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袜好紧…我要进去了

或许是因为新年的关系,再多的霉运都被喜庆洗刷干净。

柯以墨苏醒并且病情得到控制的消息是在大年初三传来的,李信等一群亲朋好友自然是开心不已,唯一遗憾的是初五的《神话》半决赛墨殇夫妇是不可能参赛了,白白便宜了和他们对战的那匹黑马。但让李信他们万万没想到的是,那匹黑马的好运并没有因为墨殇夫妻的退赛而止步不前。到了决赛那天,竟然连他们的对手凤舞和公子雅也宣布弃权了!

黑马夫妇逆天般的运气让无数玩家瞠目结舌,李信更是泪流满面。早知道是这么个结果,老大和宁心当初对战他和小雨的时候干嘛不直接认输?便宜外人还不如便宜他呢!他的第一名啊,他的梦幻神兽啊!原以为他和第一的宝座隔着千山万水,谁知道竟然只有一步之遥。

李信觉得自己心塞塞的/(tot)/~~,可他不知道几天之后更加心塞的事情发生了。

当李信撕下倒计时的最后一张日历,欣喜若狂的去翻钱包和身份证,准备拉着吴雨出门去民政局的时候,吴雨在房间接到了自己恩师的电话。

“谢谢老师,非常感谢您向学校推荐我。但我因为个人原因,想放弃这次交换生的名额。出国一年对我来说有点困难,真的很抱歉。”

吴雨的导师在电话里又劝导一阵,吴雨沉默片刻才迟疑道:“老师能让我考虑一下吗?”

对方显然同意了吴雨的请求,吴雨长舒一口气赶忙致谢。等吴雨挂了电话才发觉,李信站在门口怔怔地望着她。

“阿信……”吴雨有点慌乱,咬着唇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李信有多期待22周岁的到来,她每天都看在眼里。如今终于让他等到了这一天,她的导师一个电话却有可能让他所有的期待化为碎梦。

吴雨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李信,毕竟刚才老师劝导她的一瞬,她竟然犹豫迟疑。

明明已经说好嫁给李信了不是吗?明明已经将自己的未来交付给李信了不是吗?明明已经心安理得的接受李太太的身份不是吗?为什么就在她和他即将前往民政局的一刻,上天和他们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她竟然被学校推荐到国外作交换生。

如果换做以前,她一定不会放弃这次公费交换生的机会。可是现在,如果她想和李信结婚,就必须放弃交换生名额。

由学校公费推荐到国外名校作交换生,必然经过层层审核。吴雨毕竟还是在校大学生,她所在的学校还不至于开放到允许一个已婚大学生获得名校交换生的珍贵名额。

可如果吴雨不想放弃这次难能可贵的机会,就不得不延迟和李信领证的时间。而这次的延迟,她甚至不敢保证,真的只是一年。

出国的变数太大,异地恋的变数更大,她的未来变数也太大,上天给她砸下一份机遇,却也可能让她与李信的未来走上歧途。

吴雨知道,她应该干脆地谢绝老师的好意。可这样千载难逢的机会,她真的做不到一口回绝。

李信定定地看着面前手足无措的女孩,她明艳的眼眸里因为他沾染上失落与纠结。李信突然想到了魅力女神大赛那天,那个站在舞台上夺目耀眼,让人无法逼视的吴雨。

那一场比赛,她惊艳四座,那也是李信第一次知道,原来他的小雨是那么的优秀,优秀的令他几乎无法企及她的高度。

“你老师打电话来是让你回校吗?”李信开口,有点明知故问的味道,却让凝滞的气氛变得流动起来。吴雨闷闷地嗯了一声,她不认为李信会笨到猜不出她刚才和老师对话的含义。恩师打电话过来确实是让她回校一趟,除了告知她被推荐做交换生的消息,更是通知她尽快回校填写申请表。

“我开车送你去。”李信晃了晃手上的钥匙,继而笑着说:“然后再去民政局,反正今天有大把的时间排队。”

吴雨扯了扯唇角,却笑不出来。

回校填写申请表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她今天不可能再陪李信踏进民政局的大门!没有毕业就领证结婚,看似浪漫其实面对的压力很多。一旦接受了交换生的名额,就更不可能让自己婚姻一栏变成已婚。吴雨不相信李信想不到这些问题,可他就是不说,依旧嬉皮笑脸,好像万事不记于心,一时让吴雨猜不透他的想法。

“小雨,你怎么这副要上刑场的表情?回校而已,死不了人的。”李信讶然地嚷嚷,嚷的没心没肺,令吴雨有些气闷。

“你知不知道我回校是要填写出国交换生的申请表?”吴雨决定把话摊开,再被李信气下去,她真怕自己控制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做出什么让她后悔的事情来。

“知道啊。”李信挑了挑眉道:“我知道你在烦恼,也知道你不知道怎么选择,所以我帮你选择好不好?一年的时间我等得起,我也相信一年的时间,你我之间什么不会改变。我这么好的男人,你这辈子只能遇到一次,我对自身的条件非常自信。”

“你不后悔?”吴雨凝视着李信的眼睛,试图将他眼底的神色看得清楚明白。然而李信扮猪吃老虎惯了,情绪这东西在他眼底一旦被收敛就很难被捕捉。吴雨眼中的他自信而张狂,好似他真的坦然接受吴雨即将出国的现实。

“要说后悔,我最后悔的就是没有提前一天从我妈肚子里爬出来。你说我是不是真的和2这个数字犯冲啊?倒计时的时候是22天,哪怕提前一天,你我都能领证了。”

假如提前一天领到证,木已成舟他们也不用如此纠结。

“……”

