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你的床叫真好听

“恭迎大小姐。超快稳定更新小说,本文由  首发”孟凡心还没有走下台阶的时候,就听见底下传来一阵震呼,而满怀心事的她看见底下一群人的时候,更是一惊,“秀玉,我今天出来有谁知道?”

秀玉知道孟凡心问的是什么,只是低声说:“只有锦园几个近身的人知道。”

看着底下的人,明显是有备而来,孟凡心眼底闪过一丝黯然,从什么时候开始,她最亲的人已经开始监视她,又什么时候开始她的身边竟然没有一个可以信任的人?

孟凡心淡定从容的站在那里,目光穿梭于底下别有用心的一众人之间,“你们都是谁派来的?”

“回大小姐的话,属下是少将军的副将,是来接小姐去将军府的。”

“回大谢姐的话,小的是相府的总管,来奉相爷之命接小姐回府,”

看着颔首的两人,孟凡心仔细打量了一下他们,穿着铠甲的副将颔首而立,手握宝剑一身戾气,一看就是在战场上染过血的人,孟宇英派这样的人过来,看来这次他是在示威啊。

而另一边站着的男人,好像四十多岁的样子,长的白净,要说他是管家,倒像半个主人,虽然说话谦卑,但是眉眼中透着审视的光芒,看来这个男人应该就是齐家的人,果然物以类聚,让人看了就厌恶。

“回去告诉你们的主子,我哪也不去,上京有我的家,将军府和相府都不是我该住的地方,还有我刚刚回来,身体很疲倦,再过两天我会在锦园宴客,到时候,请他们务必赏脸。”孟凡心说完准备离开,可是相府的总管却单臂横在她的面前,“大小姐,相爷的命令是让小的无论如何把您请回去,有要事相商。”

孟凡心侧头瘪了他一眼,“相爷的命令是给你的,不是给我的,我不回去,你又能如何?”

“相爷说了,小姐是相爷的女儿,孝敬父母乃是天伦人常,小姐三年没有会上京,相爷思念心重,小姐哪怕是因为孝道也应该回去看看,何况今天相府的小姐都会回府齐聚,大小姐不是更应该回去了吗?”管家说话并非犀利,不过相府的小姐都会回府?他这话什么意思?相府成年成婚在外的小姐,只有她,而她才刚刚回来,管家之所以说这句话,应该别有深意,难道是……

“秀玉。”孟凡心叫了一声,秀玉赶紧俯身上前,“小姐。”

“今天定远侯府可有举动?”孟凡心的声音很低,只容她们两个人能听见,秀玉赶紧回道:“刚刚有人来报,说是孟凡琪和林豪胜一起去了相府。”

“刚刚为什么不说?”孟凡心脸色很难看。

秀玉赶紧说道:“刚刚看见小姐失神不语,奴婢没敢打扰小姐,只是派人继续看着,小姐,可有什么不对?”

“他这是来示威的。”孟凡心看着管家一脸淡定的站在那里,冷笑说道:“副将,你们将军今天回相府了吗?”

“回大小姐的话,将军今天又公务在身,没有回相府。”

孟凡心听了淡笑:“看来齐管家说的也并非属实,相府在外的儿女只有我和哥哥两人,哥哥都没有回去,谈何齐聚?齐管家,假传相爷的命令罪过也是不小。”

齐管家的脸颊微微抽动,不过脸上还是布满了笑容,“小的说的是二小姐,定远侯府的二少奶奶。”

“孟凡琪早就不是相府的人了,相爷可是写了断绝书的,难道齐管家不知道?”孟凡心说着眼角轻蹩了一眼,“我不管这三年在相府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你这个管家是怎么坐上去的,回去告诉我父亲,要我回相府,可以,但是我不能容忍的事情绝对不能发生,齐管家记住,你只是一个管家,教我孝道还轮不到你。”

听着她的声音带有杀气,眼神突然凌厉的看向自己,有那么一瞬间,他的腿很不争气的颤抖了一下,“大小姐,小的也是按照相爷的吩咐行事,而且二小姐和姑爷已经回府,相爷可是认可了她的身份。”齐管家几乎是控制着自己胸中的颤抖在说这句话,他知道齐氏和孟凡心之间的争端,他们如何也不会成为盟友,只会是敌人,既然是敌人,那就没有退让的余地。”

“你是在用相爷压我?”孟凡心冷笑的看着他,“你认为我会怕?”

“大小姐,就算是丞相的命令,您也应该遵从不是吗?”

“用丞相的地位来命令我,你以为自己是谁?不过是相府的一只看门狗,你凭什么命令我,拿着鸡毛当令箭,可以啊,那就把鸡毛亮出来,或者我会给你一个机会。”孟凡心转身准备走,另一边的副将也过来阻拦,不过他的办事效率更加见效,“小姐,将军一定要让属下带您回府。”

孟凡心看着体格彪悍的副将笑着说:“那你要怎么带我回府?绑的?”

