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绳结磨花蒂

“把他们都放了,我带你们下主墓去。wenxue6.com”我看了一眼高建宁,冷冷地勾了一下唇角,接着看向了周斌道,“不过,我还有个要求。”

“说。”周斌点了点头,看着我的眼神中微微带着一抹探究。

“把他带上。”我指了指高建宁,“这小子是考古专业高材生,有学识,有能力,能帮上我。”

“沐纹,你这个伪君子,你不是看不起我吗,为什么让我留下来?”高建宁见我这样说,顿时慌了神,一步就跨到了我的面前,咬牙切齿地冲我大吼道。

“你说错了,告诉你,老子可不是伪君子,老子是坏人,老子就是看你不顺眼想把你留下,你有意见?”我微微昂了昂下巴,略带嘲讽地说道,心里早就把高建宁的祖宗十八代骂了个遍。

为了找他们,我们一路追着人贩子到了逻土寨,差点把命都搭上,后来为了追秦家人,几乎累得丢了半条命,现在,为了把他们都救出来,老子彻底把命都搭上去了,他竟然说老子是虚情假意,那老子就给你展露一下真性情。

“带上他。”周斌的嘴角微微翘了翘,若有深意地看向高建宁道。

“小纹,我要跟着你,”

“羽田秀明是吧,看好你的狗,别让我看不起你这个主人。”我抹了抹被盛厨子扯皱的衣领,转头看向了羽田秀明,后者的脸色顿时黑如锅底。

“你最好别想耍花样。”周斌的嘴角勾了勾,露出了一个嘲讽的笑,冷冷地对我说道,一双漆黑如墨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我,眼中闪过一道寒芒。

那一刻,我只觉得自己的心脏猛地抽搐了一下,就像是有一只大手狠狠地捏了它一把,似乎就连我的呼吸都被冻结了,我后背一寒,心中一突,这个周斌恐怕比表面上看起来的那样更加可怕,只一个眼神,就让我有种下一秒就会被他活活撕成两半的感觉。

“人呢?”我强压下心中的惊惧,努力保持着自己声音中的镇定,将后背绷得笔直,毫不示弱地看向周斌。

“小纹!”还没等周斌回答我,一个人从一顶帐篷里滚了出来,还不等身体停稳,那人便大声的叫起了我的名字,声音里已经带了哭腔,经是赵云舒!

“老实点!”一个大汉一把就将赵云舒拎了起来,仿佛就是在拎一只小猫小狗,不等赵云舒作出反抗,一把将人扔回了帐篷里。

“你他娘的找死!”我顿时大怒,赵云舒是我恨不得捧在手心里的人,他竟然敢当着我的面这样对她,我的理智立马被怒火烧尽,一个箭步就冲到了那大汉的身前,飞起一脚就将人踢翻在地。

这段时间以来,爬山涉水,斗鬼打僵尸,我的力量已经能和高中天天训练的时候相比,我这一脚用了十成的力道,加上跑动的冲击力,那大汉着实有些吃不消,躺在地上,没能在第一时间起来。

趁你虚,要你命,这时我几次在生死关头徘徊后总结下来的经验,当下也顾不得去看赵云舒的情况,抬起脚来,一脚踩上了那大汉的胸口,那人发出一声闷哼,整个身体微微蜷缩了一下,显然是疼得够呛。

秦家的队伍里,没有一个是善茬,这个大汉也一样,在被我连踹两脚之后,不仅没有绕地打滚,反而抬手将我右脚腕扣住,双手一剪,就要将我翻倒在地上。

再次感谢我多年的训练,在这样的关头,我没有忙着将脚收回来,反而将重心全部放到了右脚上,抬起左脚,一脚踩到了那人的两腿间。

“啊!”只听那人一声嘶吼,整张脸霎时间变成了白色,一双微鼓的眼睛里满是血丝,剪着我右脚的手也放开了,整个人顿时缩成了一团,我心中的怒火未消,抬起脚继续踹,足足过了五六分钟,那人的嘶吼逐渐变成了闷哼,我脚上的力道才小了一些。

“拉开他。”不远处,周斌的声音依旧是那样的冰冷,一句话后,立马有四五个人将我从那人身边拽开,站在营地的中央,我的情绪渐渐平复了一些,心中有些奇怪,如果我开始那两脚让人没有反应过来,可我足足走了那家伙五六分钟,为什么没人来阻止我?

“周斌,你他娘的太过分了,小魏都快被人打死了,你不管也就算了,为什么不让我们管!”一个人站了出来,瞪着眼睛,指着周斌大声道,我闻言一愣,难道是周斌阻止了众人?

“你没有资格和我叫嚣,别忘了你们端得是谁的碗。”周斌冷冷地道,说完转向了我,“你欠我半条命。”

“放了他们!”此时,我已经冷静了下来,假装没有听懂周斌的话,咬牙道。

“放人。”周斌轻轻摆了摆手,两个身材瘦小的家伙从人群里钻进帐篷,没一会儿,帐篷里面陆续出来了几个人。

“小纹……”赵云舒大大的眼睛里满是泪水,面色苍白,身体微微颤抖,紧咬着嘴唇,似乎是在极力隐忍着想要哭的冲动,看得我一阵心疼。

“舒儿!”我赶紧冲到赵云舒的身边,一把将人抱到怀里,这才发现,她的手上被人用软手铐绑着,除了衣服有点脏之外,身上并没有什么伤口,看样子,周斌并没有骗我,我的心总算是安定了一些。

“这就叫有了媳妇忘了爹,哎,世道不古啊!”一旁的朱彦达看到我这个样子,微微撇了撇嘴,Y阳怪气地开口道。

“虚情假意!”一个满是酸意的声音响起,我抬眼一看,高建宁一脸怨毒地看着我,这小子的眼镜儿烂了一半,脸上满是乌青,整个人都显得狼狈不堪,可就算这样,

“这就叫有了媳妇忘了爹,哎,世道不古啊!”一旁的朱彦达看到我这个样子,微微撇了撇嘴,Y阳怪气地开口道。

“虚情假意!”一个满是酸意的声音响起,我抬眼一看,高建宁一脸怨毒地看着我,这小子的眼镜儿烂了一半,脸上满是乌青

(本章完)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