吴雨确定了,李信果然还是郁闷的。可不管他如何的郁闷不舍,最终还是帮她选择了一条对她很好,却让他难受的路。不等吴雨再次犹豫,李信直接拎起吴雨的包,一手拉着吴雨直接走向车库。

回校的路上,李信一路上絮絮叨叨,完全不给吴雨说话的余地,也不知道是怕吴雨意志不坚,还是怕自己反悔。

等他们两人抵达学校的时候,吴雨的恩师已经在办公室等着他们了。原本吴雨说要拒绝交换生名额的时候,吴雨的恩师还是很心痛的。毕竟这次的名额,是他费了一番周折为吴雨争取的。作为他最喜爱的学生,尤其是魅力女神大赛上为他增添不少面子和光彩的学生,他相信吴雨日后必然有一番作为。她的天赋,是上天赐予的瑰宝。暴殄天物这种事情他做不出来,更不允许自己的学生浪费自己的才能。所以看到吴雨回心转意并来填写申请表,恩师是非常欣慰的。等吴雨填写好申请表,恩师的心情是愉悦的。只是一直陪着吴雨的李信,面上不再带着笑意。

吴雨在申请表上签上名并写上日期后,侧目看了一眼身旁的李信。李信察觉到她的目光,朝着她微微一笑,可这笑容怎么看都有点勉强。

李信还是不期望自己出国的吧?吴雨咬唇想了想,突然把填好的表格收了回来。吴雨的动作令恩师大吃一惊,更让李信皱着眉头不解的望着她。

“老师对不起,我辜负您的好意了。其实出不出国对我来说并不重要,在国内我也会有很好的发展。我想在国内考研,这次的机会您还是给其他人吧。”

吴雨一口气把话说完,恩师震惊地看着她,李信也错愕的望着她。

恩师想不明白,这么好的机会,这傻孩子怎么就拒绝了呢?

吴雨拿着填好的表格朝恩师鞠了个躬,便拉着李信快步走出办公室的大门。

无论是游戏还是现实,从来都是李信追着她,而她却从未做过什么令他开心的事情。人生的路很长很远,可如果在他与她的生命里会留下遗憾或伤感,所谓的前途又能弥补多少光阴?

她这一生亲缘浅薄,在情缘一途上天已经加倍的在偿还她。李信说要给她一个家,不是说说而已。她也相信未来的路,他会将最好的一切放在自己的眼前。

比起手上的申请表,吴雨非常清楚的意识到一件事,李信没心没肺的笑,李信卖萌犯蠢的二,远比手上这张白纸黑字来的重要!

吴雨打定主意拉着李信一路快步走到停车场旁,本以为李信会感动的对她说几句肉麻的话。谁想到李信停下脚步的第一句话竟是“靠,小雨你快放手,我要上厕所啊!”

“……”

吴雨默默抬头,望天无语。

男朋友如此不懂情趣,还是扔了吧?

李信花了足足二十分钟才回来,回来的时候神情愉悦轻松。吴雨看了看手表,在他眼前晃了晃道:“你再不抓紧时间,去民政局真的来不及了。”

李信不以为然的笑了笑,抓起吴雨冲他摇晃的手,凑到嘴边亲了一口道:“来得及,时间还早。”

吴雨不想搭理他,率先转身上了副驾驶。李信望着吴雨的背影,眼中神色温柔,却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坚定。

时间还早,一年的时间准备,真的还很早不是吗?

他的小雨啊,就快如同断线的风筝,飞往他无法仰望的高度了。

她的未来,璀璨耀眼,拥有无限的可能。他怎么可能忍心斩断她的翅膀,让她困守在自己建造的金丝牢笼里不得翱翔?

吴雨刚坐上车便意识到不对劲,脑海里突然划过一个念头,不禁开口问道:“你刚才到底干什么去了?”

李信坐在驾驶座上低声地笑,好似偷到糖果暗自窃喜的孩子。

“我把你包里的申请表又送回去了。”

“你!”吴雨大惊,李信却扶着方向盘不紧不慢地道:“小雨,从你刚才收回申请表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比想象中爱我。你我之间,本来就不是靠一张结婚证维系。我想娶你,你愿意嫁我。一年也好,两年也罢,你是我的这一点永远不可能改变。”

吴雨一时凌乱,她没想到李信真的敢把申请表送回去,或者说她没想到,李信真的敢对她放手。她难得想做一次事情让他欢喜。可最终还是他悄然放松,为她忍受着相思别离。

“异地恋很辛苦。”

“我知道啊。”

“外国帅哥很多,我可能会看花眼。”

“切,天底下我认第二帅,没人敢认第一。”

“你也有可能看到更好的女孩跟她跑了。”

“小雨我们讲道理,你对我的节操有什么误解?”

“一年后可能改变很多事情。”

“是啊是啊,我会变得更帅更有钱!”

“……”

吴雨突然不想说话了,在李信的字典里是不是就没有“意外”这两个字?

“混蛋!你就不能对我说,舍不得三个字啊。”

吴雨一声吼,李信抖一抖。不等吴雨有所反应,李信一把扯着她的肩膀,将她按倒在自己的腿上,灼热的气息喷打在吴雨的脸颊,李信狂热的吻追逐着吴雨的软舌一时忘我。

“小雨,我舍不得。”李信低低地吼着,声音里饱含压抑地深情。

“一年,我只给你一年的时间。一年后你若不回来,我就去美国把你绑回来。”

许我以深情,付我以相思。

深情难以负,相思无转移。

这一生吴雨走过最美的情路,是李信为她设下的套路。

两道身影在狭小的车厢里交叠,很久之后,才传来吴雨一声叹息。

“我突然想到你刚才的话有问题,就凭你大学英语四级的水平,到了美国确定能把我绑回来?”

“不要在意这种细节!”

(╯-_-)╯╧╧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