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别摸啊摁摁

顺着荀茵的视线看过去,简贤也不由的眼前一亮,不远处文玩市场的街角有着一个装修的古色古香的门面,其外面很整洁以青色与红色两种华夏传统色温主体,配以明黄色更显得贵气,与其他店面不同,它外面并没有杂乱无章的摆放什么东西而选择了保持整洁,而透过门面的玻璃可以看到其内部对外放着两尊雕像,简贤虽看不很清楚却隐约觉得有些气势,他丝毫不怀疑荀茵可以看清楚店内的雕像,上前追问:“那雕像不错?”

荀茵摇摇头:“倒也不是,就是雕刻的工艺看起来很有我上次下界时候的感觉。77dus.com应该是传统手雕的。去看看,运气好的话应该有些眉目吧。”

“我好像也看过这种雕像...只是从哪里看的想不到了。”一直没开口,只是揽着简贤的林素心忽然露出疑惑的表情,这是她苏醒后说出第一次跟记忆有关系的事,一下子引起了荀茵和简贤的注意,他们虽然不知道林素心恢复记忆对他们是不是好事,但出于好心也觉得她还是早点恢复正常来的好。

对视一眼,两人同时做出决断:“好!咱们去看看吧。”

“欢迎光临...”身穿旗袍的店员殷勤的声音戛然而止,只因为她看到了荀茵与林素心两个美女,两个她都有些自惭形愧的美女,奇怪的是这两个不同气质不同类型的美女却陪伴在一个普普通通的男孩身边,经营文玩古董的人都是人精,只扫过一眼就看穿了简贤并不是什么富裕人,他的穿着跟他的相貌一样普通,穿戴上也没什么讲究,跟那种穿的破破烂烂却藏着宝贝的人还不是一个风格,而是踏踏实实在在的很普通而已。

或许是因为不干脆的欢迎声,店内唯一的一名顾客觉得奇怪也扭过头来,看向三人的目光忽然一亮,微笑着走上前来:“简贤、荀茵好巧啊,竟然在这里碰到你们了。”

两人同时一愣,接着恍然认出来人,简贤也有些意外的迎了上去:“还真是巧啊,孙店长。你来这里是?”

此人长得非常帅气,留着漂亮的小胡子,正是洛宁宁带他们去过的那家西餐厅的店长孙海。似乎对简贤还记得他很高兴,孙海笑的更开心了,指了指店内的雕塑:“我是这里的老主顾了,没事就来这边逛逛,不过今天的确是为了买东西才来的。你们呢?”

荀茵看看四周发现这里是一家卖雕塑的店,大部分是木雕根雕,却也有石雕,角落里还有柜台陈列的则是些玉雕印章之类的东西,每个雕塑看上去都古意盎然,虽然能看出手艺各有高低,但却都是一脉相承的手雕技艺。

孙海见荀茵看过去,主动介绍:“这里的大师傅是传承几百年的雕刻世家的唯一后人,现在年事高了所以雕刻的物件也少了,不过其他的也都是他的徒子徒孙的作品,都还不错,你们可以看看。”

“孙店长你还喜欢收集雕塑吗?”

“是啊,我喜欢装饰店面,给店里一些不太一样的东西,让它显得有格调一些。而且,我那店时不时会有外国来的朋友光临,有不少人看中了雕塑就直接跟我买,所以不定期我就来这边看看有没有合适的需要重新补上。”孙海笑眯眯的说着,事实上他那家西餐厅的生意极好,的确有些原本出国在国外认识的朋友来访看中过陈列的雕塑。

原本他便是在一家很有名的法国餐厅做过厨师,学习厨艺的时候又是个风度翩翩八面玲珑的人,对于标榜喜欢艺术的法国人的那些爱好,他也都能聊的有来倒去,所以品味方面能引起他们的共鸣倒也丝毫不会奇怪。甚至还有人买过他的东西回去转手就能卖更高价钱的记录存在。

听他介绍了一番,简贤好奇的追问:“那你今天买也是因为缺了装饰品吗?”

“这倒不是。”孙海挠挠眉毛,似乎对这个话题有些顾忌,却最终还是叹了口气苦笑起来:“我是因为我的妻子,我感觉她好像越来越憔悴了,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所以想买个镇邪的雕像,也算求个心理安慰吧。”

“这样啊...”荀茵与简贤对视一眼,眼中皆有同情之色。孙海的故事他们都听洛宁宁说过。一个法国学厨的精英,还获得了留在法国一家米其林餐厅做主厨的机会,却因为挂念家乡的青梅竹马毅然回国结婚,没想到婚后不久的一次意外让他妻子成了植物人。他却始终对妻子不离不弃,为了更好的照顾她拒绝了很多高薪聘请选择了开一家小餐厅,多少年都始终如一。这种痴情的好男人无疑会让人印象极为的深刻。

“不说了,我已经搞定了。”孙海见两人一时有些尴尬,笑着指了指刚刚包装好正抱着走来的店员:“我先走了,我老婆那少不得人。有空去我那捧场啊。给你们优惠~”

孙海说着洒脱一笑,对着林素心还眨了眨眼睛:“这位大美女去的话,优惠折扣给你们更大一些,哈哈,先走了拜拜!”

打开店门的时候,简贤下意识看了眼他抱着的雕像,雕像虽然被纸袋子包裹着,却恰好露出了雕像的面部,却是一尊栩栩如生的怒目金刚。那雕刻极尽功力,金刚被雕刻的威严十足怒火腾腾,让人乍一看都会被吓一跳。简贤见了,忍不住歪了歪脑袋,怎么也无法想通这么一个东西为什么要送给妻子,不过要说镇邪的话...却的确非常的镇邪,这一点倒是毋庸置疑的。

而与他不同,荀茵看向孙海的背影脸上却浮现出了一种不解的迷惑,简贤见了碰了碰她:“怎么了?”

荀茵摇摇头,疑惑的感觉却仍未散去:“没什么,只是觉得...他的姻缘线好像有些古怪。”

“古怪?”

“嗯。”荀茵点点头:“姻缘线越红说明爱的越发炽烈真诚,我这次下界看了不少的姻缘线,但他的却是最红的。”

说着,她忍不住小声补充了句:“红的都有些吓人了。”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