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配穿越高H

孙廷雅和沈沣在大理多待了一天。<乐-文>小说www.しwxs.com

对孙廷雅怀孕的事,沈沣非常紧张,也有点崩溃。孙廷雅对此表示理解,毕竟是计划外的变故,她最初得知也觉得措手不及。

沈沣没敢解释,他后怕不是因为这个,而是想到如果自己没跟过来,是不是就没机会得知这个孩子的存在了。谢天谢地,孙廷雅没有气性大到直接跑回英国。

按沈沣的计划,两人应该立刻飞回北京,再联系私人医生做一次全面的检查,不过孙廷雅并不想走,“我从来没到云南旅游过,很多地方都想去,丽江,香格里拉还有泸沽湖。来都来了,就近去玩一玩嘛。”

“来都来了”向来是中国人难以逃脱的魔咒,只要撂出这四个字,通常能无往不利。不过很可惜,这次它失去了效果,沈沣坚持她的身体更重要,想旅游等生完再说,于是孙廷雅皱起了眉头,“你不会打算让我待产期间都闷在家里吧?别闹,宜熙怀着孕还拍了两部电影呢!”

沈沣不为所动,孙廷雅想了想,“医生说了,准妈妈要保持心情愉悦。我现在想去香格里拉玩,你不让我去,我会不开心的。”

这理由太强有力,沈沣想到孙廷雅最近情绪波动成这样,终于无奈屈服。但香格里拉还是不能去,那边海拔太高,两人经过协商,把丽江也放弃了,只去泸沽湖。

孙廷雅十几岁时看了部电视剧,名字已经忘了,只记得故事主题围绕着在泸沽湖修机场。这么多年过去,那边的机场终于修完,孙廷雅觉得庆幸,因为安琪早几年来过一趟,当时还没有飞机,山路崎岖,她坐车晕了个半死不活,回来就表示除非通飞机了,否则不想再去第二次。

飞机降落前,孙廷雅透过窗户往下看,林木葱翠、群山环绕,蔚蓝透彻的湖泊如宝石般静卧在其中。

远离喧嚣、古朴宁静,仿若世外桃源。

她和沈沣一下飞机就有人接待,载着他们前往湖区。孙廷雅有时也很钦佩沈沣的办事能力,比如这么短的时间,他居然已经安排好了地陪,还是在这种地方!

两人住进了里格半岛上的湖景房,落地窗外便是泸沽湖,鸟鸣啁啾,越发显得天地一片静谧。

第二天一大早,两人去坐船游湖。小码头上停着一排木船,本地人管这叫猪槽船,因状如一只长长的猪槽而得名。沈沣本来想包下一条船,孙廷雅却拽住他,“别折腾了,人多点热闹。”

要到达湖上,先要经过一片茂密的芦苇丛,因为面积广阔,远远望去如同一片海洋,所以又被称为“草海”。天是洗过一般的蔚蓝,白云大团大团,更远处是高山顶峰的莹莹积雪。阳光明媚,孙廷雅仰脸安静享受,却不防沈沣拿着手机对她拍了一张。

“这光线真好,拍戏都不用打光。好看吗?”他摇摇手机,孙廷雅一看,自己果然被照得肤白眼亮、神采飞扬。

她笑容加深,“好看。不过是因为我长得好,跟光线没关系。”

划出草海,终于到了泸沽湖上,果然如宣传的那般,湖水清澈见底,飘着白色的花朵,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划船的摩梭小哥皮肤黝黑,笑起来很爽朗,他跟大家说:“这水可以喝的,有甜味,试试看。”

孙廷雅和沈沣没有可以盛水的东西,坐在后面的女孩拍拍她肩膀,把一个干净的纸杯递了过来,笑着说:“姐姐,用这个吧。”

孙廷雅微愣,笑着道谢。因为身体情况,她只浅浅抿了一口,甜味没怎么尝出来,清冽倒是真的。不过这个机会让她和递杯子的女孩搭上了话,对方叫田甜,今年二十四岁,这次是和老公一起出来休假的。

田甜挽着身畔男人的手,感兴趣地盯着孙廷雅和沈沣,“姐姐是和先生一起来玩吗?我怎么觉得在哪里见过你们啊……”

