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大胆国模人体艺

黑暗的一夜悄然过去。

距离聂秋生重新复出的第20天。

也是周解放等人暂时落户在河内小船上的20天。

周解放静躺在帐篷里,看着敞篷顶愣的出神。

也是这几天开始,让周解放总有着一种难以压制的不安全感,这种感觉让他连睡觉都无法正常入睡。

按理说,他不应该暴露!

船停在桥墩下,桥上根本不可能发现他们。

别说白天减少出入,就连晚上也是连灯光也不敢开。

而此时,所有的成就点也陷入了停滞状态,实在是因为该做的都做了,不该做的也都做了,那么为了得到奖励就必须不断的进行重复做一件事情,费劲全部力气才能获得一点!

“商城也并没有如愿的开启,现在我身上的成就点也够我获得随机奖励七次的,而总成就点,也到了469,预示着我已经做了最少400件系统认为对的事情。至于电话亭……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也是随机奖励的其中一点吧。”

周解放咬着颗枯草喃喃自语。

怎么办?

一切都像是陷入了终点!

又仿佛回到了起点。

不得不说,此刻周解放的内心也在动摇着。

他对这个世界的厌恶之情慢慢的减弱着,是啊,除了人与人以外,仿佛这世界并不排斥他。

丧尸对他无效,系统控制时间,技能绝对控制等等!

那既然如此,为何还要离开呢?

当世界恢复原样,那自己不也是恢复成了一无是处的小叼丝吗。

最重要的是这里的人将会变成什么?而答案,绝对将来会有人告诉他!

“还有一点……狗屎在哪里!”

周解放左思右想,始终无法断定自己的内心。但看到469这种让人犯强迫症的的数字,着实让他十分痛苦!

毛毛丢了……

当时竟然忘了带着毛毛跑,把毛毛扔到了那里!

“那我该怎么办?那不成真的要获取上厕所不带纸用石头蹭的成就点吗?”

“咦,什么点了,应该回来了,现在出去容易被发现。”

嗯,系统有没有这个成就点是个未知数,但不尝试谁知道呢!

突然间。

——

大雨滂沱。

整个河面就像是被覆盖了一层淡淡的薄纱。

雨水敲打船体,仿佛能将小船击溃。

周解放从帐篷里露了个脑袋看着外面,就在岸对面,隐约间有一艘小船正在往这里划来。

周解放打了几分慎重!

那人影似乎怀抱着一些东西。

像是一挺不小的机枪呢。

周解放顿时清醒了几分,下意识的拿着身下藏着的‘手枪’握在手里,同时关闭了帐篷的拉链,从后拉开了拉链,慢慢退了出去。

整个身体爬在船体上,包括连头都在窝起来,尽量不让人发现。

那船也越来越近,尤其是怀中拿着的东西,似乎还能够行动。

上膛吗?让你有来无回。

周解放屏住呼吸,将一只腿伸进河内,远远看去,让自己看起来就像是一具尸体一样。

小船划了过来。

那人走上了船,有意无意的撩开了帐篷,嘴中发出了一声:“咦?人呢?”,听起来颇为纳闷。

周解放不敢多想,继续趴着一动不动。

眼睛微微睁开一条缝,率先进入眼睛里的是一双胶鞋。

“喂,你躺着洗澡呢?”

那人声音非常僵硬。

周解放突然一个转身,拿出藏在下面的“手枪”对准来的人做出了上膛的动作,并且毫不犹豫的对着那人喊了声:“啪。”

“啊……好痛!”那人捂着胸口,痛苦的单膝跪地。

周母生无可恋的隔着小船瓷屋的小窗户看着周解放和小光,默默的对着天空喃喃道:“老天呀,我就这一个儿子……我可不想让他疯掉。”

小光爬了起来,一脸鄙夷的看着周解放:“我说,好玩吗?”

周解放撇了撇嘴:“不好玩你还配合。”

“我配合是怕你太尴尬。”

周陌坐在二楼抚了抚额头:“难道配合就不尴尬了吗?玛德,俩大老爷们玩这个破游戏玩了半个月了……”

“哎,我说你都二十好几的人了,你能不能有点主见,我说要玩你就玩?”周解放扭了扭身上的水。

“卧槽!你别太过分,当初可是你求着我玩的,现在过河拆桥吗?”

“汪,汪。”

“你看见没,毛毛都说你蠢。”周解放怒道,突然身子一滞,看着小光怀抱着的小狗,不由一惊,连忙一把抢了过来,全然不顾毛毛身上的水和鄙视的眼神,狂亲了起来:“毛毛,我想死你的狗屎了……嗯。”

周陌也吃了一惊,连从二层的台阶跳了下来,小船都左右摇摆起来。她跑到周解放跟前,准备抢过毛毛,但周解放哪肯,他现在急缺狗屎啊!“谢谢你啊。”

小光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虽然是独臂,但看起来却显得十分可爱:“没有的,我正好路过那里。”

“终于都到齐了。”周母欣慰的走了出来,慈爱的看着小光:“你父母还好吧?”

小光脸色也变得平静了下来,强挂着笑容点了点头:“嗯,这样也挺好,没人打扰他们,甚至我可以永远的看着他们一辈子,直到我老去,我多么希望是这样的,哪怕他们不再认得我。我每次看他们吃东西都特别开心,但是他们总是会争抢打起来,可我却无可奈何,我却不敢接近。”

“没事的,会过去的,你的父母已经为你骄傲了,不是吗?对他们而言,你活下去才是他们最希望的。”周母安慰道:“好了,快进屋,外面雨大,我们不能一直淋着呀。”

小光擦拭了下眼角,也不知是泪还是雨。

“让我抱抱。”周陌哀求道。

周解放摇了摇头,鄙人有大用!

还等着踩狗屎呢!

我会给你?笑话。

周陌不满的嘟起嘴,只能哼了一声。

“活该单身。”

“我单身我乐意,我为国家创收入,手纸年年不够用,逼死拉屎的不要命。”周解放吐着舌头,反驳道。

周母躲在屋里一脸黑线!

周解放也不管那么多了,连忙钻进了帐篷里。(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