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草视频这里只精品

最后两个人选择了去泡温泉,爬山这么累,去放松一下,然后吃个饭,回山庄里抱着看电视也是非常舒服的。=乐=文=小说

池飞恬在房间里收拾东西的时候,总觉得宋归帆一直往自己的旅行袋里偷瞄,但是有什么好看的,不就是两条内裤有点看头么。

宋归帆看了半天,没发现有黑色的线帽,有些疑惑地看了池飞恬一眼。

池飞恬转了个身,不让他看,内裤什么的晚上不就看得到了么……

客房里为每人提供了两套衣袍,一套黑色,一套白色。

池飞恬拿着衣服比划了一下,问:“黑的好看,还是白的好看。”

宋归帆捏着下巴打量了他一眼,“你穿什么都好看。”他突然想到了什么,顿了顿,又道,“不过黑的好些,衬皮肤。”

池飞恬看了看镜子,嘀咕道,“其实我觉得白的好些,第一次两个人泡温泉,得给你留个好印象,而且现在也没什么人,只有我们嘛。”

“订的是两人温泉?没有别人看?”宋归帆突然面色一红,话头立刻变了,“那就穿白的。”

池飞恬:“……你也变得太快了吧。”

宋归帆有些结巴,脸红着小声道,“白的弄脏了不明显。”

池飞恬:“……你,你别这么污啊,脑子里都想的是什么啊,不要被我带坏了。”

宋归帆真心实意道,“我只对你想这些的。”

池飞恬戳了戳他,“你看。”他抬手指着房间里的一张日本男星海报。

宋归帆莫名其妙地看过去。

池飞恬将他内裤边一弹,“咦,硬了。”

宋归帆:“……”

他实在忍不住,将池飞恬按在床上,猛地亲了一口。

宋归帆还没换好衣服,池飞恬就在旁边催了,“快快快,按小时收费的,去晚了就浪费了。”

宋归帆:“……公司报销的。”

池飞恬皱着眉头,“钱不能乱花,你每天上班,多辛苦啊,我都心疼了。”

宋归帆转过身来抱住他,刚要感动,就听池飞恬说:“何况赚得又不算多。”

宋归帆:“……”

池飞恬身为一个大老爷们儿,其实糙惯了,但是他去温泉前王美丽塞给他一瓶喷雾,说得一边泡一边往脸上喷喷,保准儿跑完皮肤比鸡蛋滑溜。

宋归帆给他备好的保温杯完全被弃置于一旁。

“你最近回家了几趟?”宋归帆问。

池飞恬懒洋洋地摸了把他的腹肌,有点不想提起这个话题,道:“最近有点忙,所以才没回的,而且每次给我妈打电话,你又不是不知道,一张口就是查岗问我在干什么,我都这么大的人了……”

宋归帆道,“年纪大的人难免唠叨,顺着他们点儿。”

池飞恬点点头。

宋归帆:“得到他们的同意以后我们就去国外结婚,但是以后还是要回来的,你家都在这边扎根,在这边生活了多年……”

池飞恬惊愕地看着他:“为什么突然提到结婚的问题?”

宋归帆皱着眉道:“难道不结婚吗?只是早晚的问题罢了。”

池飞恬想了想,觉得刚才自己的表现有点不够好,就好像他不想结婚似的,其实他特想结,中学就想和这个人结婚,大学也想和这个人结婚,现在也想一想就开心爆了,但是未来又有很多不确定的因素。

于是他给自己找了个掩饰,“我就是觉得有点亏,要结婚的话得先求婚吧,求一场大的。大部分人结婚后都会产生厌倦感呢,我得在结婚前先作一下。”

宋归帆听得好笑,摸摸他的脸笑道,“结婚后再作也没关系,我们顶多活上一百岁,你要一年作上三次么?那一辈子也只不过三百次而已,太少了,我应该好好珍惜。”