孙廷雅和沈沣对视一眼,装作听不懂的样子。

游客们喝完水后,心情放松,都聊起天来。大家来之前都看过一些资料,最感兴趣的当然是本地赫赫有名的“走婚制度”。摩梭人是母系社会,连婚姻也和别处不同,没有隆重的婚嫁仪式,男方和女方互生情意后,男方会在半夜到女方的“花楼”,爬窗进入与其约会,并在天亮前离开。

划船小哥笑着说:“‘男不娶女不嫁,天黑来天明去’,这就是我们摩梭人的走婚了。”

大家啧啧称奇,孙廷雅摸着下巴思索,“其实这样也挺好的,两情相悦才在一起,不会有父母亲戚逼迫。恩,我们如果这样,肯定不会结婚。”

田甜有点惊讶,下意识瞥向沈沣,却发现男人面色不变,用手机对着孙廷雅拍了张照,淡淡道:“所以我更喜欢咱们汉族的习俗。有结婚证比较有仪式感,也安心。”

孙廷雅扑哧一笑。

.

游湖结束,下一个目标就是去“走婚桥”,田甜拽着老公,几步赶上孙廷雅沈沣。女孩子笑得很甜,“正所谓十年修得同船渡,能坐一条船就是缘分,我们都是两个人,不如结个伴吧?”

孙廷雅看她一脸讨人喜欢,忍住摸她头的冲动,愉快地点点头,“好啊。”

到达走婚桥的路上有几个摩梭人老奶奶,拿着彩线问女孩子要不要编头发,长发如瀑,缠绕着彩色丝线,看起来别有种风情。田甜也很心动,跑过去编了,他们在旁边等着,沈沣对孙廷雅说:“你不去吗?头发留得这么长,编出来一定比她们都好看。”

孙廷雅弯唇一笑,沈沣以为她要答应了,谁知竟是一句,“不去。”

他不死心,“去吧,我想看你这个样子。”见她不为所动,学着她补上一句,“来都来了。”

孙廷雅失笑,当真走过去。田甜已经编好,看孙廷雅过来很高兴,她刚才也夸奖过她的长发。孙廷雅坐下后,对老奶奶说:“我不要这种很多根的小辫子,您能帮我把头发编成一根大辫子吗?松一点,彩线缠在中间。”

老奶奶普通话不好,艰难理解了一会儿,笑着说可以。黝黑的手握住她的长发,果真帮她编了条辫子,松松散散、几分慵懒,丝线是乌黑中绚丽的点缀。

孙廷雅今天的打扮颇为传统,白上衣配蓝色长裙,裙摆处用金线刺着大朵大朵的花纹,头发再这么编到一起,真像个少数民族女人似的。她低着头,眼神沉静、唇畔含笑,沈沣站在那里看她,觉得这一幕真是安静美好。

孙廷雅察觉他的目光,微微抬眸,两人对视,她扬唇一笑,

等编好后,孙廷雅站起来,沈沣自然地握住她的手。两人往前走去,田甜在后面盯着手机,她刚刚想自拍,结果开错镜头,竟捕捉到这么一幕。

照片里,孙廷雅坐在木凳上,摩梭老奶奶站在后面替她编着辫子,她含笑看着前方的沈沣。沈沣也在笑,手插在兜里,两人眼中只有对方,看起来像是有个外界不能闯入的屏障。

她忍了忍,还是没忍住,登上微博把照片po了上去:“在泸沽湖碰到的夫妻,颜值赛高!就是总觉得他们长得有点眼熟……”

.

所谓“走婚桥”,就是一条曲折的木桥,桥下也是一片草海。这是摩梭男女约会的地方,沈沣和孙廷雅站在上面,心思却跑到了别的地方。

他饶有兴致打量她的头发,“就这么追求特殊?辫子都不肯跟别人一样。”

不时有女孩子经过他们,无一例外是满头彩色小辫,就连短发的几个也不例外。孙廷雅把长辫子放到胸前,慵懒地靠到木栏杆上,“我是为了你着想。”

沈沣挑眉,孙廷雅摇头感慨,“那种辫子在本地叫寡妇辫,死了丈夫的女人才编的。你真想让我弄那个?”

