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点啊好大好软奶好涨

“咚咚咚”

林墨敲响了何老爷子的书房。

“进来。”

一个底气十足的声音传来,林墨扭开把手推门而入。

“何总, 您找我?”

“坐。”

何老爷子指了指对面的椅子。

“林墨, 我找你来有两件事。先说第一件, 那副画的来路找到了么?”

何老爷子语气严肃,听不出什么来。

“何总, 画的事,我想可能是何书雅。”

“为什么?”

“直觉。”

“直觉?林墨,你没说笑吧?”

何老爷子语气里透着明显的不满。

林墨沉默了一会儿,深吸一口气, 说道:

“何总,我觉得现在追究是谁寄的画,似乎并不重要了。因为不论是不是何书雅,对方的目的都是向何家发出警告, 而这种警告就像是一种宣战。”

林墨说完看向何老爷子。

何老爷子盯着林墨,

“继续说。”

“现在有人发出了战帖, 不论我们是否愿意都要迎战, 因为主动权不在我们手上。而且,对方这个时候开始,显然也是经过充分的准备。因此,我们眼下似乎更应该关注重点以便应对接下去的突发情况。”

“哦?那你觉得这个重点是什么?”

林墨摇摇头,

“重点恐怕只有您知道。这件事直指何家内部,对方显然对何家的情况, 尤其是过去的, ”

林墨抬眼看了何老爷子一眼,

“尤其是不为外人所知的一些事情,对方似乎相当了解。”

“何家人丁虽说不算兴旺,但了解当年事情的也不在少数。若连着佣人在内和那些来来去去的,也是不少。”

何老爷子淡淡的说道。

“何总,对我来说,这个任务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因为我不知道何家的历史,也没有人跟我讲发生过什么,当然我也理解,那些事也不可能讲给别人听。”

林墨说的是实话。这个任务不是不接,是根本接不了。这也变相的说明了对方的目的,就是让何家人自己来处理。因此,何老爷子没必要非得难为林墨,毕竟林墨是个外人。如果现在介入此事太多,那何老爷子得有多信任她!

林墨是个有自知之明的人,所以她干脆把事情摊开说。

何老爷子把玩着手中的一个手串,不知是什么木的。他沉思片刻,说道:

“何家下一代的几个人,你都见过了。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所以选来选去,只有小桃适合。我想如果换作是你,也会这么想。对吧?”

林墨面无表情,但是心里却远没有表现出的那么平静。何老爷子这话里两层意思,一是选来选去只能是桃子处理这事,所以,林墨肯定也得跟这淌水。另一方面则是林墨担心的,何老爷子为何敢如此肯定林墨一定会介入跟桃子有关的事!

林墨不说话,何老爷子也不急。林墨一时拿不准何老爷子的意思,但是她明白,这时候要稳住,不能先开口!

两人就这样静默了一会儿,倒是何老爷子先开口了。

“你对手串有研究么?”

林墨摇摇头,

“没有,这个还真不懂。”

“不懂不要紧,慢慢学。”

说完,何老爷子将手串推到林墨跟前,继续道:

“野生海黄‘十木九空’,能找到无裂无补,整齐划一的对眼十分不易。这串珠子让我想到了你,所以当是我送你的一份小礼物。”

林墨盯着眼前的这串海黄木手串,虽说不懂,但是粒粒看得出精致,何老爷子手上自然都是好东西。只是,拿人手短,这一礼物,收下了便是应下了何老爷子的要求了。可是,不拿行么?没得选!

林墨伸手拿起手串,

“谢谢何总厚抬!”

何老爷子笑眯眯的,但是林墨却背后发凉。

“画是何人所送,我是无法查明,也觉得意义不大。但是画里的信息,是值得琢磨的。但是,”

林墨看了何老爷子一眼,清了清嗓子,说道:

“何总,有句话我还是挑明了说吧。我不止一次表达意见,觉得该把注意力放在送画人想要提醒我们的事情上,但是,您显然不这么觉得。”

林墨这话说的有些没底气,毕竟她也不确定何老爷子接下去会不会把她轰出去,但是,两人踢足球已经踢了太久了,对方还送出一份不小的礼,自己也只能赌一把了。

“那你觉得我是怎么想的?”

何老爷子抬眼问道。

林墨顿了顿,说:

“我大胆的猜测一下,何总您,”

何老爷子忽然摆摆手,道:

“你就叫我老爷子吧!我听说背后你也没少这么叫我。”

林墨表情一滞,桃子出卖我!

林墨尴尬的笑笑。何老爷子倒是不甚在意,

“继续说。”

“呃,我猜测,何,老爷子您,早就知道画里的意思了,所以您才关注是谁送来的画。”

何老爷子笑了,

林墨一看,自己果然猜中了。那事情不就是很明显了么,对方送画是警示和宣战,既然知道了,又何必在意是谁送呢!

何老爷子顿了一下,开口道:

“其实,对方的意思,除了你说的那些之外,还有一点,你没想到。”

“是什么?”

“对方在拖延时间,混淆视听。”

“恩?”

