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乱人伦小说

诺斯埃尔的出现,狠狠给了那些爱慕过陆青钰的男人们一击。%%%.wenxue6.com

也只有像诺斯埃尔这样的男人,才能够配得上陆青钰这样的女子吧。

诺斯埃尔并不是笨蛋,当然知道这些人中,有不少是陆青钰的爱慕者,所以,他刚刚那一个举动也算是做给别人看的,这一点,陆青钰并没有多想。

若说前面他们对陆青钰嫁外国人的事情耿耿于怀,那么现在,他们则是对诺斯埃尔刮目相看,从诺斯埃尔走进来到对陆青钰的举动,他们都没有表示任何一点不满意。

跟在陆青钰身边那么多年的长辈们,看到陆青钰能得到这样的爱护,想着,一定是幸福的吧。

既然幸福了,就算是外国人,他们也不会有半点意见了。

看着登对的两人,韩跞脸上扬着苦涩的笑容。

没见过诺斯埃尔的人都抬着好奇的目光深深打量着他,眼前这个人是欧洲闻名遐迩的黑色公爵,贵族出身的他,在欧洲内只手遮天。

如果没有陆青钰这一出,只怕他们永远都不会有见这个人的机会,更别提亲近接触了。

而事实上,就算诺斯埃尔在这里,他们仍照没有什么机会上前,因为在他们想要上前打招呼时,诺斯埃尔和陆青钰已经说上了悄悄话。

识趣的人当然不会去打扰,他们二人就像无视旁人一般低低交谈着。

可就算是这样,还是有人不知趣的。

后面的时间都是他们的,这种时候就应该留给他们使用。

“青钰,这就是准新郎?”林子闲虽然来这边已经有段时间了,诺斯埃尔也出现过,可是真正见过的,还是只有这么一次。

陆青钰和诺斯埃尔只好停下不合时宜的话题,看着林子闲满面不怀好意的笑容。

“你好!”诺斯埃尔是个非常有礼貌的绅士,他地位是高,可面前站着的全是陆青钰的亲人,他没必要放高姿态惹陆青钰不高兴,这就是所谓的爱乌及屋。

“听青钰说在国内很受你们的照顾,在这里我必须感谢你,”诺斯埃尔说的是中文,非常的标准。

林子闲没想到这个传闻中的男人如此的好相处,看了眼无奈的陆青钰,他这才笑了笑道:“说到照顾,应该是青钰照顾我们,若不是有她,想必就没有今日的我们和卓秀。”

“子闲哥谦虚了,卓秀成立至今为止,都是你们自己努力的成果,而我,不过是一个赞助者的身份,”对于这些,陆青钰是不会居功的。

她忙着帮里的事是事实,事业上的事情很少去接触。

所有的成果,皆是他们自行努力得来的。

看着陆青钰手下边人相信的样子,诺斯埃尔觉得有些吃味,因为那句“子闲哥”让他心里有些不舒服。

林子闲又是一笑,林子闲从在白吉县的时候就一直站在了陆青钰的身边,相处的时间也比其他人要多,又是年纪相仿的,所以,和陆青钰相处起来,总是有那么一股暧昧联系。

当然,这也只是公爵大人自己下意识的想法。

所以,公爵大人对林闲的态度有些改观,显得几分的冷淡,“青钰说是你们的功劳那么就是,你们能够为她做这么多事,我替她谢谢你们!”

吃醋的公爵揽住陆青钰的肩头,淡紫色眼眸淡淡地盯着林子闲,被这道视线看着,林子闲觉得一股凉气从后背冒起,不由缩了缩身体。

陆青钰回眸瞪了眼诺斯埃尔,让他别做得太过分。

诺斯埃尔更不是兹味了,为了一个外人,竟然想要冷落他,他已经十个小时又五十分钟没有见到她了。

陆青钰当然发现了诺斯埃尔对林子闲的敌意,心里好气又好笑,这混蛋又在发什么神经。

陆青钰挣了挣肩头的重力,“要谢也是我,你到一边去,就不能让我清静清静?”