沈沣一愣,孙廷雅手指绕着发丝玩耍,偏头欣赏无边草海。他唇畔逸出丝笑,走上前将她半拥到怀中,“你什么时候迷信起这些了?”

他语带调侃,孙廷雅手指放在他下巴,轻轻捏了一下,“就跟你不想当鳏夫一样,我也不想年纪轻轻就当寡妇,太凄惨。”

他反应一瞬,才想起来自己什么时候说过这话,是他背着她在大雪里跋涉那夜。他说:“那么久的事,你还记得?”

孙廷雅意有所指,“我记得的东西,可是很多的。”

沈沣没来得及问清楚,田甜和她老公就赶了过来。孙廷雅正好奇他们怎么落后这么多,却听到田甜有点紧张地说:“那个,你是沈沣吗?还有……格林小姐?”

两人不回答,田甜知道自己说对了,又是激动又有点尴尬地说:“那个,我好像,给你们惹麻烦了……”

她说着举了举手机,是微博的页面,孙廷雅一眼就瞄到自己和沈沣的照片。

田甜也没想到,自己随意传上的一张照片,居然在网上引起轩然大波。孙廷雅和沈沣这阵子远离尘嚣,然而外界关于他们的讨论并未断过。也不知从哪里走露了风声,圈内圈外都在说他们婚姻出现危机,十有八|九要吹了。这消息很快就闹得满城风云,大家联想之前《高阳公主》庆功会上,孙廷雅和沈沣那张信息量巨大的抓拍,顿时觉得这料有几分可信,加之一直没看到当事人出来辟谣,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然而就在此时,却从一个路人那里看到了他们的合影,立刻吸引了八卦er们的眼球。

“泸沽湖?满世界都以为他们在婚变,结果这两人居然跑去了泸沽湖度假,心也是real大。”

“终于出来危机公关了,再没动静我真要怀疑是离了!”

“这张照片拍得好诶!沈沣忍俊不禁的样子太宠溺,眼角眉梢都是爱意啊!孙廷雅这样的打扮也很少见,与众不同的美!”

“上次的照片果然是角度问题吧,这两人对视明明火花四射……看来那些小三小四真没戏了,正宫娘娘已经统治了战场。[呵呵][呵呵]”

“超级粉红!cp粉表示心满意足!”

田甜的微博只有几百粉丝,这条博却被转出了四千多条,她看到时都蒙圈了。扫了眼评论和转发,才知道自己为什么一路都觉得这两人长的眼熟……

田甜试探着说:“所以,真的是你们?我还去看了《高阳公主》的电影呢!”

孙廷雅轻轻“嗯”了一声,并没有更多表态。

知晓沈沣的身份后,田甜那个原本并不怎么热情的老公,态度发生了极大转变。他含笑与沈沣攀谈,原来他也从事房地产行业,在北京工作,话题甚至延伸到要和他们坐同一班飞机回京。

他们还想继续同行,然而沈沣和孙廷雅都失去了兴趣,找了个借口便分道扬镳。

.

夕阳西下的时候,两人坐在房间窗外看风景。雪山、碧湖、残阳,每个词都可堪入画,拼凑到一起仿若一幅名家杰作,让人舍不得移开眼睛。

孙廷雅躺在摇椅上,沈沣在旁边弯下腰,握住她的手,“明天,我们就要回家了。”

孙廷雅点头。他让她闭上眼,将一个东西套到她手上,孙廷雅再睁眼时,只见纤细无名指上,一点银光闪烁。

是她放在酒店的婚戒。原来,他带过来了。

他亲吻她的手指,“如果你不想回去,我们也可以去国外住一段时间,反正你要养胎,出去待产也好。”

孙廷雅:“为什么觉得我不想回去?”

