能在蹬着三轮车收废品了,但是倔强的李老头还是执拗的认为自己不能只是躺在床上让儿子伺候,执拗的每天没日没夜的粘着纸盒贴补这家用。

李天赐并不是那种会被现实打倒的人,他总是跟父亲说,我们不可能更差了,咱们家哪怕多一个易拉罐,也都是比过去好了。

李天赐虽然放弃了在校读书的机会,却并没有真正的放弃学业,他白天都在努力的收着废品不敢有一丝懒惰,但是到了晚上,李天赐就会趴在床头继续看着那些自己的老师同学捐赠给自己的书本,李天赐没办法在课堂上听老师讲解知识,老师和同学就把课本里的重点和讲解记成笔记送给自己,每一个月,就会有老师带来试卷让李天赐答卷,遇到错的地方还会给李天赐讲解,就这样,李天赐虽然已经辍学了五年,学业却从没有落下。李天赐知道,读书虽然不能完全改变自己一家的命运,但是不读书,自己未来的出路就会少一条。李天赐在等待,在用一种万无一失的状态等待,等待着成人高考的那一天,李天赐的老师曾经说过,李天赐只要再巩固一年高中知识,就完全有把握考上国内一流的大学。

“喂,大叔,你怎么样?”

天已经暗了,昏暗的路灯拉长了李天赐蹬三轮的影子,李天赐下了车,准备把三轮车推进放废品的小棚子里,却发现塑料瓶堆里躺着一个浑身是血的中年男子

“快逃,快逃。。。。。。”中年男子发出了细不可闻的声音,眼睛想睁却怎么也睁不开。

“想喝水吗?你等一下。”天赐也没听清楚这个男人说了些什么,只是觉得多半是想喝水吧,因为电视剧里面好像都是这个套路的。

最h#新章》节!n上酷匠网。

“大叔,你喝吧。”天赐把水杯从三轮车上解了下来,晃了晃,里面还有点没喝完的凉茶,于是扶起男子,把凉茶喂了进去。

岂料男子本来还只是昏迷,在喝了凉茶之后,身体突然开始剧烈抖动,“噗”的一下,一口鲜血从嘴里喷了出来。

“什么情况,怎么还吐血了。”天赐看着自己身上的血,顿时慌了手脚。

“天赐,回来啦,怎么还不进屋啊?”棚子外传来父亲李三思的声音,原来李三思听到了天赐进门的声音,却迟迟不见天赐进屋,所以推着轮椅出外查看。

“天赐?这人,这人是谁?”来到棚子的李三思看到衣服上血迹斑斑的李天赐和躺在地上的中年男人,赶忙问道。

“爸,我也不知道这人是谁,我看他晕倒了,就给他喝了口水,然后他就吐血了。”天赐的脸上满是慌张和不知所措。

“别慌,天赐,你去把王爷叫来先给他看看,他多半是受了内伤,所以才会吐血的,你别怕,这事儿不是你的错。”李三思毕竟曾经是个军人,遇到了事情要比普通人镇定的多。

“嗯,爸,我马上去找王爷。”李天赐赶忙站起身跑出了自己院子。

王爷,本名王镜悬,祖上几代人都是土郎中。到了王爷这一代,父母不想王镜悬在当个游方郎中,就给儿子起了个名字叫王镜悬,意思是明镜高悬,做个官儿。可是怎奈何王镜悬有这么个名字没这么个命,考了好几次的公务员都考不上,最后在胡同里开了个中医小诊所,平时街坊四邻有个头疼脑热肾虚盗汗跌打损伤的,都去王爷那里抓几副药,还别说。王镜悬的手艺比起自己的老父亲也算是青出于蓝胜于蓝,基本能算是药到病除,于是就有人给王镜悬起了绰号叫王爷,意思是阎王爷在这里勾魂的小鬼儿来了也得给三分面子,当然了,要是大病,也没人会找王镜悬看,大医院都不一定看的好的病,也不能太为难民间高手不是。

“天赐,你慢点,你爸的是风湿神经痛,我扎几针就好了,不差这么几下子功夫,王爷我都六十五了,你想累死我呀。”李三思听到门外王镜悬的声音,又摸了摸中年男子的鼻息,发现呼吸还是比较平稳的,也是暗自松了口气。

“呼呼,老李,你这不是没事儿嘛,让天赐这么急刺白咧的叫我过来干嘛啊。”进了门的王爷看到李三思面色如常,也不像是腿疾发作的样子。

“王爷啊,我这个腿吃了你的药,好很多了,这次急忙叫你来,是让你瞧瞧地上的这个人。”李三思笑着倒退了下轮椅,指了指地上的中年男子。

“哦,我说天赐的衣服上怎么有血呢,还以为你出事儿呢,感情家里进来坏人了,老李,你这身手不错啊,这么壮个汉子,都被你打吐血了。”王爷说这话就向中年男子走了过去。

“你个老东西,少调侃我,我现在这样子哪里还有这个手段,你当是我们年轻的时候啊。”李三思和王镜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所以说起话来也是没什么顾忌。

“哈哈,那看人家小说里的陆乘风,腿没了还不是一样是武林高手。”王爷跟李三思打着嘴炮,手上确是没有闲着,三两下脱掉了男子的衣裤,然后在男子浑身都仔细的按了按,又看了看血的颜色,最后搭了搭脉。

“没什么大事儿,就是胃受了伤,五脏都有点移位,肋骨断了七根,天赐,他之前没事儿,后来你给他喝了水他才吐血的吧。”王爷拿起天赐递过来的毛巾踩了踩手。

“嗯,王爷爷,我给他喝了口水,然后他就吐血了。”天赐点点头。

“胃如果受了伤,一喝水就会咳血吐血的,人体最是玄妙,一旦受损,一定不要随意的胡来,哪怕是喂水这样的事情,也要让专业医生来做。这人身上多处骨折,内脏也有受损,胃部最为严重,不过总的来说没什么大事儿,等会把他放平,我先给他把肋骨复位,回去开几副药,吃了先看看效果吧。”

“老李,要不要先报警吧,刚才你不在胡同不知道,有两伙流氓为了个女的在胡同里打群架,看他身上的伤,多半是那些流氓中的一个。”

王爷看着这个男子身上新伤旧伤很多,一身的腱子肉一看就是个练家子,不免有些担心,普通的流氓斗殴倒是无所谓,如果这人身上背着大案,那老李一家难免要担点责任

“算了,等他醒了再说吧,见面都是缘分,等他醒了在报警也不迟。”李三思其实并没有什么法制概念,他只是觉得如果这个男人是个混混,也许这次受够皮肉之苦后会改过自新,如果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也就不必太追究了。

相逢就是缘分,反正现在这人也不过是一滩烂泥,想要能活动没个一两个月是想都不要想,所以李天赐和王爷就把他放在木板上抬进了屋

这只是个十平米不到的小毛胚房,墙上贴着报纸,放这本挂历,以面前上贴满了李天赐读小学时得到的奖状,所有的家具除了一些纸箱和塑料瓶就只有两张床一个放衣服的大箱子,大箱子上还放着李天赐要读的书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