堵住不准流出来太烫H

此为防盗章, 作者码字很不容易, 请支持正版  之前夫妻两个都上班的时候,早上吃完饭把女儿送去爷爷奶奶那里, 下班之后接回来都差不多天黑了,他们只能给田田洗洗澡, 讲讲故事说说话, 小姑娘就困得开始脑袋一歪一歪的了。

就算是周末能全天陪着田田, 夫妻两个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处理,还要给田田教东西, 洗衣服收拾房子, 去应酬去社交, 和女儿相处的时间比较碎片,所以在此之前, 田新梅还没有发现, 自家孩子的小毛病这么多。

田新梅喜静, 不爱说话很少外出串门,喜欢把家里收拾的干干净净的, 做好一桌子饭菜,她也很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胸无大志, 生活简简单单的就很满足, 闲下来也不去看电视听音乐, 回床上躺着睡觉多好。

这种比老人家还要无聊的生活, 曲昱田先坐不住了。

快到四岁的孩子, 正是模仿能力特别强的时候,别看平时乖乖软软的,一学起别人来,立刻就变得不一样了。

田新梅正在拆沙发上的靠垫,想趁着外面阳光好,去把垫子洗干净,就听到外面有人在吵架,声音未免太大,她想着女儿还在院子里玩,就皱着眉头起身出去看看,是怎么一回事。

结果,出去之后,声音就没有了,她走出院子也没有找到人影,等回到屋子里之后,没多久,声音又起来了。

仔细听听,田新梅发现不对劲了,刚才只觉得声音又急有利,语气像是谩骂,现在一听,这音调未免太稚嫩了,不就正是女儿的声音吗?

猛地跑出屋子,把正在学话的曲昱田抓了个正着,田新梅让女儿过来,表情很严肃,“田田,你刚才在说什么?”

曲昱田没看出来妈妈压抑的怒火,惟妙惟肖的把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

好吧,田新梅这次听清楚了,是孙家的婆婆在骂儿媳妇,一半的脏话一半的狠话,还牵扯了一些私密话,简直不堪入耳,听的田新梅都觉得眼前发晕。

而且,不知道曲昱田是在哪里听到的,连语气都模仿的很像,学了一遍之后,还得意的在晃小腿。

自家女儿,怎么会听到别人的墙角?

田新梅深吸一口气,耐着性子蹲下来和田田解释,学别人的话是不对的,这些东西不能再说了,可是,小姑娘根本没有体会这话的严重性,满不在乎的用小手推开妈妈的脸,乐颠乐颠的准备跑出去玩,还转头做了一个鬼脸,和田新梅吐舌头,还很不满,“人家都夸我学的像呢!”

然后,没跑两步,就被田新梅拽住了。

一是学别人的私密话,二是学别人的骂人话,而且,听田田这么说,她还不止给自己‘表演’过?活了二十多年,从没有说过别人坏话的田新梅气的脸都红了,准备把女儿抱回屋子里,好好教育一下。

结果,小姑娘拧着头,使劲挣脱妈妈的手,眼泪都在打转转。

曲昱田根本不明白,为什么在别的大人那里,能得到夸奖的事情,为什么会换来妈妈这么凶的表情,而且,这个时候把自己抱回屋子里,小姑娘本能的就觉得不妙,当然是逃跑为上,她要去找爷爷奶奶,等到了奶奶家,妈妈就不敢凶自己了。

一个想留人,一个想逃跑,母女俩个都不撒手,对着犟,结果就是,等曲鹤清下班回来,妻子和女儿都哭着向他跑过来。

然后,告状。

女儿抱在手臂之上,妻子搂到怀里,等曲鹤清努力从哭腔之中辨别出问题的时候,又无奈又好笑。

看到爸爸在身边,曲昱田贼胆不小,伸出小爪子,揪了一把妈妈脸上的肉,抱着爸爸脖子的时候,就像个找到靠山的小土匪。

田新梅不甘示弱,伸手戳了一把曲昱田的屁股肉,眼神直接怼回去,咋的咋的,这是你靠山,就不是我靠山了?

