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学校课上做污污的事

“不要害怕我带你来这,不是为了伤害你。我只是为了保护你,你别以为魔法学院真的是为了维护世界的和平而存在的,他们才是罪恶的本质。我们才是朋友,早在几千年前我们就是朋友了,都怪你那哥哥为了自己的私欲。”

此时洛凌霜和阿狄布斯走在一座铁索桥上,桥下是冒着滚烫的岩浆,时不时冒着气泡。洛凌霜要消耗巨大的魔力才能把千寻治疗好,但对于阿狄布斯治疗洛凌霜只是一瞬间的事,不同的次元差距不是一般的大。

“你说我们是朋友,可我完全没有你的记忆。你说魔法学院才是罪恶的根源,你却做出了让我不敢相信的事实。”洛凌霜愤怒的盯着阿狄布斯看,眼中带着愤怒的火焰。

阿狄布斯停了下来转过头看着洛凌霜,“没错,我确实不该伤害你的哥哥。这只是我一个私心,我就想看看当年他到底做得对不对......”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苦衷啊,假如是当年的你,你肯定会现在把我杀了。可是我就是那么想不明白,为什么,到底你哥哥当年为什么那么做,他把你也给拖了进去。”阿狄布斯伸手去触碰洛凌霜的脸庞却被洛凌霜用手给挡住了。阿狄布斯笑了一下,笑的如此动人,又恢复成在学校大礼堂的那个贵族公子,洛凌霜失神一下就马上撇过头不看阿狄布斯。

“要是这一刻会永远停留多好,你以前都没有在我面前出现这个表情,永远都把你的心思放在你哥哥身上,不过我多么的优秀。”阿狄布斯苦笑一下,又继续拉着洛凌霜的手向前面走去。

“刚刚不好意思,有点失态了。三千年了还改不了对你的喜欢。”

洛凌霜的脸瞬间变成通红色,第一次被别人赤裸裸的说喜欢,自己却又无法反驳。

阿狄布斯和洛凌霜走到一个房间面前说“你先在这里住着先,会有人来找你的。你也别想逃出去,这里可是世界上最隐秘的地方之一。除了我自己谁都不知道这里是在那里。”

“生活有什么需要的就吩咐仆人就行了,总有一天你会明白我为什么这样做的。再会了!”

说完阿狄布斯就踏着虚空往刚刚来的地上飞去,房间可谓是奢侈无比,洛凌霜打开房间第一感觉,千年海底蓝冰做床垫上面还有一层厚厚的孔雀绒,地上是平滑的水晶,还有桌子和凳子......就连刚刚进来的女仆都是英国贵族少女,她戴着海蓝宝石与非洲砖皇谈吐优雅大方,这种人去到哪里都是社会名流,居然在这里当女仆。阿狄布斯这种气场让洛凌霜有点站不住.......

魔门宫殿外面

“阿狄布斯,我们该不该停止搜索,十二位魔法神殿殿主已经有几位位受了重伤,恐怕我们一有行动,人族顶尖强者恐怕会倾巢而出,神族恐怕会因此而消亡啊,继承者又无法顺利归位,我们估计挡不住啊。”一位面带着骷髅头面具的少女看着阿狄布斯说,从身材看不难看出那个少女的妖娆,年龄不会太大。

“神族灭亡也许是顺应天命,我们是不是错了。”阿狄布斯面带着忧伤看着远方的天空,天空时不时有些灭绝的飞禽路过。不同于阿狄布斯宫殿里面的环境,外面的天空景色宜人,空气温暖湿润。

“我们是为神族而战,生于神族而死于神族,我愿拿起战矛流尽最后一滴血,更何况神王已经做出了巨大的牺牲。”那位妖娆女子坚定的说。

“寒,这几年你也够辛苦了。不要想着打打杀杀了,世界已经和平了,我们不能成为战争的起源。

人类一直和我们竞争,同时也进步着。从那魔法学院我就能看出来,神族已经没落了。”另一位带着骷髅面具的男子责怪道。

“里面是有一位小姑娘是冰水泉的继承者之一,哲启中学还有着一位剑冢的继承者被迷惑着。我们得想想办法,我又不能强行出手,这次出手还不是因为你的过失被她知道了。”阿狄布斯看着寒,同时又非常无奈这个陪伴自己几千年的女人。

那位带着面具的少女把面具脱了下来,面带着微笑对着阿狄布斯说道“想让我教导伊芙蕾雅魔法就说不用拐过弯来讲这事情,都几千年了难道我还不知道你的心思?”

“寒,我都说了多少次,在我面前你不要脱下面具。”阿狄布斯呵斥道。

“你害怕了吗”寒那双暗红色的眼睛,紧紧的看着阿狄布斯,同时用着双手把阿狄布斯的下巴抬了起来对着他的脸吹了一口气。

阿狄布斯甩开了寒的双手对着她说“请你理智一点,我们是战友是同伴,不是那种下半身的动物。”

“都多少年了,你就不能主动点吗。”寒带着忧伤的眼神看着阿狄布斯,要不是阿狄布斯多年的定力在面前摆着,恐怕都会禁不住寒的致命诱惑。

“你当年就是水系的继承者,要不是因为他,你怎么会成这幅模样。佩罗娜还在养伤,现在你教导她是最合适的,等她学完水系魔法就马上进行传承仪式。我们这些老家伙也累了,该歇息歇息了。”阿狄布斯不看寒的眼神而是转过身来看着远处洛凌霜的房间。

“干嘛,要提他。总有一天我会让他付出代价的。”寒咬破了嘴唇,眼睛充满着恨意。

“人类有句话,爱的越深,伤的越痛。那孩子和你有几分相似,她现在深爱着贝斯爱汨罗,这一关我怕她过不了。”阿狄布斯纵身一跃就消失在这片天空中,还留下一句“希望你能好好对那小姑娘,她很单纯。”

单纯吗,谁没有单纯的时候,到头来还是空欢喜一场,寒心想。

……

……

……(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