池飞恬忧伤地安慰道:“……没关系,我活不到一百岁的,如果只能活到六十岁,就只能作一百五十次,你赚到了呀。”

“别胡说!”宋归帆被他的理论逗得哭笑不得,又不得不提醒道:“……错了,三六一百八。”

池飞恬顿时面色一红,将脸埋进手掌里。

宋归帆将保温杯递到他嘴边,说“喝口水。”

池飞恬拿起喷雾喷了喷,俊脸红通通,眼睛亮晶晶地看着他。

宋归帆面不改色地抓起喷雾丢远,不经意道:“听说王美丽经常从香港带过期产品回来。”

池飞恬:“……”吃醋的男人也学会无故诋毁别人了,池飞恬把宋归帆的小心思看得透透的,心里反而在傻笑,不知道是不是泡在水里久了,觉得都有点缺氧似的眩晕了。

他太喜欢宋归帆了,而宋归帆现在应该是像他喜欢他那样喜欢他了。

没有比两情相悦更好的了。

宋归帆觉得心里舒服多了,叹了口气,懒懒地搂着池飞恬的腰。

池飞恬突然凑过去,用脸在他脸上蹭了蹭,平时挺不注意形象的一人,现在像小猫一样轻柔。

呼吸落在脸上,宋归帆面色一红,刚有点感觉了,就听池飞恬说,“过期产品怎么能不一起分享?”

宋归帆:“……”

池飞恬亲了他一口,又认真地说:“所以别动不动吃醋啦。”

宋归帆:“……”

他感觉心里头甜甜的,忍不住抱住池飞恬又要亲。

池飞恬:“喂别把我脸上的水都舔掉了,好干……”

宋归帆:“……”

池飞恬泡完温泉,感觉肚子有点不舒服,就去了卫生间一趟,然后刷了刷微博,关注了一下今天签售的情况,顺便关心了一下小郭。因为是冬天,还挺冷的,大冷天的冒充自己也是不容易。

——最关键的是,池飞恬想八卦一下大鱼塘和小学生都长什么样子。

小郭马上发了张大鱼塘的照片过来。

照片是在车内,小郭很明显是坐在右后座,光线有点昏暗,她素来胆子小,偷拍也不敢正大光明,肯定是把手机夹在裤缝了。从这个角度看去,可以看见开车的男人的半边侧脸,剃到耳边的短发,瞧起来很精神很帅气,开的车是手动档,应该是会开快车的,这和大鱼塘平时的性格倒是挺符合的。

池飞恬还八卦了一句:见到小学生了吗?

小郭迅速回了微信:没有,时间还没到,等会儿过去。

池飞恬觉得有些忐忑,心想,这都什么事儿。

等他磨磨唧唧地从厕所出来,回房间转了一圈,没见到宋归帆,难道直接去吃饭了么,居然不等他。池飞恬找到午餐厅,却只见到王美丽等几个人,一问,却听她们说宋归帆半小时前开车下山了。

“他下山做什么?都没和我说一声。”池飞恬奇怪地问。

王美丽道:“我还正奇怪呢,刚才老板也来找你了,问我们你在哪儿,没找到你就下山了。”

池飞恬心里估计他可能是有什么急事,不然不会一声不吭地下山,便笑道:“……不会下山偷腥吧。”

王美丽也乐了:“不可能,老板可爱你了,我都能感觉得出来,在他眼里你就是最好的。”

池飞恬没想到她会回这样一句真情实感的话,顿时羞愧道:“没有没有,他别的毛病没有,就是眼瞎。”

王美丽:“……”

池飞恬又去前台转了一圈,还是不见宋归帆的踪影,打电话也半天没人接,索性直接挂了。他琢磨着,这机会不刚好么,他有些放心不下小郭,担心她会露馅,趁着机会来了刚好去一趟。