“属下不敢。”

“不敢?不敢恐怕你带不走我。”孟凡心看着面前的两队人,简直如狼似虎,他们没有人退让,更没有人会放弃,孟凡心几乎不会怀疑,如果一方把她带走,另一方一定会下追杀令,她现在就想一个或不缺的大金矿,没人会愿意放弃自己的利益成全别人。

“那属下只能冒犯。”

“放肆,我家小姐岂是你说带走就带走的?不管你是谁的人,只要对小姐不敬,就别后悔。”秀灵是个急脾气的,瞬间就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小姐,不是属下放肆,只是将军下令,即是军令,属下也是奉命行事,来人,请大小姐去将军府。”他的话音刚落,那些士兵就涌了上来,秀灵拉着孟凡心后退几步,大喊了一声,“来人,敢冒犯小姐,杀无赦。”

她的声音落下,四面八方飞身出现了十二个身着黑衣男子,瞬间立于孟凡心的身前,手持银色的兵刃,在阳光之下泛着冰冷的寒芒。

这样的变故看的众人皆是一愣,但是孟凡心却淡定的站在那里,看着那副将戒备又惊惧的眼神,冷冷的拂袖说道:“我今天不想与人为难,但是你们却苦苦相逼,好,那我就给你们一个说法让你回去交差,相府的人说话不分尊卑,少了规矩,给我拔掉他们的舌头,挖下一双眼睛,将军府里的人,好像听不懂我的话,给我割掉他们两只耳朵,留着他们的手脚上阵杀敌,算是教训了。”

孟凡心说完,十二道黑影同时划出,一时间佛门清净地,顿时变成了人间炼狱,寺内的和尚得知消息从寺庙涌出,看着外面哀嚎声一片,一个穿着黄色僧服的老和尚疾步走到孟凡心的身边,但是却被秀玉伸手拦住,“大师,这可不是您该来的地方。”

“施主,这是佛门清净地,不可杀生啊。”

“大师,我们没有杀生,只是教训他们,保证死不了人。”秀灵不满的说了一句,可是那老和尚却不依,“施主,得饶人处且饶人,佛门见不得血腥,您千万不要亵渎神灵啊。”

孟凡心看着回头看着肃穆庄重的寺院,这时钟声突然响起,声音沉重浑厚,好像一声乱世中的警鸣,一片萧索慕然,好像一种上天的警示,孟凡心回头望去,那嘶喊之声顿时变得刺耳狰狞,恍然间她好像看见了千军万马,竭力厮杀,尸骸满地,饿殍众生……

“住手。”孟凡心喊了一声,十二道人影顿时训练有素的停手退回,立于她的身畔,黑色的衣衫看不出血迹在哪,但是血腥味却充斥着她的鼻息,让她隐隐作呕。

“今天我就放你们一马,回去告诉你们的主子,三天后我在锦园设宴,在此之前如果再来打扰我,有来无回,给我滚……”孟凡心一声怒吼,两拨人马狼狈逃离,而从这一刻开始,上京的人才真的意识到,孟凡心回来,不仅现在财力雄厚,还有她还有十二名武功高超的护卫保护,这也在向上京的人表达着一种气势,不容任何人小觑的气势。

孟凡心好像一直都是上京舆论的焦点,不过这次的事情有些闹大了,在寺庙门口大开杀戒,她绝对是第一个,而且众人都猜测,现在朝堂纷乱,两方势力日益争斗不断,又以孟家父子为首各占一方,孟凡心的去向更是得到了很多人的关注。

同时没有皇帝的明文许可,两方人都开始暗自招募兵马,没有用征兵的名头,只说是幕招私兵,以备不时之需,不过不管是什么样的理由,招兵买马的就需要银子,不然就算你的势力再大,也不过是一盘散沙,每一个人都有自己想要的利益作保。

所以即便是她闹出了这么大的事,教训了两方人马,又大闹了庙门,可是依旧没人敢过问,毕竟姚家的财力才是他们真正窥视的目标。

“三天后锦园宴客,孟凡心到底做的什么打算?”孟凡琪听到管家带回来的消息,不敢在大厅里发作,只能回到齐氏的房中才提及此事。

“她是你姐姐,你都不知道她要做什么?别人怎么会知道?”林豪胜也一起回了齐氏的院子,对于孟凡心的下手狠辣,他有些意外,同时也有些害怕。

谁不知道旗北姚家可是财大气粗,姚家祖宅又身居大山之顶,防守严密,神秘莫测,还有传言姚家从创立初期就暗自培养了一批死士,世代守卫姚家,乱世之时会隐藏起姚家所有的财富,盛世之时又会守卫姚家的地位不受外敌侵扰,在旗北的地位堪比亲王封地。

“那她还是你的原配妻子呢,难道你也看不出?”孟凡琪坐到一旁,眼神有怨的瞪了他一眼。

“我看得出当初就不会被她算计,让她请到圣旨休夫了。”林豪胜现在真是悔不当初,为什么因为孟凡琪把孟凡心得罪了,原本以为两情相悦就应该在一起,比翼双飞,白头偕老,可是现实却打破了他幼稚的想法。