被妻子嫌弃的公爵郁闷地瞅着陆青钰,那模样哪里有什么公爵的样子,分明是吃干醋的小男人。

陆青钰嘴角抽了抽。

林子闲看着二人相处的样子,心里替陆青钰高兴,却也有点闷,因为陆青钰要嫁人了,而且这个人还是鼎鼎有名的欧洲公爵。

后面还是卓秀内部的人看到林子闲在这里碍眼,过来勾着他肩头离开。

诺斯埃尔一来,陆青钰想要和自己身边的人说说话都没法了。

“想我了吗?”

诺斯埃尔一点犯错的意识都没有,温柔地看着陆青钰,握住她的手,深情相望。

陆青钰想要责怪的话就这么吞了回去,最后化为一缕低叹,这个男人其实就是她陆青钰最大的克星。

这个时候陆青钰就在想,如果自己不是这人的妻子,而是敌人,那该是多么可怕的事。

“我们分开没到一天的时间,”陆青钰忍住翻白眼的冲动。

“不论是一分还是十个小时,我都无法忍受没有你在身边的时间,知道吗?”诺斯埃尔半拥着陆青钰,低吻在她的额头上。

陆青钰磕着眼帘,感受他气息的贴近。

“你知道我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安着我们那边的习俗,婚前男女双方不能见面,不然就不吉利了,”这是大姐坚持的东西。

但是想要这个人遵守这样复杂的规矩,显然是不可能的事。

陆青钰再次在心里低叹了一声,她刚刚就看到大姐非常不好看的脸色。

“在我这里,不需要那些东西,青钰,难道你舍得离开我身边?”

“穆斯,你给我适可而止点,姐姐他们都在,明明之前都说得好好的,等那天你才能出现,你现在冠冕堂皇的出现在这里,惹了大姐他们不高兴。”

“她这是在嫉妒,”诺斯埃尔觉得陆青俪是因为嫉妒了陆青钰,所以故意惩罚他。

陆青钰连眉毛都抽了抽,这种习俗她也是知道的,本就是他们那边的习俗,怎么到了公爵的嘴里就变味了?

陆青钰无奈地道:“这句话你还是不要让大姐听到的好,不然我也帮不了你。”

“怎么会,”诺斯埃尔看到陆青钰毫不犹豫的站在陆青俪那边,心里有些不悦。

两人一边说着话,一边朝着安静的小林道走着,那边是灯火通明的小宴会。

诺斯埃尔的到来,虽然引起了他们的惊奇,等他们两人离开众人的视线后,就恢复了原来的热闹,趁着这个时间,他们可以好好的享受着美好的光景。

诺斯埃尔公爵的请宴,他们又何必客气。

只要家人开开心心的,陆青钰并没有任何意见的。

“我见过蒂瑞克了,”两人携手前走时,陆青钰打破安静。

诺斯埃尔只是握着她的手往前走,并没有出声。

陆青钰有些闹不懂他的意思,回力捏了他一下,换来诺斯埃尔深深一眼相望,陆青钰正巧对视这样的眼神,不由一愣。

“青钰,知道我最害怕的是什么吗?”

陆青钰摇头。

诺斯埃尔和她说过太多的情话了,她并没有句句记住,此时他这么问,有些恍惚。

似乎在什么时候,诺斯埃尔也是用这样的语气和神情对自己说过类似的话。

“失去你,我的整个世界就会崩塌。”

陆青钰抿着的唇又紧了紧,看着诺斯埃尔叹道:“我只想知道,你的性命是否安全,仅此而已。”

诺斯埃尔捧着她的小脸,吻了吻额,“我会永远站在你身边,我答应你!”

陆青钰身子一震,她的猜测果然没有猜错吗?

他和那个人有着危险的约定,而这个约定她并不了解是什么时候,明天,后天,或者是一年,两年,三年……甚至是十年的时间。

在不确定的危险中,陆青钰怎么能安心。

诺斯埃尔已经向她保证了,还能再说些什么?

