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妇乱人伦小说

众人被这一出都惊的措手不及,天香先反应过来,抓住了子琴的手腕喝道:“你想做什么!”

子琴一挡一格,将天香的手折到她身后。年大哥这时也反应过来了,想要一拳挥他脸上,子琴却退了一大步。

伍安整个都懵了,还是重明先开口问道:“子琴,你这是怎么了?”

子琴捡起风里溪的牌位,轻蔑一笑道:“这样的垃圾,你们还想让我拜?”

伍安一听他诋毁风里溪,再加上他本是自己的师兄,就更急了,大喊一声道:“你在说什么!快给我过来!”说着,就拔出了要腰间的剑要上前。

还是类无烟拉住了他道:“你别心急啊,子琴是不是被什么东西缠上了?灵山的人都看不得我们,说不定是他们在作祟呢。”

“类居士好心思啊,”子琴忽然肆无忌惮地笑了起来。

类无烟看了一眼重明,重明也是一头雾水地说道:“他从来没有这样过啊……”

类无烟“啧”了一声,心想自己一直担心的事情果真要发生了,她几步上前,正色道:“你是子琴吗?”

子琴的扇子一张,轻轻一笑道:“我是不是子琴,现在都不重要了。名字不过是一个代号而已,站在你面前的这个人,一直都没变。”

重明喊道:“何方妖孽,竟敢随意侵占别人的身体?”说着,就飞身上前,一爪扬在了子琴面前。

子琴抓住了她的手腕,变得力大无比,重明竟然无法挣脱。子琴靠在她耳边轻声说道:“你认错人了。”

他一掌拍在重明肩上,年大哥赶紧上前接住了重明,嘴里嘟囔一句:“这小子那么厉害,怎么在和云水扬打斗时净知道添乱?”

他本是赌气之语,伍安却听进了心里。他想到和云水扬恶战时子琴的种种行为,都觉得很奇怪并且没有任何理由,难道子琴从那时就已经不正常了?

伍安心中越想越乱,怎么想都不通顺,这时,子琴朗声说道:“我确实不是子琴了,子琴这名字是那个老头儿取得,既然他已经死了,我便不会再用这个名字。”

类无烟转过头看向伍安,伍安心中像是炸开了一个响雷,随即怒道:“你竟敢对尊长语出不敬?!”

天心道士收的每个关门弟子都是在路上捡来或是一生下来就托付给他的,子琴就是他拾到的第一个孩子,因此由天心道士来取名。而伍安是后来才拜进师门的,天心道士就一直没有赐他姓名。

子琴那么说,那么“老头”就是天心道人了,而且话中对他的死极其不屑,他笑着回道:“尊长?不敬?我还做过更加不敬的事,你还想不想知道?”

伍安最听不得别人说师父不好,此时他不管子琴是不是本人,都想揍他一顿。他握紧了剑柄,朝子琴冲去。

子琴在道法上的造诣本来就比他高,再加上伍安现在是盛怒之下,只知道乱砍一气。子琴也不知为何功力大涨,只是不以为意地左右避让,瞅准了机会一把扣住伍安的手腕,往右一番,伍安的剑就脱了手。

子琴看着伍安张牙舞爪的样子,就说道:“我小时候拉过你那么多次,难道你都忘了?刀剑相向,到底是谁目无尊上?”

伍安一怔,他从前确实受到子琴的不少帮忙,因此对他尤其亲厚,难道眼前这人真的是子琴?

他支支吾吾说道:“你……你怎么会……”

子琴将他往一边一丢,轻蔑地看了看众人说道:“那老头也到了迂腐的年纪了,确实该死了。总之我现在已经练成凤歌天丛,你们所有知道白云出岫存在的人,现在也可以归于尘土了。”

众人听完此话,皆是一惊,尤其重明,还没从震惊中缓过来,子琴看了看她笑道:“我跟你说过了,你认错人了,你还不明白?”

这时重明才想起,从前子琴和槐子那次可疑的会面,那时没有在意跟踪的人所说的槐子似乎有些害怕子琴,现在想来,只让人汗毛直竖。

天香见重明如此,也十分心疼,立刻冲上前要攻击子琴,但子琴的功力确实大涨,没有几招就将天香制服了丢到一边。

子琴见其他人也是蠢蠢欲动,就说道:“你们不必一个个上了,我一起解决了,也省的浪费力气。”

他一张扇子,在空中比划几下,伍安咬牙说道:“凤歌天丛……”

重明在一边叫道:“不可以!你不是曾经让风仙人和云水扬同归于尽吗?现在就……”

不等重明说完,类无烟就在一边叫道:“不可!”

子琴笑道:“现在已经没有人的力量能够与我匹敌,想和我同归于尽,你也配?”

年大哥早就听不下去了,只见子琴身后隐隐现出了凤凰的样子,他就赶紧冲上去左打右攻,子琴一时间被拖住了阵脚。

类无烟看子琴的架势,心里有了几分计较,便说道:“子琴这些伎俩估计都是和云水扬学的,云水扬那等法力,练了百年才有成效。即便子琴有白云出岫,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练成。趁着他还没有完全使出凤歌天丛的威力,一定要制住他!”

重明在一边问道:“要怎么做……”

类无烟看了伍安一眼道:“快改变他符阵里的符号!”

伍安看着子琴,喃喃道:“可是我不知道他的符阵画在哪里……”

“你知道的!”类无烟柔声道,“他是你十多年的师兄,这里最了解他的人就是你。”

但是……那么多年来,自己也没有发现子琴的真面目啊。伍安闭上眼睛,努力地在脑中搜索子琴会在那里画下符阵。

类无烟和重明也已经加入战斗,想要多拖延一些时间。伍安忽然想到了什么,咬破了手指开始闭着眼在空中涂画出来。

一道道红光在空中转瞬即逝,伍安喝道:“破!”

一瞬间,伍安面前出现了一个无比复杂的红色符阵,他手腕一翻,向子琴指去,那符阵也朝子琴冲去。另外三人即使闪开,伍安提着一口气不敢松,将周身的气都传了出去。

那符阵冲撞上子琴的身体,子琴的神情像是难以置信一般,来不及出声,就覆灭的无影无踪。伍安还没看到这一幕,就昏死过去。

……

“啊!”伍安一下子惊醒过来。

类无烟在一边拍着他的背问道:“怎么了?又做噩梦了?”

“梦到了以前不知道的事……子琴怎么样了?”

“我们和重明商量了,总归不能让他入你们道观的牌位房,只是去祭拜了一下,你到底梦到什么了?”

伍安揉了揉脸,长叹一口气道:“子琴一直知道师父保管着凤歌天丛的道书,师父害怕他坠入魔道,因此子琴多次索取都未得。由此慢慢生恨,趁着师父和云水扬恶战后没有力气的时候……”

类无烟专心致志的听着,点点头示意他再说下去,伍安闭上了眼睛道:“杀了他。”

类无烟心中一惊,但也猜到了这个可能,就拉着伍安的手道:“除了这些,你还梦到什么了?”

“我梦到……”伍安又睁开了眼,忽然如释重负的一笑,说道:“梦到师父在最后告诉我,好好保重身体。”

这时,伍安听到房门被冲破,天香大喊道:“伍安,你终于又醒啦!”

年大哥冲到伍安床边,捏了捏伍安的脸道:“每次都要我们等你醒来!”

伍安看了看站在后面的重明,重明朝他轻轻一笑,伍安也报以一笑,兀自握紧了类无烟的手。

(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