说走便走。

池飞恬匆匆吃了顿快餐,找王美丽,让她帮忙借了一辆车,沿着盘山公路下了山。

这会儿天气一冷,路上就结了冰,不过冬天出行的人少,一路上没有堵车,车速快一点就到了市中心。宋归帆刚才泡完温泉出来,就没见着池飞恬,就估计他可能去市中心面基了,也不知道是为了谁去的,想到这里,宋归帆就有点心塞塞。

于是,他果断地追了过去。

却没想到,阴差阳错的池飞恬在他后头开了辆车过来。

车子风风火火地在附近停车场停下来,宋归帆找了家花店,等待服务员送上一大束红色玫瑰的同时,偷偷地照了照镜子,将头发上零星的几片雪给拨下来。平时总不会注意到这么多,但是今天是事关后半辈子幸福的人生大事。

市中心地铁c入口人来人往络绎不绝,摆地摊的、拉着行李箱回家过年的什么样的人都有,大冬天的,宋归帆这样捧着大束花站在这里的,无疑是个异类。

还是个风光霁月的大帅哥大异类。

被来来往往的人盯着看,宋归帆也挺不自在的,也不知道池飞恬什么恶趣味,非得把小孩子约在这里,不怕有人贩子么。

小郭将大鱼塘打发了,在人群里穿梭,好不容易挤到地铁站c出口,环顾四周却并没有见到池飞恬所说的一个手捧康乃馨的小学生或是初中生……

等等,手捧鲜花的倒是有一个,不过貌似是经常来店里和池飞恬打炮的那位。

小郭头顶戴着黑色线帽,和宋归帆面面相觑。

宋归帆顿时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脸色陡然不好看起来,“他呢?”

两个字囊括所有。

池飞恬没来市中心面基,那从山庄跑开了是要干嘛,偷腥去了?

小郭见宋归帆脸色不好,顿时飞快地脑补了池飞恬和人面基,宋归帆来捉奸的一系列疯狂狗血剧情,她脑门儿上冷汗涔涔,刚要使出自己逢人说鬼话的本事——

眨眼间旁边又冒出一个人。

池飞恬一脸错愕地盯着宋归帆,视线从他的脸转移到他手中的花,又转移到他的脸上,又移到小郭的脸上。

两两对视,小郭顿时觉得自己夹在中间里外不是人,站在哪一边都像来搅和的小三。现在剧情又疯狂地变成池飞恬捉奸她和宋归帆了,这都什么破事儿啊!

池飞恬顿时脑门儿那么一抽……

“你是不是抢了别人小孩子的花?”

宋归帆:“……”

宋归帆酝酿好的情话全忘了,说好要单膝下跪的呢!说好要在今天求婚呢!说好要让来来往往的人都看见他宋归帆喜欢池飞恬的呢!

气氛全都被搅乱了。

池飞恬内心则是千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的,完全不敢接受眼前的事实,他打量了一圈,没见到哪个抱着花的矮个子小同学的,无疑,就只有眼前这个人。

他现如今五雷轰顶的程度不亚于当年池爸池妈知道他弯了的瞬间。

实在是……………………………………………………

小郭默默地退了场,将空间留给二人。

“写同人黄文的是你?”池飞恬面部有点扭曲,他都想抓着宋归帆的脑子摇一摇看看里面装的是什么了,那种黄文,那种体位啊,简直不忍卒读啊,为什么他现在还能面不改色地站在他面前,为什么还没有被警.察局请去喝茶。

“不……也算是……”杨花露写好发给他的,他也代入自己和池飞恬进去读过了,所以也算是……吧……宋归帆耳根通红,在周围人看来简直像只受惊的小白兔。

池飞恬狐疑地瞪着他:“你不会代入了你我吧?”简直羞耻至极!不堪入目!

宋归帆小声道:“你还在文下面回复我了。”

“我回复你什么了?!”

