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个没有人的地方搞同桌

w23sw.net.*wenxue6.com“麦克斯现在是我们的了!”关上门,曲容紧紧捏着那两页合同,激动之情溢于言表,“我们马上去,马上——”

伊莱双手按住曲容的肩膀,眼神专注:“我们马上就去麦克斯,马上。但是答应我,不要这么激动好吗?你的手都在抖。”沙沙的纸张摩擦声格外明显。

曲容使劲摇头,压低声音道:“我当然激动!你知道麦克斯星球是什么吗?它很可能就是我们一直在寻找的母虫!”

伊莱瞬间一悚:“什么!”

曲容打开光脑让伊莱看资料:“这是科尔家族给宝石珍珠之类的东西涂抹的那层β物质,具有极强的生物活性,可是人类皮肤接触到之后,却会有腐蚀性,这种物质的分析数据,和母虫的体表液体分明是一样的!99%你懂吗!这就是母虫啊!”

伊莱虽然是个学霸可惜对生物这块并无研究,只好不耻下问:“从现有资料看,科尔家族也是新发现这颗星球,但是他们已经在麦克斯星球上开发了近一年,麦克斯地表上各种地形齐全,还有一些小型动植物,那种β物质也是从地下百米深处提取的,从其他特征来看,它是一颗新形成的星球呀。”

“而且,”伊莱犹豫了下,“麦克斯的体积并不算小,它差不多290亿立方千米,把萨特木星球大两倍。”

这么大的一颗星球,竟然是一只虫子?伊莱显然觉得非常不可思议。

紧张的感觉稍稍消退,曲容深深地看了伊莱一眼,奇怪道:“母虫就是很大呀,它可以不断增长,不断繁殖,遇到什么吃什么,如果吃不下,就自己繁衍,生出无数的虫族,这些虫族吃饱喝足了就在母虫上待着,跟着母虫一起飘荡,走到哪儿算哪儿。要是母虫哪天吃不上东西了,它们就把自己喂给母虫。”

“现在的麦克斯星球,很可能是母虫陷入了沉眠,或者是遭受了什么重创,很多年一直没缓过来,导致它的体表发生了变化,要是再过几年,地表层加厚,说不定会被当成一颗宜居星球呢。”

“趁着麦克斯现在还是个无人星,我们赶紧去毁了它吧!”

伊莱犹豫了一瞬,轻声道:“好。”

虫族是曲容曾经二十几年的阴影,让他跨越八千年的距离都不敢忘却一丝一毫,有点机会就要抓住,恨不得让这个臭名昭著的种族彻底灭绝,短暂的几次噩梦都是跟虫族有关。如今一颗似乎可能是母虫的星球摆在眼前……

如果他轻轻放过,曲容一定会很难过很焦躁吧。

况且是他个人私有的无人星,毁了又如何?

这种让曲容做梦都忘不掉的阴影星球,就应该炸得渣都不剩!

“绝对不行!”

博格先生拍案而起,把实木桌面砸得啪啪响,拳头红了都没有发觉,仍在慷慨陈词:“绝对不能炸!假定麦克斯星球就是母虫,那么从β物质上来看,这只母虫显然还没有死,如果去轰炸它,在重伤之下它肯定会醒啊!你怎么能保证它逃不脱?万一它醒来了呢?你能打得过母虫吗?哼!无知!愚蠢!”

曲容自进入研究所之后就如鱼得水,博格先生更是对他青眼有加,这还是第一次骂他无知来着……

挠挠头,曲容颇觉无奈,炸掉一颗星球不是件小事,从来没操作过这种事情的他只能寻求外援,没想到博格先生在毁掉麦克斯星球上面非常赞同,但是对怎么毁掉起了争执,坚持不能炸掉,要求黑洞处理。

和炸掉相比,自然是把母虫推进黑洞让它碎成渣渣更加高级一些,可是……

“我还是觉得可以再利用一下!”柯林先生推了推鼻子上的眼镜,语调平稳态度坚决,“凭借现在的技术,我们完全可以大规模一次榨取母虫的活性物质,这是造福全星际的大事。我有理由相信,这种物质在细胞再生和器官制造方面会带来意想不到的效果!”

柯林先生比博格先生年轻将近三十岁,但也是军部研究所的老人,由他主导的几个项目在帝国都很出名,因此说话很有分量,从双方拿出的简短方案来看,显然是柯林先生的更为稳妥,也更能发挥麦克斯星球的价值。

“你就是喜欢拖拖拉拉1”博格先生强烈反对,恨不得把桌子砸出一个洞来,“拖拉能带来什么?!只能带来母虫苏醒危害人类的后果!”

柯林先生推推眼镜,镜片反射出刀锋般的锐光:“如果麦克斯不是母虫呢?”

博格先生只好再次砸桌:“它肯定是!即使不是,这也是曲容的私人星球,他想怎么毁掉就怎么毁掉!”

曲容:……

柯林先生冷冷一笑:“涉及到全星际人民安危了还提什么私人?根据联盟帝国法令,这种情况下政府有权征用,后期赔偿物权主人两倍损失即可。你确定要让研究院和国会的人插一扛子?”

