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缺(1V1)全文阅读

<i lass="bsharebunbx">

<a href="" nusee="ursr('手机阅读')" nuseu="hieursr()">

<fn lr="#ff0000">手机阅读</fn></a></b>

<i i="rail" syle="isibiliy:hien; brer:#e1e1e1 1px sli; paing:3px;">

赫连琰做了个手势,站在他身后的虎青将怀中的东西拿出来递到了赫连琰的手上,接了过来,使用黑色的布包着的一叠东西,系着红色的缎带,显得神秘又庄重,把玩着缎带,“既然有事相求,自然是要拿出诚意的。 ”

谁都明白此时赫连琰手里拿的是什么东西,二皇子赫连珏目光含笑,“没想到二弟竟是如此器重那夏老板,既然玄机锁已经开了,这里面的东西想来二弟应该也是看了。”

“自然。”

“那...”二皇子赫连珏回身递了个眼神,席荣便了然的取过了那个包裹,赫连珏颠了颠重量,“三弟自己还留了一部分。”

赫连琰笑了,可是仅仅是表情笑了,鹰眸里面仍旧是平静无波,“这般厚礼若是得了假的解药,或者是药量不够,那我岂不是白忙活了一场?”

把东西交给了席荣拿下去,赫连珏其实还没有想明白赫连琰这么做的目的,可是不管怎样,在出城的必经之路上他都布下了天罗地网,虽然没有将东西偷回来,可是这里是他赫连珏苦心经营了许久的凤城,一时大意叫赫连琰的人占了上风,但是这东西却是无论如何也不会送到皇上手里的。

“我去叫席荣将解药拿过来了,”二皇子赫连珏忍不住问道,“不知之前派过来的那位女子,是三弟从哪里寻来的人才?”

这个问题赫连珏一直都没有想明白,要说这些年的明争暗斗,除了他自己他最了解的也只有身为太子的赫连琰了,因为之前自己这个三弟性情风流而忽略了这般存在,可是这几年可以说赫连琰的一举一动都掌握在他的手中,这般厉害的手下,他居然从未有过一点消息。

“哪里哪里,不过是一个手下。”赫连琰自然不会说实话,现在夏倾卿的身份还必须隐瞒,可是他早就决定必须给夏倾卿补偿,必须将夏倾卿应该得到的东西还给她。

“太过谦虚了,能进了我这宅院将人换出去,易容成别人的样子处乱不惊,还在怀杰的手中逃走了,即便有几个帮手,也不是善类。”二皇子赫连珏真诚的说,满脸都是欣赏。

饮了一口茶,赫连琰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

屋内虽然陷入了沉默,却似乎要比之前感觉和谐的多,过了很久才席荣才回来,手上拿着一个盒子,盒盖打开能看到里面是七个颜色深浅不一的绿色瓷瓶,虎青接过了盒子,赫连琰点了点头,虎青便将盒子扣上了,“那便多谢二哥了,若是夏老板的毒解了,另一半东西自然会双手奉上。”

“那是自然,席荣送殿下出去,别忘了将解毒的法子告诉殿下。”见赫连琰起了身,二皇子轻声吩咐。

回云海酒苑的路上,赫连琰一言不发,可是唇边一直挂着浅浅的微笑,微微落后半步的虎青两人,脸上是掩饰不住的喜意。

似乎没有一个人觉得用二皇子私通的证据换这个解药有何不妥,每一个知道这个消息的都在真心替夏倾卿能够解毒而真心高兴。毕竟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回到云海酒苑赫连琰没有直接去找夏倾卿将解药送过去,而是找了素。

“素,你检查一下这个是不是入虚散的解药。”

仔细的检查之后,素肯定的说,“这的确是入虚散的解药,七虫七花的顺序就是和由浅至深的顺序,安全的很。”说着素挑了挑眉,“看样子,那位果然是你传说中倾城的太子妃了。”

“不说话没人把你当成哑巴。”虽然嘴上口气不善,可是满眼都是轻松,“那你就找机会将这药给她服下便是。”

“我可没那个机会,不管是诊脉还是熬药,那位百里姑娘可是事事亲力亲为,再说了这知道入虚散的一看便可知道这是解药,你直接交给百里姑娘不就是了。”素到现在都不曾接近过夏倾卿,平日里百里凝给夏倾卿治病也是从来不会叫上他,他也乐得自在,反正若是夏倾卿的身份确定了,他知道赫连琰肯定不会坐视不管。

赫连琰却是一点不相信,“这个时候和我装起正人君子了,你的各种把戏可不要以为我不知道。药你是做不了手脚,别的可不见得你没有机会。”

“嘿嘿,”素老实的笑了,“我不是想着这么重要的东西,你若是可以亲自交给她,你们两个的关系...”

