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啪的最爽的一次过程

人类恐惧到极致时,一切都无所谓起来,这种无所谓包括生死。黄晓蓉漫无目的的往前走,她不知道前面有什么等待着自己,她也不知道刘川现在的生死,只知道,不管刘川是否活着,都要带他离开这里。通过漆黑一片的隧道,空间越来越空旷,达内的叫声出现回音,一人一犬犹如置身空洞的山谷,黄晓蓉伸手触碰四壁,仍旧能感知粘液的存在,她蹲下身,紧紧抱住达内,在它耳边叮嘱,时刻保持警惕,提防大蛇出现,达内贴心地点头。暗黑空间中,不存在时间概念,黄晓蓉只觉得两腿酸软发麻,正在此时,不远处出现一道亮光,黄晓蓉警惕非常。这束光形态诡异,五彩缤纷,色彩中透露出妖冶。达内一狗当先,扑向光束,“咚”的一声,达内撞在一道门上,咯吱一声,门被撞开一条缝隙,达内冲着门缝不停吼叫,黄晓蓉用鸣风棒轻触门体,抱起达内机警地跳向后方。门开了,除了有更多妖冶光芒散发出来,貌似没有什么危险。黄晓蓉抱住达内蹑手蹑脚跨入门内。五彩光芒中,黄晓蓉的身体出现筛糠般的颤抖,她大叫一声,颓然跪在地上,放声大哭,大叫:“你是谁!你究竟是谁!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问题是,黄晓蓉看到了什么?五彩光芒中的房间装饰也呈现五彩缤纷,房间面积至少一百平米,墙身刷成猩红色,一口巨大的蓝色棺材至于房间正中,距离棺材五米左右的位置,摆放着一架看起来十分高大上的三角钢琴。五十二个白色琴键,每枚琴键均连接一根类似鱼线的长丝,长丝两端,一端是白色琴键,一端根根接入一个人的身体,没错,你猜对了,这个人是刘川。刘川全身**,不知道被什么人摆成耶稣的造型,捆绑于十字架上,悬于棺材正上方,刘川昏迷不醒,身上伤口遍布,每一个伤口都连接一根丝线,血液滴滴答答坠落于棺材之中。黄晓蓉发出不可抑制的抽泣,她狠狠咬向胳膊,强迫用疼痛令自己清醒和冷静。“呵呵”空气中突然出现一阵阴冷的笑声,接下来,是一个男子尖锐却阴郁的声音响起,“黄晓蓉,你好!”黄晓蓉跪在地上,深呼吸,问,“你是谁?”“告诉你,我是谁?游戏还有什么意思?”他继续说,“比起我是谁,现在对你来说最重要的是救刘川吧?呵呵”“我我我怎么做,你才能放过他?”黄晓蓉因为过度恐惧,舌头打卷,说话断断续续。“先磕三个头,说你错了。”阴冷的声音发出指令。房间空空荡荡,黄晓蓉只能听到自己三连duang的磕头声和道歉声,“我错了,求你放过他!”声音得意到哈哈大笑,“好好,你真听话,来,起来,走到钢琴前。”黄晓蓉试了很久,腿就是不听使唤,死活站不起身,最后她扶助达内的背脊,借力用力才勉强晃晃哟哟起身,半走半趴到钢琴前,声音见黄晓蓉如此狼狈,大笑良久,心情愉悦。“来,弹一首欢乐颂,弹得好,救放了刘川!”“你说什么?”黄晓蓉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欢乐颂?”“对,欢乐颂!”声音变得高亢,凶狠,“黄晓蓉,你可以看到,琴弦与刘川相互连接,刘川的身体中有五十二枚微型炸弹引爆器,你弹错一个音,他就会被炸到四分五裂,别想着拒绝,你不弹也可以,十分钟一过,刘川同样会被炸开。”冰冷的声音仿佛女鬼在宣读死亡通知单,黄晓蓉渴望躲在背后的鬼手现身,她救不了刘川,至少能与这一切的策划者同归于尽,可现在,她没有任何机会,要么亲手杀死刘川(黄晓蓉不会弹琴,只要按动琴弦,无异于亲手杀死刘川)要么亲眼看着刘川在面前四分五裂。黄晓蓉走到十字架前,刘川口中淌着鲜血,紧闭双眼,他没有模仿言情剧中的狗血剧情苏醒,他也许不知道,自己的妻子正在不远处祈祷他能醒过来,他在昏迷中,是否还能记得自己即将成为父亲?他在死后,是否会还魂,看最爱的女人一眼,说出一句生前不曾来得及说出口的告别?”怎么样,黄晓蓉,考虑好了吗?”声音问,“弹,还是等死?”“你知道吗?我怀孕了”黄晓蓉对着空气说。“那又怎么样?妄图获得同情?”“不,你理解错了,我不相信原谅是世间最大的美德,你若杀了刘川,请记得一定要杀死我,否则我和我们的孩子,一定会世世代代找到你,杀死你,刘川的今天,便是你的明天!”空气中响起鼓掌的声音,“佩服,佩服!黄晓蓉,我开始有些佩服你了,这种情况下,还能放出狠话!”黄晓蓉默默抬起头,闭上眼睛,回忆着她和刘川第一次接吻的画面,亲吻了一下脑海中的影像。突然,闭着眼睛的黄晓蓉感觉阵阵雨水打湿脸庞,这轻柔的雨水仿佛刘川的手轻抚她的脸颊,黄晓蓉不敢睁开眼睛,空气中弥散开的血腥味道提示她,这不是雨水,这是刘川被炸裂后身体四散飞溅的血液,黄晓蓉双手紧把棺材的边沿,她浑身颤抖,因用力过猛,左手食指骨头断裂,白骨森森支出皮肤,这样的疼痛都没有让黄晓蓉睁开眼睛。一个女人,任由丈夫的血液和破碎不堪的肢体拍打在自己脸上,这是一种怎样的感觉,我不知道。“黄晓蓉,外面还有两个白痴需要我去处理,放心,我会把你留到最后。”阴冷的声音说完后,便沉默消失了。刚刚的黄晓蓉是不能站立,现在的黄晓蓉是不能弯曲双腿,她就这么紧闭双眼直立趴在棺材边壁一动不动。达内跑过来咬她的裤脚,看到黄晓蓉把自己的下嘴唇咬出鲜血,脸上的不知道是眼泪还是血水,混合一片。需要面对的,终究不能逃避,黄晓蓉缓缓睁开眼睛,棺材中刘川的躯体一块块散落,目睹爱人瞬间变为眼前的碎肉,她没有发出声音,重重倒栽葱摔在地上,人事不省。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