诺斯埃尔不告诉她也是有不告诉她的理由,因为那是签订的一部分。

只有他们两个人清楚,除了他们两个当事人,谁也不知道,也不能知道。

只要有第三个人知道,那个签订就会自动毁去,那么也就没有了什么条约可言了。

陆青钰似乎也明白其中一些,所以她不逼着诺斯埃尔告诉自己实情。

“不要担心,”诺斯埃尔按了按她微皱起的眉头,深情道:“我爱你!”

陆青钰低下头,每次听到他深情的告白,总有一种怪异的感觉。

以前觉得不真实,而现在,有了真实感,却觉得拥有这样的男人,是自己的幸还是不幸?

“我明白了,”陆青钰点了点头,靠在他的身上,面对着一片人工栽种的树林。

诺斯埃尔淡紫色眼眸正深深地凝视着她的头顶,两人相拥着陷入了一片沉寂中。

晚上的时候,诺斯埃尔并没有在陆青俪的瞪视下离开,反而是和陆青钰一齐挤了一张床。

陆青俪知道后,脸色很不好看。

明明之前已经商量好的事情,到了最后,诺斯埃尔还是没能忍受住,跑过来了,还如此的冠冕堂皇。

这么从客人在,陆青俪也不好发作,只好吞了这口恶气。

诺斯埃尔觉得留陆青钰一个人在这里太危险了,周围都是陆青钰的爱慕者,这让他心里最不舒服的一点。

只有自己一直在身边看着,才能安心下来。

因为不知道肚子里的孩子是男是女,诺斯埃尔公爵早早就让人准备了好多上好衣料的孩童衣装,此时正堆放在陆青钰所属的房间内。

一进门就看到一箱又一箱的孩童衣装,如果不是陆青钰阻止,只怕他还会继续。

连小孩子玩的玩具都准备齐全了,陆青钰竟不知道像诺斯埃尔家族这样的存在,竟然还允许小孩子玩弄这些东西。

第二天,诺斯埃尔神采奕奕的,陆青钰脸色有些不好看。

大家头次和公爵一起早餐,觉得挺奇特的。

几米长的白布桌,上面坐着的,全是陆青钰的家人,身后有专门的女佣代替着他们的双手,这样贵族般的服务让他们有些默然。

陆青钰则是全程受诺斯埃尔公爵的照顾,亲自动手,那温柔劲叫人看得牙酸。

陆青钰却是没给这个献殷勤的人好脸色,诺斯埃尔根本不在乎,仍旧温柔似水。

接下来的这一两天,大家都不会去谈生意上的事,只谈风月,到是过得十分自在。

瑞典的游玩胜地,他们也四下去看过了,难得的渡假生活,不好享受也太对不起自己了。

在婚期这天,整个城堡的人都动了起来,所有的宾客都到了场,天空数架飞机盘旋着,从瑞典到奥地利,他们全部启用了飞机。

陆青钰穿着林子闲亲手设计的婚纱出现在人前时,本来就吸睛的陆青钰,一下子成了众目的焦点。

身穿西装的诺斯埃尔站在尽头的位置,用深深的眼神盯着陆青钰的美丽。

这一刻的陆青钰是全世界最美丽的女人,没有任何可以相比。

诺斯埃尔看得有些痴,早知陆青钰的漂亮,却不曾想过,穿上婚纱的她竟是这般的绝世脱凡尘,远远的被簇拥出来,夺走了所有人的呼吸。

在这样美丽事物的吸引下,所有人都听不到飞机的盘旋声,只看到眼中美丽的女子!