多年的交情,赫连琰知道素出发点一定是为了他好,可是他现在也不知道要如何面对和夏倾卿的事情,只是单纯的想要将夏倾卿身上的毒先解了,看着夏倾卿一天一天的消瘦下去,他心疼。

此时的夏倾卿却是在酒楼后面的小湖上惬意的躺成一个“大”字,上午的阳光不那么刺眼,微微阖上双眼,便由着小舟荡去哪里,口中衔着一截小草,好不惬意。

“夏老板好生自在。”一道温凉的声音传来,夏倾卿惊得睁开了眼睛,寻着视线看去,竟是二皇子赫连珏。

慢条斯理的坐了起来,丝毫不见慌乱,可是夏倾卿的心中却是暗自懊恼起来,现在自己的警觉性这么低,居然就大咧咧的在湖中睡着了,方才二皇子若是起了杀心,恐怕不等入虚散发作,自己就在睡梦中挂了。

湖上还有不少泛舟的人,夏倾卿也不好直接称呼二皇子,想着赫连珏早就知道她不会再有利用价值了,也懒得客套,“还好,毕竟时间不多了,也该好好享受享受。”

事已至此,夏倾卿觉得自己没有必要再装作不知道是谁给她下的那么凶狠的毒了,二皇子赫连珏听了反倒是一愣,赫连琰已经将解药拿回去了,这夏老板还这么说?

“那夏老板还是不要浪费时间享受了,你以后享受的日子还多呢,好心提醒你一句,虽然我做事情心狠手辣,可是我那个三弟,不比我仁厚。今日能为你换取解药,明日便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赫连珏有些咬牙切齿的“好心”提醒,与其说是提醒,不如说是发泄,毕竟他赫连珏这次吃的哑巴亏和夏老板已经潜入他宅院中的女子有着莫大的关系,好在他这个二傻子遇到了赫连琰这个大傻子。

说罢,二皇子赫连珏便叫船夫划着他们气派的船走了。

换作平日,夏倾卿一定不会叫赫连珏就这么走了,可是她此时却震惊的没有说话更没有什么动作,就是呆呆的坐在那里,小手无意识的摆弄着之前口中的那截小草。

赫连琰去换解药了?

赫连琰去换解药给她了?

感觉眼中酸胀的难受,夏倾卿眨了眨眼睛,便感觉冰凉的触感顺着眼角滑落,滴到了自己的手上,接着,竟是止不住的一对一双的落了下来。

二皇子没有说赫连琰拿的什么去换解药,但傻子都知道赫连琰一定是拿了二皇子私通飞斌国的证据,这段时间,不,可以说赫连琰一直都在找机会把这个最强劲的对手拿下,这个证据交到皇上的手中,二皇子便与皇位无缘了。

可是赫连琰居然就拿着去换了入虚散的解药!

胡乱的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夏倾卿划着小舟回到了云海酒苑,大步到了赫连琰的房门前,未等敲门,门竟然开了,夏倾卿一双墨玉眼便毫无防备的迎上了赫连琰的眸子。

赫连琰侧头看了看夏倾卿举起的手臂,“夏老板有事进来说吧。”

回过神的夏倾卿却是摇了摇头,“不不不,没事没事,我就是来问问公子要不要吃早饭。”

“现在都快吃午饭了。”

“我说错了,是要不要一起吃午饭。”夏倾卿紧忙改口。

“要。”赫连琰斩钉截铁的回答,夏倾卿小脸却是皱在了一起,她以为赫连琰是要出门的啊,怎么就变成要一起吃饭了呢,可是话都已经说出去了,夏倾卿也只好硬着头皮、舍命陪君子了,“那一会我过来请公子。”

“不妨拿到我的房间来吃吧,我这里得了一壶好酒。”瞧着夏倾卿脸上的表情,赫连琰说,夏倾卿一边答应着一边就跑了。

直到饭菜都上好了坐在赫连琰对面,夏倾卿才算是彻底平复了心情,“我酒量不好,恐怕是不能陪公子饮酒了。”

“无妨,只是可惜了这醉嫦娥。”赫连琰惋惜的说。

原本赫连琰以为,之前夏倾卿虽然没有内力不懂武功,可是诡异的身手却也是高手,经过这几年就算没有进步也不会退步,万万没想到那日夏倾卿两次潜入他的房间都那么糗,就叫人远远的一直保护着夏倾卿。

所以夏倾卿方才见过二皇子,赫连琰是知道的,也猜到了夏倾卿定然是知道了换解药的事情,一不做二不休,看着夏倾卿那激动的样子,赫连琰断定,他的卿儿心中还是非常在乎他的。

今日这壶好酒,可是他特意为他的卿儿准备的。

“醉嫦娥?”果然,夏倾卿被勾起了兴趣,虽然夏倾卿不喝酒,可是这大名鼎鼎的醉嫦娥却是听说过的,据说这酒的酿造极其复杂,所以有价无市,若说千金难买夸张了的话,一百两黄金想要喝上一口,也是要有个好机会的。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