林墨有些不明白。

“就像你说的,何家内部的事情,没人比我更清楚了。画也直接送到我这儿来,显然目标就是我。但是,我又不会自己去调查,何家下一辈中,只有小桃适合,就是说,如果让小桃去调查,那么前提是我要把事情告诉她。对吧?你的话里一直在强调,说你是外人,不可能了解何家内部的事。对方也会这么想。就是说,我告诉了小桃,相当于将过去的事情翻出来,而原本应该随时间过去的痛苦不仅要再疼一次,而且还要转嫁到小桃身上,让她接着痛苦。”

林墨听完才恍然大悟!对啊!自己压根没想到这一层!

“所以,我没选择小桃,而选择由你来调查这件事。”

林墨此时开始尊敬自己对面的这位老人了,他是在尽力的保护自己的孙女不受伤害。而这样一来,就有可能将何家一直隐埋的事情告诉给一个毫不相干的外人。

“林墨,我选择你,不是因为你不是何家人所以把你推到前面去,而是不得已。”

林墨的眼神透着疑惑。

“你以为,这个局,你是置身事外么?”

“老爷子,您的意思是?”

“对方怕是早已把各种可能性都想到了。”

林墨顿时浑身起了层鸡皮疙瘩。

“怎么会把我也算在内呢?”

何老爷子看着林墨,半晌,摇摇头。

“所以我希望你能查清楚,画到底是何人送来的。”

林墨皱紧了眉头,陷入了沉思中。

“如果不是何书雅,谁还可能干这个事?”

何老爷子忽然问。

林墨心里一顿,何老爷子这话是什么意思?他在怀疑谁?

何老爷子喝了口水,继续道:

“这个假设你回去想想。另外,最近的事情有点多,应付的来么?”

“还好。”

“看样子抗压能力还不错。”

“您是想提醒我,还有更多的压力在后头是么?”

何老爷子忽然笑了出来,

“我就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

“我想请教一个问题。”

“说。”

“您觉得,此时,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林墨抬头,认真的问道。

何老爷子想了想,然后边笑边摇头,

“你这是变相的再向我打探消息?”

“被您一眼就看穿了,其实是请教。”

“我觉得最重要的事,就是按时吃饭睡觉,”

“不过,林墨,我要提醒你一件事,”

何老爷子继续说道,

“这局很大,牵扯的人很多,不要掉以轻心。对方把我们摸得很透,这就像在下棋,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这一战,我们都输不起。”

林墨看着何老爷子,这一次,她清楚的看出何老爷子是认真的了。

林墨点点头,

“您放心吧,我会想办法搞清楚这件事的。”

“需要什么帮助直接跟我说。”

“好。您刚才说找我来有两件事,第二件事是?”

何老爷子看看她,

“我需要你去一个地方见一个人。”

“谁?”

“去卢森堡,见失踪的项部长。”

林墨瞪大了眼睛。

“不要跟任何人说,包括小桃。”

“我去了之后具体做什么?”

“把设计图纸带回来。”

下了班,桃子接到爷爷的电话回老宅。她是知道林墨也在的,于是在回老宅的路上,桃子有了一种想要快点到家的感觉,因为家里有爷爷,有林姨,还有她。

林墨想要帮林姨打打下手,但是被推出了厨房,理由是厨房里人手够了。林墨只好坐在大厅里看电视,时不时的看看时间,桃子怎么还没到。 林墨打算给桃子打电话问问,她想快点见到桃子。琢磨了一下,林墨拿起手机。

“喂?”

“何总,到哪了?”

桃子一听称呼,估摸着是爷爷在旁边,便一本正经的答道:

“在路上,刚才路过清苑斋买了点东西给爷爷。”

“哦。”

“……”

话筒里没了声音,桃子也不确定对方什么情况,不好多问。半晌,林墨压低了声音,说:

“没有我的份么?”

桃子听完强忍住笑,她清清嗓子,

“爷爷刚才说了,今天留你在那吃饭,一会儿多吃点,别拘束。”

切!官腔!

林墨知道车上有司机,所以桃子说的隐晦。好吧,既然快到了,那就一会儿见面再说吧。

挂了电话,何老爷子正好走下楼,林墨起身迎过去,何老爷子笑着摆摆手,

“我身子骨硬实着呢,没事。”

林墨也笑了,

“那是,等我们到了您这个岁数,恐怕身体早就不行了。”

“你们现在的年轻人啊,一个个的成天在外面吃那些不健康的东西,还少运动。有的去那个健身房,我就不建议,尤其你们女孩子,健身房那种地方的强度太大,而且它的功能也不适合你们上班族。最好的就是咱们老祖宗留下的东西,这个八段锦,最适合中国人!我跟小桃他们说了好多回,人家根本不听我的!”

何老爷子一边摇头一边坐下来。

林墨笑呵呵的跟着坐在了一边,没接话。

两人又叙了叙家常,这时,桃子回来了。

桃子一进门,就听到爷爷爽朗的笑声。

“再说什么?这么高兴?”

桃子一边问一边坐到爷爷身边,然后抛了个媚眼给林墨,看的林墨心里一窒。(www.wenxue6.com)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