诺斯埃尔跨着修长的步伐上前,执起新娘的手,也顾不得有没有别的礼仪遵守,将她狠狠的抱在怀里。

陆青钰看到那紫眸中灼热的深情,脸孔不由微微一红,他的举动和眼神太过明显了。

抬头,就能看到被贴了大喜字的数架飞机,陆青钰就觉得这人太过铺张了,这是要闹得的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他们结婚了。

幸好城堡的地坪够宽,能够停下数架飞机。

看着这排场,陆青钰心里虽然怪,每个女人都有一个美梦,所以,心里还是有高兴的。

在矛盾的心理下,陆青钰被诺斯埃尔横抱登上了飞机。

如果没看错,这些都是威力十分良好的战斗机,可坐数人。

陆青钰沉默了。

然而,在他们登上飞机的那一刻,盘旋在上空的飞机突然靠近过来,对着准备起飞的数十架飞机撒下片片的花瓣。

陆青钰顺着气味去闻,竟是真正的花瓣香。

天空下起的花雨,成了城堡最美丽的风景,摄影师已经捕捉到了每一个美丽角度。

在这个没有记者的情况下,他们能够如畅通无阻的飞上天际。

穿过几个国家,向着目的地飞行。

梵蒂冈。

格拉迪斯正拜访着教皇住处,两人对着打开的窗户看着前方的天际,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公爵大婚,我应该出席的,但是我不能离开,”教皇深邃不见底的眼睛正盯着出神的格拉迪斯。

自从格拉迪斯来到梵蒂冈,就很少再开口说话。

谁也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是往事,还是未来。

“她大婚,我应该是在场的,”等了很久后,只听悠悠远远的一句话回响。

教皇愣了愣,因为他说的是“她”而非“他”。

“公爵夫人是个有智慧的人,”最后教皇只道出深意一句。

格拉迪斯看了教皇一眼,然后起身,对着他行了一个礼,“我该走了。”

回到他该回的地方,然后慢慢等待他的审判。

他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被教皇叫到跟前,虽然是在聊天,可是两人之间说的话都十分有深意。

教皇看着格拉迪斯微曲着的背影,在胸前划了划,对着身后教堂式的上中望了望。

相对梵蒂冈这边的沉寂,这边的奥地利诺斯埃尔家族却是前所未有的热闹。

看着一架又一架的飞机从四面八方而来,在奥地利场所下,设有一个巨大的停机场,不论是从哪一国赶过来的人,几乎都是乘坐着飞机过来。

场面的盛大,诺斯埃尔大婚,连英国女王都前来捧场了,这样的荣耀,也只有诺斯埃尔才能享受到。

政界,军界,商界等各处大人物都到齐了,平常时不能看到的大人物,约了又约都没空的人,都会在这样的场面看到。

现在,他们正交谈着,一边等待着新娘和新郎的到来。

天上的排场大,地下的排场更大,保镖穿着统一的服装,在现场的位置戒备森严。

天地都充刺一股喜庆,直接影响到了周围的人。

陆青钰此刻却紧抿着唇,握着诺斯埃尔的手,说实在,她有些担忧。

搞这么大,总觉得有些不安。

“放心,有我在呢。”

正因为有你在我才不放心。

陆青钰在心里吐槽一句。

“我只说过要小办,你却闹得这么大,看你怎么收场,”主要是还折腾她。

“我只想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我的妻子,”诺斯埃尔一点也不觉得铺张,反而觉得有些排场小了,这些话没敢说,怕陆青钰一生气,直接跳机了。

陆青钰翻了一记白眼,心里叹着气,嘴里说的话有些气,“当初偷拿我的字迹去签证的时候怎么没见你搞这些排场?”

诺斯埃尔抱紧了陆青钰的腰身,嘴吐戏语,“我只是怕你拒绝,排场我可以给你!”

陆青钰瞪了他一眼。

就在他们的飞机缓缓抵达奥地利上空时,在奥地利某个角落,慢慢地滑出一辆黑色轿车,向着婚礼现场去,从那刚刚滑上去的车窗看到那一闪而过的半截身影,俊美的贵族脸孔,黑色的发丝,如暗夜划过的一条曲线。

------题外话------

——

新坑,求支持!

《重生之商途风云》http://xs./info/751448。html

________________

本书由乐文网首发,请勿转载!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