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书记吃哺乳期女人小说

.938xs.

纪怀希察觉尸魂大军的弱点,动用了本源神雷,激发白色光珠的能量,将神雷释放出体外。www.wenxue6.com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顿时走廊里雷光呼啸,不断蔓延,一下子覆盖了数十米方圆。

那些尸魂大军数量太多,全都凑在纪怀希身边,当它们发现纪怀希释放出神雷时已经来不及躲避,一个个被雷光缠绕,嚎叫不止。

滋啦!

一只尸魂被雷光卷,浑身颤抖不止,身的邪气跟雷光缠斗在一起,冒出缕缕青烟,邪气不断溃散。

不一会儿,这只尸魂的体表邪气消散,眼的绿光也褪去,露出了清圣的光辉,双目不再无神。

它的体表破烂的盔甲也渐渐变形,恢复成龙血战甲,气息不断提升,直逼驭魂师巅峰,向全盛状态迈步。

“队长,大家……这是怎么了?”

恢复之后的龙宫战士看着周围邪气满身的同伴和尸魂将军,喃喃自语道,不明白这些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他才刚刚苏醒,脑子里还是迷糊的,连做最基本的动作都难,只能站在原地出神。

纪怀希看到这个情景,心里明了,这些尸魂大军原先应该是守护龙宫的卫士,不知道何时竟然邪化了,成了现在这样。

他不禁猜想到,难不成当初龙神飞升之后还发生了什么事情,龙宫内部出了大乱子,才使得潜龙飞渊内部变成这样。

随着纪怀希持续释放出神雷本源,越来越多的龙宫战士开始恢复,一时间走廊里清光大作,圣气遍布。

啊!

然而走廊里反而变得更混乱了,很快传出惨叫声,一些还没恢复的尸魂开始对已经恢复但不能动作的同伴出手了,被攻击的人瞬间毙命。

更危险的是,那些尸魂将军已经堪灵师,跟纪怀希的修为只见隔着天堑,即便纪怀希催动神雷,对它们的影响也有限,无法使它们恢复,反而让它们变得更疯狂了。

这些尸魂将军早已没有任何情感,出手不留情,不一会儿便杀掉许多往日的同伴,使得走廊里惨叫连连。

“快走,不要管我们。”跟纪怀希站得最近的龙宫战士惨笑着,对纪怀希说道。

他们这些恢复过来的人都没有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会惨死在自己同伴的手下。

“那你们怎么办?”

纪怀希不敢再催动神雷,当他知道这些尸魂本体是什么之后,显得很犹豫,一旦他将这些龙宫战士恢复,他们便会面临着同伴的攻击,而且毫无还手之力,这该如何是好?

“走!找到定元钢,龙姬会告诉你一切!”这名战士高吼着,催促纪怀希快走,他的话音刚落,被一名“同伴”拦腰砍成两段,瞬间毙命。

纪怀希不忍心看下去了,这得有多么残忍,只要将他们恢复,他们会面临着昔日同伴的屠刀,世没有这更痛苦的事情。

他不敢再催动神雷本源的力量,害怕龙宫战士恢复得越多,死掉的人越多,走廊变成了炼狱,根本来不及阻止。

“找到龙姬才能救我们!”又一名龙宫战士高吼道,他看到纪怀希还想救人,连忙出声阻止,“不要辜负我们!”

这名龙宫战士故意动用了音波的力量,将周围的尸魂大军全部引了过去,让开了一条供纪怀希逃离的通道,而他自己则被昔日的同伴们瞬间砍成肉酱。

剩下的龙宫战士一个个朝纪怀希投来坚毅的眼神,让他离开。

到了现在,纪怀希哪里还不明白,这些龙宫战士他一个也救不下了,唯有赶紧离开这里,找到办法将他们全部恢复,这才能救下他们。

“我们走。”纪怀希对空盘旋的小龙吼道,让它跟自己一起走。

走廊里现在混乱无,尸魂大军纷纷向恢复过来的同伴挥刀,连那些尸魂将军也加入了屠杀的行列,他们刚好可以趁机穿过光幕,逃离这里。

哼哧!

小龙露出不屑的神情,它刚才是意外之下救下这个“恶人”,哪里会跟他一起走,巴不得这个“恶人”这样死在这里。

它对纪怀希凶狠地挥舞了一下小爪,掉头跑,这个地方太可怕,它也不敢待在这里太久。

“这条死龙……”纪怀希心底暗骂,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这么被人,不对,是被龙嫌弃。

他也不敢在此久留,趁着那些苏醒过来的龙宫战士为拖住敌人,一冲而过,穿过了走廊尽头的光幕。

这道光幕之后又是一片白茫茫的空间,纪怀希能清楚地感受到,自己似乎又被传送到了别的地方。

嗯?!

刚迈出白芒的纪怀希突然浑身一紧,他本提防着走出白芒之后可能遇到的危险,结果刚离开那片空间他便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

一道剑影从纪怀希的脖子前划过,快似闪电,动若惊雷,还好纪怀希早有防备,身子向后一倾,躲过了绝杀一击。

纪怀希的大腿本受了重创,如此大的动作又让他伤加伤,顿时跌坐在地。

脖子突现的一股温热让纪怀希明白,他刚才虽然已经躲得很快,但他还是受创了,对方的剑太快!

啪啪啪!

伴随着清脆的鼓掌声,一道透明的人影在纪怀希身前现形,正是那天在竹林里偷袭纪怀希的人!

“有进步,这次竟能躲开我这一击。”来人玩味地笑着,根本不把纪怀希看在眼里,“可惜,你已经受了重伤,今天还是难逃法。”

这是一个灵师!

纪怀希瞳孔急剧收缩,察觉了对方的修为,这个人跟其他的人不同,浑身透露着浓烈的灵力波动,跟当初追杀他的帝灭身的气息相仿。

“你是谁,为什么要抓我?”纪怀希苦笑道,一边询问对方一边抓紧恢复自己的伤势。

面对一个灵师,他毫无胜算,但他身还有白玉小剑和废剑这样的大杀器,若是他的伤势恢复,说不定还有逃脱的机会。

“你知道一个杀手最忌讳的是什么么?”来人不但没有回答纪怀希的问题,反而反问道。

“是什么?”纪怀希下意识地应道,却很快想到了什么,面色大变,危机临身。

“最忌讳的是——废话太多!”

来人轻笑道,迅速出手,银白的剑影刺向纪怀希的心口,这一剑下去,必然将纪怀希废掉。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