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紧好爽浪货我还要

岽宸眼中似乎有波光流转,温柔溢出眼底,嘴角斜斜的勾起,笑容在脸上漾开,修长的手指颤颤巍巍抬起,隔着结印去触摸扬灵的脸。

“父君父君,你快说话呀。”岽宸迟迟不回答,昊天等的着急。

“嗯?”岽宸回过神,压下眼中的雾气,缓缓说:“再等几天,不着急不着急。”

说后面几个字时,岽宸声音压抑低沉,有些匆忙,似是在安慰自己不要着急,那么多年都等了,不在乎这几天。

昊天小君虽然见娘亲的心情急切,可是父君说再等等,于是只好目不转睛地盯着娘亲和弟弟相处的画面。

梨花谷。

多年不出未央楼,扬灵消瘦了不少,皮肤白皙的吹弹可破,此刻正牵着紫阳小君在街上得瑟。

一路上,见个神仙妖怪扬灵都要神气的说上一句:“啊哈哈哈,看,这是我儿子。”

紫阳小君一听便立刻作出一副乖宝宝的模样,甜甜地叫一声“娘亲”。

“哟,我的乖儿子唉。”扬灵一开心将紫阳小君甩到肩上,还顺手牵了一串糖葫芦以作奖励。

紫阳小君边吃糖葫芦边痴痴的笑,娘亲虽然有点傻,但是对他还挺好的。

糖葫芦还没吃完,扬灵便带着紫阳到了慕华上神的住处。

“父君。”

“外公。”

扬灵和儿子同时开口,声音一个清脆,一个稚嫩。

慕华上神正一个人下棋,抬起头便看到扬灵抱着儿子对自己笑意盈盈。一瞬间有些怔愣,“父君”这个词好几年没有听过了。

“父君,你傻看什么呀?怎么,不认识我了?”扬灵走近,腾出一只手想要拉扯慕华上神新长出来的胡子。

慕华上神一把抓住面前的手,轻颤道:“女儿,你总算醒了。”这一生,女儿和她都是他的至宝。

“嘿嘿,醒啦醒啦,看看,这是我儿子,帅不帅?”扬灵嬉笑着捏紫阳的包子脸。

紫阳小君脸被捏成各种形状,憋着嘴道:“娘亲,轻点轻点,疼。”呜呜,这是亲娘麽?

扬灵放下手,目不转睛的盯着紫阳边看边说:“父君,他说他是我儿子,可我怎么会有这么大一儿子?不过他这红眼睛倒是与我分毫不差。”

慕华上神平复了内心的喜悦,从扬灵怀里接过紫阳,目光有些踌躇,她的女儿好像什么也不记得了。

很快紫阳的话证实了他的猜测,“外公,娘亲失忆了,不记得我,也不记得父君。”紫阳落寞的低着头。

扬灵对着慕华上神讪讪一笑,表示她有些东西确实记不得了,可又被慕华上神的幽深的目光盯得有些发毛,只好开口:“父君,我没事啦,还活蹦乱跳的,而且我还记得你们呀,想必忘的也是该忘的,最重要的是我还捡了这么大一儿子。”

远在碧玺宫的昊天看着自家娘亲,默默接了一句:“是两个儿子。”

岽宸宠溺的摸着昊天的头,心中有些疼,她说忘的是该忘的,在她心中他也是该忘的麽?

夜幕拉下,岽宸叫来了宁宸。

“哥,你找我什么事?”宁宸这几年脱了稚气,稳重了不少,气质与岽宸也有些相似了。

停下手中的笔,岽宸抬头望向空中的一弯新月,缓缓开口:“今年群仙宴要提前。”

岽宸的心思一直很深,宁宸从来也没琢磨透,眼下更是疑惑,问道:“千年来群仙宴的时间一成不变,今年为什么要提前?难道有什么变故?”

变故,确实有些变故,岽宸拧了下眉,然后又开口:“昊天娘亲醒了,群仙宴她会来。”

岽宸一早便知道宁宸喜欢扬灵,之所以说昊天娘亲醒了,是因为这样既能暗示宁宸扬灵的身份,又能兄弟和睦。

宁宸脑子里转了几个弯才反应过来昊天娘亲就是扬灵,眸中先是闪过一丝惊喜,随即又化为浓浓的悲伤。

岽宸将宁宸的表情看在眼里,心中有不忍,可扬灵是挚爱的女人,他什么都能让给弟弟,但唯独扬灵不能割舍。

宁宸点点头,凉凉道:“醒了就好,昊天和紫阳是该有个娘亲了。”

听宁宸这般语气,岽宸无声舒口气,知道他是已经放下了,又说:“那群仙宴的事你负责操办,通知各路众神,时间就定在后天。”

“嗯,好。”宁宸答道。

“近些日子,西镜上神都在做什么?”岽宸转移了话题。

宁宸从扬灵醒了的事中回神,思索着说:“好像没什么动静,不过上次见他倒是有些匆忙,问他也不说,哥你”