“……你说池天才是攻,池天才是攻,池天才是攻,重要的话说三遍。”这么没节操的事情就被宋归帆这么一个字一个字念出来了。

池飞恬:……本攻想去厕所哭一场。

“还有我们的生子文。”池飞恬内心是无数个省略号。

宋归帆脸上红成了虾米:“如果你喜欢的话,今晚回去我们试一试,别客气。”

池飞恬:“……”

谁他妈客气啊。

“一直强调我是单身狗的是你,说我对你打是亲骂是爱的是你,故意在我面前提起过山车和t恤破洞,引我回忆往事的也是你,追着说我女朋友丑的还是你,缠了我三年问了三年白痴数学问题的还是你!”池飞恬简直觉得自己的人生是一场狗血。

宋归帆一手拿着花,一手将他拥入怀中。

“这就够了,你还说过要给我生花果山呢,靠,来生啊……”池飞恬说着说着,就鼻涕眼泪一起出来了,被宋归帆通通用大拇指揩去,又温柔又温暖。

他没好气地瞪着宋归帆:“居然还跟我说你的狗丢了,你在骂谁呢,还有你哪儿来那么多颜文字,还会举高高……”

宋归帆一下子就将他单肩扛起来,表示自己说到做到。

池飞恬血气往头顶涌,难受极了,怒道:“放我下来。”

宋归帆连忙将他放下来,小声道:“对不起。”他眼圈也有点红,可能是被冷风吹的,将池飞恬的头按进自个儿脖颈里,道:“还记得吗,我问过你的,如果女朋友回来的话,你会接受他吗?”

池飞恬将头埋在他脖子里,用力地吸了吸鼻涕,将泪水鼻涕全都擦在他的衣领上。

宋归帆全然不介意,将他紧紧抱着,抱得更紧了。

“那时候我是嘴硬嘛,要是你当面问我,不,你还没问我,我就硬了……”

宋归帆心里难受,又被他的话弄得哭笑不得,只好又说了一遍:“对不起,我那时候,我总是没有自信的,回来追你又不敢,担心你不吃回头草,好在你肯吃我,谢谢你。”

“什么破比喻……”池飞恬顿时露出一个哭笑的表情来。

宋归帆用额头抵着池飞恬额头,双眼专注地看着他,“所以,别哭了,都是我不好。”

池飞恬一怔,却迅速反驳他:“不是,你是最好的。”

宋归帆安静地看着他。

池飞恬以为他不信,反而忘记了刚才自己的抱怨和愤怒,急忙解释起来:“你不仅帅,而且……反正就是很帅,在我心里,你是最帅的……”

“……除了帅,我就没有别的优点了。”

池飞恬憋了半天,平时油腔滑调张口就来,但这时却怎么也开不了口,脸都急得红了,才道:“你不明白么,不是因为你帅我才喜欢你,而是因为我喜欢的人,是这世界上最帅的。”

他话说得笨拙又有歧义,宋归帆却就那么理解了。从他灼热得可以融化一切的眼里,自己仿佛无处遁形。

宋归帆将他紧紧搂在怀里。为什么这样喜欢他呢,除了他的热情,似乎也没有别的可以说得上来,但是总归这全世界,他就是最好的。

他深吸了一口气,突然觉得,为了当初自己那点儿可悲的自尊心,和眼前这人错过这么多年,实在是自己人生中最大的错误。

好在一切都回来了,他只要回头,小池总是在原来的位置等他的。

宋归帆将花塞进池飞恬怀里,然后几步将他带进停车场里,将他往车里一塞。

“干嘛?”池飞恬还在酝酿酸酸甜甜的情绪呢,幸福的是宋归帆竟然偷偷陪了他这么多年,悲哀的是到今天自己才发现,都怪没转行当黑客,不然不就早把这丫揪出来了吗!那样三年前自己就可以不要脸皮地奔进他的怀抱——

宋归帆面色绯红地说了一句:“我们车震吧。”

————

#校花日记#2016年1月16日

为什么会精分。

大概是因为,面对最爱的人的时候,永远是最恐惧的时候。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