沈沣不语。她看到田甜的微博后,就不再像之前那么愉快,他很自然地认为她是不喜欢那些。经过这段时间的波折,他发现自己也有点厌倦了外界的目光,如果去国外安静住一段日子,也是个很好的选择。

孙廷雅隐约猜出他的想法,莞尔一笑,“我不是因为那个。我只是因为他们的话,想到了一件事。

“你找到我之前,我一个人在大理。当时我以为,来到那个特殊的地方,我的心里一定只有雨璇和……陈少峰。但没想到,我那两天想得最多的人,除了他们,还有一个。”

孙廷雅拿过一张纸,递到他眼前。是一幅素描,他下意识以为是自己在大理古城捡到的那张,仔细看才发现上面的人不是她,而是他。

他愣住,“这是……”

“我画的。怎么样,很像吧?”

确实很像,他几乎第一眼就认了出来,可正因为这个,才更让他惊讶,“你能画出我?”

孙廷雅:“本来还画不出来。昨晚你睡了之后,我又去了书房,这次很顺利,只花了一个小时就完成了。”

她目光落到那幅素描上,眼神也变得深邃,“往事不可追,这个道理其实我早就明白。这么多年,安琪一直希望我想清楚,我抓住不放的究竟是对陈少峰的感情,还是对雨璇的愧疚。这次在大理,我想我终于有了答案。”

沈沣觉得自己的心开始绷紧。隐隐有了个预料,她想说的是什么。他其实并没有期待这么快能有结果。他以为,继续像之前那样,耐心等待下去,总有一天她能忘掉旧人。总有一天,她能像他对她那样,全心全意。

他声音轻颤,“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孙廷雅唇畔含笑,闭上了眼睛。两只手放到了他脸上,一点点抚摸,就好像昨天夜里,她坐在灯下,一笔一笔勾勒他的面庞。

这张脸她原本是记不住的,这个人她原本也是不在意的,可是他那么执拗坚持,以不容拒绝的姿态进入她的世界,将自己一点点刻进了她的生命。

脑中闪过许多往事,好在如今的她,已经清楚真正重要的什么。有句话她从没有说过,但这一刻,她很想告诉他。

她睁开眼睛,朝他粲然一笑。刹那间,他仿佛又看到两年前,那个美丽的女人一身白裙,款款朝他走来。

孙廷雅说:“我知道。我爱你。”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神婚颠倒》正文到此完结,辛苦大家两个多月的陪伴~

这文会出版哒,估计明年上半年的事儿吧,和《凰诀》《等你的星光》一样,都是由记忆坊来出。我会综合大家意见修一下文,全文精修,包括很多人提出意见的西藏篇,其实写到一半我就有修改的方向和脑洞了,就是连载期间实在不宜回头修文,于是就暂时放下了。其实结局部分我也有点新的想法,还有几个梗可以加进去,但前面没有铺垫,现在就不合适硬塞,我回头仔细看看有没有操作可行□□!

然后,出版书也增加番外,目前确定的是周安琪的番外肯定会写,我已经又大致剧情了。孙廷雅和沈沣的番外也会写,具体内容到时候再说吧。大家如果感兴趣,可以关注我的微博“茴笙echo”,我会在上面直播进度的!

最后,下篇文已经想好写什么,还是娱乐圈题材,名字暂定为《华丽的冒险》,走轻松励志甜蜜风格,大家感兴趣可以先收藏一下~话说下篇文应该是我这两年最后一篇现言了,接下来几个脑洞都是古言,我写娱乐圈的瘾已经过得差不多啦!哈哈哈!

最后,贴一下阿笙的专栏链接,小天使们喜欢我的话就收藏一下我吧,以后我开文都会有提醒的~<input type=button value=手机请戳 onclick=window.open("m.jjwx/author/946683")><input type=button value=电脑请戳 onclick=window.open("uow.jjwxet/ohor.php?authorid=946683")>

感谢霸王票土豪们,么么哒~╭(╯3╰)╮

橙子还是梨子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4 23:43:38

睿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5 22:18:07

玉蜻蜓扔了一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5-12-06 11:08:31

苏澄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8 08:21:14

shelley0902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8 21:59:09

潇潇不嚣张扔了一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5-12-08 22:03:26

苏丹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5-12-09 00:00:14

莉萍julia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5-12-09 06:36:29

露露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9 21:57:52

夕夕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0 21:03:36

18403864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5-12-11 20:28:52

小巫师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1 22:43:22

元气妇女结缘钱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2 00:11:35

元气妇女结缘钱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2 23:09:17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