自从孟凡琪进府以后,林豪胜才发现孟凡琪的嫉妒比孟凡心还要厉害,不禁不让他纳妾,更是把他房中的丫鬟全给换了,一个比一个难看,看着都恶心,而且每天都想着做府里的二少奶奶,每天把他缠的不行,还是林傲天出面才压住了这个张狂无脑的妒妇。

“怎么?你还后悔了不成?我告诉你,我才是你的妻子,侯府的二少奶奶,不要以为有父亲给你撑腰,你就能为所欲为,我现在可是被父亲认回了身份,要想让两家继续成为同盟,你最好给我安分一点,前今天你赎回来的两个贱婢,今天一早我就让人给卖出去了,林豪胜别以为只有孟凡心才让你忌惮,我孟凡琪也不是好惹的。”孟凡琪从两家联手之后,明显的底气足了,胸大无脑的她更是变本加厉的没事惹点事,每次都挑战她在侯府的权威,就连侯府里的几位夫人都要对她退让三分,现在她在侯府可真是待的风生水起,完全忽略了潜在的威胁。

“孟凡琪你不要太过分,她们才被我买回来,你就卖了出去,你这是存心跟我作对。”林豪胜一掌拍在桌子上,“砰”的一声,把刚刚走进屋里的齐氏吓了一跳。

“你们这是做什么?怎么还吵起来了?还嫌事不够乱吗?你表舅被人砍了一只耳朵,现在还在房里半死不活,你们还有心思吵架,想想孟凡心回来的目的吧,她既然能让人在寺庙门口动手,就没有什么忌惮的事情,如果她只是做给别人看,那还好说,如果她这是给我们复仇的警告,那下一个在她刀下哀嚎的一定是我们。”齐氏的心乱透了,三年前她得知孟凡心离开了上京回到旗北,她不知道有多开心,只要这个瘟神走了她就什么都不怕,凭她的巧舌和心思一定会搬回一成,好不容易,现在把女儿扶正,又找到了定远侯这个后盾,眼看着自己的身份也会有所变动,谁知道这个时候孟凡心回来了,还带着一大笔财富,姚家的掌舵人,她怎么也想不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姚家的那个老头是不是老糊涂了,居然能把那么一大笔银子给了外姓的孙女,难道姚家甘愿从此绝根吗?

“娘,你怕什么?我们现在可是在相府,父亲会给我们撑腰的,难不成她还能血洗相府?再说了,就算她现在有了姚家做后盾又能怎么样?当初她也是又姚家撑腰嫁进的侯府,最后还不是什么也没有得到,现在不过是拿着姚家的名头招摇,我就不信姚家还真能把所有的财富给她。”孟凡琪的怀疑不是没有道理,齐氏听着也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我也这样怀疑过,不过如果姚家只是利用孟凡心制造假象,那他们为什么这样做?难道是试探上京的两方势力?还是有别的打算?”

“无论怎么说,孟凡心都代表着姚家的导向,绝对不能掉以轻心,如果可以,还是要把她拉过来。”林豪胜的话立刻又引起了孟凡琪的不满,她眉头一挑,冷嘲热讽的说:“拉过来?怎么啦?用你的美男计?哼,也不看看人家现在会不会看上你,当初皇上下旨,刑岩峰居然为了她抗旨拒婚被发配守卫边疆,一走就是三年,至今仍未娶妻,六王爷夜漓泫虽然接了旨,但是明明是正主的王妃,愣是把前面的那个字改成了侧妃,现在王妃的位子依旧空悬,一个将军的正妻,一个王爷的正妃,你能给得起哪一个?”

“孟凡琪,你说什么呢?我什么时候说对她有心了,再说,就算他们地位高又怎么了?我也是皇亲国戚,她也曾经也是我的妻子,再说就算她当了别人的正妻,正妃,那也是我不要的东西,别人去捡,说来我也不吃亏。”林豪胜的话说完,只换来她的一声冷笑,“你也就能说这话来安慰自己了,却不知道这话说出去是扫了你的脸面,如果她要真的以弃妇的身份坐上了正妃和正妻,你也就不要出府了,我看你的连往哪放。”

“那你呢?你还不是如此,就你现在的所作所为,她要是看见了,第一个报复的就是你,如果不是,她能离开侯府?说来你才是她最大的仇人。”

“林豪胜,你安的什么心?你居然诅咒我,我就算死也要拉着你,你别想把我撇开。”

听着两个人吵的不找边际,齐氏忍无可忍,一盏茶砸在了地上,“啪”的一声惊响,总算让两个人安静了下来,“吵什么?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吵,我说了如果她真的是来报仇的,我们谁也逃不掉,我来的时候,相爷说了,三天后一起去锦园,到时候你们都给我机灵点,别让她抓住把柄,说什么,都不能让她在上京得势。”

“娘,那我们要怎么做?”

齐氏的眼睛微眯,露出一抹狰狞的冷笑,“逼,无论如何都要让她在那晚做出决断,选择一方。”

“如果她都不选呢?看今天的架势,她可没给任何一方留有余地。”

“那就更好了。”齐氏看向林豪胜,笑着说:“那我们就煽风点火,既然她不会成为任何一方的助力,那她就一定会成为,两方都要打压的目标,除掉她就容易了。”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