博格先生再次锤桌,这次力度轻了很多:“既然这样,我们可以共同商讨一个答案,不能草率行事。”目光炯炯地盯着柯林,“你不能提前动手,我也不提前动手,怎么样?!”

“当然不会!”柯林先生高傲地哼了一声:“你忘了每次先动手的人都是你吗?”

说完不等博格先生砸桌,昂着头大步走掉,只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

军部研究所人才济济,打头阵的博格先生和柯林先生更是其中翘楚,不到一小时就拿出了具体方案,虽然简略了些,到底比直接争论来得有效。

二人互相看过对方的意见后,柯林先生率先提议:“一颗无人星,有罕见的β物质,怀疑它是母虫,但没有苏醒的迹象,我们何不去实地考察一番再做决定?”毕竟让他赞同博格的意见是绝不可能的!

博格先生也有此意,立刻道:“既然这样,带上仪器我们立即出发!”

柯林先生再次推了推眼镜:“万一母虫苏醒了怎么办?”

握草……博格先生整个人都不好了:“你是想找茬吗?!”

“当然不是。”柯林先生冷静地道,“只是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而已,你也不会同意的对不对,曲容?”

曲容点头:“对!我舍不得两位老师这样冒险,还是多带点武器之类的过去吧,还可以申请下军部的武装人员,这样更有保障。博格先生您看呢?”

柯林先生得意地扫了博格一眼,后者最终不甘不愿地答应下来,飞快写了个申请,并让曲容跟着柯林一起去收拾东西。

“加快速度,有些人虽然年轻,做事却慢得像个蜗牛啊!”

意料之外的,申请被驳回了。

博格先生冲到指挥室愤怒咆哮:“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这么重要的事情为什么驳回!你是觉得老子配不上五十个武装战士还是怎的?!啊!告诉我!”

指挥官擦擦脑门上的唾沫星子,无奈道:“你消消火啊老伙计,你和柯林是一同出发的成员,他填写的是三天后出发,要求提供的东西也更多,你为什么要求今天出发?你们俩连时间都不一致,怎么可能通过啊!”

“啥?”博格先生愣了愣,忽然感觉不对,“可是柯林早上告诉我他要准备先出发,去星际港等我带队过去……”

博格先生越说声音越小,脸色也越来越白,他想起这段时间来柯林对虫族研究的大力支持,想起自己把麦克斯这么机密的事情只告诉了柯林一人,想起两个小时前相遇的时候柯林淡定的微笑和那句“不等你了我先行一步”……

冷汗涔涔而下,博格先生摇摇欲坠,看起来悲惨极了。

然而指挥官只是踹了个智能椅过去,随意地道:“你怎么了老伙计?莫非柯林背着你跟别人跑了,怎么一副受了情伤无法自拔的样子?”

“呸!你才情伤你才无法自拔!”博格先生虚弱地大吼,“我怀疑柯林有问题,快给我定位他的坐标,快!”

他在军部研究员的工作证里都安装了特制定位仪,让他们在外出研究的时候不至于失落在荒山野地无人知,没想到今天用到,竟然是因为这种情况——

指挥官虽然不明白详细情况,仍然快速开启定位,通过军部研究所的秘密定位系统找到了柯林,悄悄松了口气:“找到了,柯林的定位就在星际港,你看,这个小红点就是他。”

他一个军人,和研究狂人的博格不同,但还是希望军部的研究所能够干干净净,不出问题,这会儿找到人也是悄悄松了口气。

哪知道博格看了一会儿突然脸色大变:“这个不对!柯林有问题!快调一下星际港的全息!”

星际时代监控很发达,特别是公共场合,简直是360度无死角,指挥官启动紧急权限打开星际港上柯林定位所在的房间,顿时傻眼——

一个圆头圆脑的小机器人高举手臂,上面粘着一枚小小的定位仪,小机器人不停走来走去,时不时还去窗口凭窗远眺,似乎在思考一般。

“%……&*¥#!”博格先生发出一串愤怒的咒骂,一拳在桌子上砸了个浅坑,然后抖着手指拨通了曲容的联系方式。

他得赶紧告诉曲容,不能等了!必须立即赶往麦克斯!

曲容特别录制的古老声音幽远宁静,然而始终无法平息博格先生的怒火,第三次拨通仍然无人应答之后,博格气得一把将通讯器掼到了地上。

然而通讯器忽然弹出光屏,柯林先生微笑的脸出现在上方,好像在俯视博格一样:“老伙计,瞧把你急的,脑门都亮了。”

博格先生霍然抬眼,怒瞪着柯林:“你个混账东西!你在哪儿?你想干什么?曲容呢?你把他怎么样了?”

柯林先生笑微微地欣赏了一会儿博格的狼狈,这才将光屏换了个角度,曲容苍白的脸在光屏角落一闪而逝。

“我做了一辈子研究,想骗过我,还没那么简单。真是可爱的年轻人啊~”

柯林先生轻轻感叹着,随手关掉了光屏。(83 )((.|\n)*)本书由wenxue6.com看最新更新就到文学楼(看小说就来文学楼网,手机看更爽!<a href="http://m.wenxue6.com</a>)

(www.wenxue6.com)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