看着妻子和女儿能在自己面前挠起来,曲鹤清就把两个人分开,妻子留到卧室,女儿带去客厅,一个一个讲道理。

没有妈妈在身边,曲昱田坐在爸爸面前,挺直了腰,还带着点紧张,在她眼里,家里三个人,爸爸是要管自己和妈妈的,所以,她在这种要挨训的时候,都有点怵。

曲鹤清坐在女儿对面,让曲昱田把脸上的眼泪擦一擦,重新说一遍今天发生了什么。

到这个时候,曲昱田已经有点明白,是自己今天学的那些话有问题,可是在妈妈面前,她嘴硬不承认,一直和田新梅怼到曲鹤清下班,现在自己坐在爸爸面前,小姑娘就有些怕了,态度也软了很多,说起自己今天学别人说话的时候,明显心虚了很多,支支吾吾的,试图跳过这一段。

实际上,妻子在他回来的时候,就已经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只不过,等女儿再说一遍的时候,曲鹤清在几分怒气的同时,也有些诧异。

气的是,他们夫妻没有教育好田田,让不懂是非对错的小姑娘,学了不好的东西还不自知,惊的是,小姑娘还不满四岁,这个模仿的能力是不是有点过强了?

而且,曲鹤清注意到,女儿的转述能力很好,说了两遍的话,能一字不差。

小孩子说话是没有什么逻辑性的,很容易前言不搭后语,让家长弄不明白,但曲鹤清注意到,女儿在转述一段话的时候,不管说了几遍,都不会错词。

这就不只是表达能力的问题了,曲鹤清发现,女儿的记忆力,是不是很好?

把这个问题暂时先放一放,他要解决的首要任务是,告诉田田,听别人的话再来模仿搬弄的行为,是错的,不能做的,有些脏话粗话也是不能学的。

“知道那是脏话,不应该学的话吗?”

“知道了。”顶着‘做错’ debuff的小姑娘被教训之后,红着眼眶,可怜巴巴的问爸爸,“可是,为什么大人能说,小孩子不能说?”

好吧,又来一个为什么。

曲鹤清让女儿过来,把她抱在腿上,看着小家伙的眼睛,“田田,你听过爸爸妈妈说这些话吗?在家里,我们会把别人家的话再学回来吗?”

“不、不会。”被爸爸抱着,曲昱田就知道,爸爸现在不生气了,像个橡皮糖一样挨着爸爸,小姑娘还是委屈的瘪嘴,看样子,应该是知道自己错了,但还是有些不服气,面子抹不开。

把女儿哭乱的头发别到耳朵后面,曲鹤清认真的和田田讲道理,“小孩子会犯错,大人也会犯错,有错误就要改正对不对?”

曲田田点头。

“你错了,爸爸妈妈和你说,这个地方要改,别的大人或是小孩子错了,他们的爸爸妈妈也会和他们说的。”

“那,万一他们的爸爸妈妈不说呢?”

“不说,就是他们爸爸妈妈的不对了,你想要当一个有坏习惯,爸爸妈妈不管你的孩子吗?”

曲田田拼命摇头,她不要爸爸妈妈不理她。

“所以,没事的,有错误爸爸妈妈和你说,我们改掉就好了,小的时候,我们也是这么被爷爷奶奶说的。”

看女儿情绪稳定下来了,曲鹤清就放女儿下来,让她把妈妈喊过来,既然说要双方都教育一下,他在田田面前,就不能说话不算事,顺便,还能和妻子聊一下,女儿记忆力的事情。

曲田田一听爸爸要喊妈妈,以为妈妈也要被爸爸教育了,立刻乐颠乐颠去卧室喊妈妈,“梅梅,爸爸喊你~”

田新梅正在卧室整理丈夫的衣服,听到女儿幸灾乐祸的声音,起身去客厅的时候,轻轻的拽了一下女儿的小辫子泄愤。

小混蛋,就知道看热闹。

嘻嘻,曲田田也不生气,捂着小辫子目送妈妈去客厅,自己和妈妈都挨训了,等一会儿才能互相道歉。

曲家有规定,爸爸训人的时候,旁边不能留人看热闹,所以,曲田田留在卧室,玩床上放的胖玩偶,等着过一会儿,在爸爸面前和妈妈说对不起,没关系。

当然,小姑娘不知道,客厅里根本没有训人,曲鹤清倒了两杯茶,和妻子边喝水边说自己刚才怎么和田田说的,夫妻两个对一下词,免得以后教孩子出现相反矛盾的话,然后,提到了曲田田的记忆力。

“新梅,田田的记忆力好像特别好,等会儿吃饭的时候,我们试一试她?”

“好啊!怎么试?”

曲鹤清:“……”这跃跃欲试的语气,是要闹哪样?

曲昱田:“(⊙v⊙)”

教育孩子也讲究一个氛围,田新梅一拆台,曲昱田就从竖着耳朵挨训,变成笑嘻嘻的挤过来,歪着脑袋抓着爸爸的手腕卖乖,左黏糊右哼唧的,成功让曲鹤清忘词,好吧,批评教育暂时失败。(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