“最近多留意他,还有紫琼。”岽宸打断宁宸,毫不犹豫地说。

宁宸点点头,西镜上神的心思他也知道一些,无非是天帝之位,“哥,还有事麽?没事我就走咯,各路众神那么多,我得早些去准备,嘿嘿。”他又恢复了往日的嬉皮笑脸的样子。

岽宸点头示意没事了,然后又在宁宸转身之际叫住他说:“宁,如果忙不过来就找小叔帮忙。”

东海之行莲之和青女有情人终成眷属,前几日莲之刚刚了结尘世的事情,带着现任东海龙王青女回到天界。毕竟是小叔,岽宸已经带着昊天和紫阳拜访过了。见到昊天和紫阳,青女略显惊讶,两个孩子都生的一双红眸,联想了在东海扬灵与岽宸的情况,便也不难猜出这孩子的娘亲。

西镜宫。

“琼儿,你还对岽宸那小子不死心?”西镜上神眼看着女儿近些年越发憔悴,心疼的紧,这倔强的性子倒是和她娘亲如出一辙。

紫琼不语,反复摩挲着岽宸的画像。画面上落日的余晖掩映,岽宸站在高大的梨树下,背影萧索却栩栩如生。那一日紫琼偷偷潜入碧玺宫看到的便是这么一幕,就一眼便入了心。

“父君,我想见他,我已经三年没见过他了。”紫琼泪眼婆娑的祈求西镜上神。

三年前紫琼指使云清给岽宸的事情败露,云清被打下凡,紫琼被罚永远不得踏入碧玺宫半步。又因为岽宸个性清冷,很少在天界出入,纵是三年过去了,紫琼也再没见过他。

“琼儿,你就当真离不开他?”西镜上神看到女儿如此痴情,心中怒气疼惜掺杂,但是打心底里来说岽宸确实是位不可多得的帝君,他也不是没想过将女儿嫁给他,这样也不用处心积虑对付他了,可是他多次明示暗示,岽宸都一一回绝。

“离开他还不如让我去死,父君,我要见他。”紫琼目光决绝的对上西镜上神,仿佛下一刻如果不被允许,她就立刻去死。

“你罢了罢了,父君帮你。”紫琼以死作威胁,想必也是思念到了极致,西镜上神拿她没有办法,恨铁不成钢只好妥协。

走过去,将女儿的头揽在怀里,轻拍她的背,目光悠远深邃道:“琼儿,你要什么父君都给你。后天群仙宴,你跟我一块去。”

紫琼听了欣喜,她知道在群仙宴上能看到岽宸,却不知这群仙宴为何提前,连西镜上神也不知。

扬灵自从醒了便没有回未央楼,一直和儿子窝在慕华上神那里,享受父女团聚的乐趣。

这日紫阳正逗弄扬灵以前养的宠物貂,长得白白胖胖的,也有一双红眼睛。扬灵坐在一旁悠闲的磕着瓜子,左思右想也记不得自己何时这么有爱心养了一只宠物。

正想着,只见祈七匆匆忙跑进来,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见扬灵打趣他,“七叔,这么着急干嘛呢?我七婶呢,好久没见她了,怪想的。”

祈七定睛一看,眼前这人不是梨花谷的大小姐是谁?这几日他不在谷里,不知道扬灵已经醒了,眸中闪过激动,开口道:“大小姐,你终于醒了。”

扬灵眯着眼睛看祈七激动的就差抹泪擦眼了,心中疑惑那些年自己造了什么孽,搞的大家都一副生离死别过后重逢的样子,“七叔,别激动哈,我现在不是好好的麽,还带回这么大一个儿子。”说着便将紫阳拉到前面。

紫阳也灰常乖的叫一声:“七爷爷。”

祈七看了一眼紫阳,慌忙应了一声,又看向扬灵说道:“大小姐,上神呢?我有事禀报。”

这几日凌美人脸上长了一颗痘,烦躁的不行,正拿慕华上神出气呢,想到父君被娘亲欺负的样子,扬灵不经意笑了出来,说道:“父君忙着呢,什么事你先告诉我好了,等会儿我转达。”

梨花谷向来没什么秘密,况且扬灵又是慕华上神的亲女儿,说了妨,“接到天界的通知,群仙宴今年提前,明天就开始,要梨花谷派人前去参加,不过”祈七犹豫着后面的话要不要说。

“不过什么?”扬灵随口问道,群仙宴她虽然没有去过,可是听说热闹非凡,众神云集。

祈七横了横心,还是开口:“也没什么,就是邀请函上指明了要你去,恐怕是岽宸天帝的意思。”

“好呀,我带上我儿子一起去,嘿嘿。”扬灵一口就答应了,没觉有什么不妥。

可祈七倒是愣住了,没想到扬灵能这般豁达,后来禀告慕华上神之后,才知道扬灵失忆了,并且慕华上神已经知道岽宸天帝让扬灵去参加群仙宴的事,并且答应了。

慕华上神知道岽宸是扬灵是失忆伤心之源,群仙宴也会让两人相见,甚至还会勾起回忆,可他还是同意了,因为他知道逃避不是办法,扬灵总有一天会想起,这个心结早晚都要解开,何况她现在与岽宸还有两个儿子。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