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兄弟共享一个媳妇

普罗旺斯的薰衣草开的很好,我用我的积蓄租了一片农场,像一个最平凡的人一样过起了最平凡的日子,以前的那些都已经慢慢离我远去,到现在虽然才过了两年,但却像是过了一个世纪一样遥远,那个城市的一切就像是一场凌乱的忧伤的梦。

“嗨!美女!需要劳动力吗?”

我正在薰衣草田里晨练,突然身后传来一道熟悉的男声,我正弯下去的背顿时一僵,眼眶迅速发红。

我深吸了一口气。等到自己刚刚突然涌上来的那一阵酸涩消失之后才直起身转过头去看着陆亦泽:“好久不见。”

我勾起嘴唇笑了笑,尽量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忧伤。

陆亦泽眼里迅速闪过一抹心疼,然后张开手臂:“我大老远过来看你,要不要给我一个拥抱。”

我撇了撇嘴没有管他,自顾自的绕过他走向房子里:“你怎么来了?”

“最近你变得好冷漠~”陆亦泽跟在我身后故作受伤的轻轻哼唱着,然后拉了一把藤椅坐下来斜靠着椅背看着我,“我当然是来看看你过得怎么样的,需不需要一个男朋友。”

他嬉皮笑脸的说着,可是眸底却掩藏不了那一抹认真。

我脸色淡漠的看着他:“你看到了,我现在一个人过得还不错。”

说到这里。我顿了顿,终究没能维持住脸上的冷漠:“阿泽,别再对我这么执着了,不值得的,其实你对我只是一种执念,放下之后你会发现你其实并没有那么喜欢我的。”

“不,小然你错了,我何尝没有试着放下过你,如果可以我也不想每天都这么痛苦,可是小然。我放不下,我他妈的每天睁眼闭眼都是你!满脑子都是你!你告诉我,你教教我要怎么样才能放下你!”

陆亦泽越说越激动,眼眶赤红的看着我。

我转开视线没有再看他,他的目光太伤痛,我怕我一看过去就会被灼伤,就当我自私吧,一颗心真的太小,容不下两个人,我抬眸冷漠的看着陆亦泽:“你走吧,我想一个人过平静的日子,不希望被打扰。”

陆亦泽的到来就像是一把罪恶的钥匙,我原本以为我已经淡忘的一切慢慢的重新涌上来,那些痛苦的记忆,时远痛心的眼眸,一个个充斥着我的脑海,我觉得我的大脑近乎崩溃了。

“一个人过平静的日子?简然你不要再自欺欺人了!你忘不了时远的,忘不了他你真的能平静下来嘛?你只会在想起来的时候更加痛苦罢了!”陆亦泽语气平静下来,他伤痛的看着我,话语里尽显无奈。

我忍了很久的泪水终于夺眶而出,陆亦泽说的没错,不管我怎么掩饰,我都掩饰不了我对时远的思念,我每天都让自己很忙很忙,因为只要一闲下来我就会控制不住地思念时远。对他的思念每天都像野草一样疯长,一天比一天痛苦,在一起的时候还不觉得,分开之后才惊觉时远对我已经如此重要了。

“小然,你听话。跟着自己的心走,不要再这样折磨自己了好嘛?”陆亦泽双手撑在我的肩头温柔的看着我,语气中含着心疼,“你看看你,两年你就瘦成这样了。”

“我好想他。想的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整夜整夜的思念。”我抱着头痛哭出声,陆亦泽忍不住心疼的抱住了我,然后在我耳边温柔的低语。

“去找他吧,你现在有多痛苦,他肯定也有多痛苦,爱是相互的,他不可能那么轻易就放下你的。”陆亦泽轻轻的在我耳边说着。

我从他怀里抬起头,无助的看着他:“可是……我骗了他,他现在肯定恨死我了。我欺骗了他的感情。”

“不会的,他不会恨你的,去找他吧小然。”陆亦泽安抚性的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去跟他解释清楚,他一定会原谅你的。”

这个早上我跟陆亦泽聊了好久好多。我又一次把心里埋着的所有的不安害怕,所有的心事都告诉了陆亦泽,说出来之后心里果然好受了很多。

我听陆亦泽的话,下午就离开了农场,而陆亦泽却留在了农场。美名其曰要散散心。

离开农场之后我并没有去找时远,事实上我一出门就后悔了,我觉得我太冲动了,已经过了两年了,我怎么能确定时远还想以前一样爱着我?还有真正的小然已经回到时远身边了。他的身边还会为我留下一个位置吗?

我看着大片大片的薰衣草,一颗心就像微风吹拂下的薰衣草一样摇摆不定,我想了想,最后还是没有去找时远,我也没有再回去农场。而是回了国。

一下飞机,一股熟悉的家乡味道扑面而来,我忍不住红了眼眶,在国外这两年一直形单影只,不是不想回来。只是害怕一回来就控制不住去找时远,害怕在这片熟悉的土地上我会更加思念时远。

事实的确是这样的,我疯了一样的思念时远,多少次我想去找他,可是都生生的忍住了。我去了很多以前和时远一起去过的地方,吃了很多时远爱吃的东西,自从跟时远分开后我第一次这么放任自己对他的思念。

我惊讶的觉得这样反而好了一些,至少我心里不再像之前一样那么压抑,我甚至能在吃火锅的时候,想起我们之前一起吃火锅时时远明明一脸不情愿却还是陪我吃的画面时会心一笑,我想我应该是放下了,释怀了。

这天下午我去了一家以前经常跟时远一起去的咖啡店,咖啡店的名字很有意境,叫念念时光。

还没有进去。我就透过落地窗看到窗边的桌椅上坐着的身影,那道早就已经深深印刻在我心底最深处的身影,我脚步顿了顿,然后顺其自然的走了进去。

“我可以坐在这里吗?”说完之后,我看到时远翻阅杂志的手指突然一僵,然后他仿佛是在播放慢动作一般慢慢抬起头看着我,眼底波光一片。

他看起来更加沉稳了,只是浑身的气质也更加冷漠了。

我像是陆亦泽一样自顾自的拉开他对面的椅子坐下来,然后看着时远平静的说道:“这两年过得怎么样?”

“还好。”时远的神色很快就恢复了平静,他淡漠的看着我仿佛在看一个旧时的朋友,熟稔却也带着一丝淡淡的陌生。

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自从那件事之后我还能跟时远这样顶着同一片阳光,在同一张桌子上一边喝咖啡一边聊天,仿佛这些年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又仿佛已经经历了很多沧海桑田的变化。

从他口中我得知曾秀秀竟然因为太想得到时曜,最后因为求而不得而患了失心疯。现在已经在精神病医院了。

而沈樱也早就已经跟时欧结婚了,两个人已经定居国外,时欧每个月都有时曜的分红,所以日子依然很滋润,值得一提的是,沈樱的腿竟然已经好了,她现在已经能完全摆脱轮椅了,我真为她高兴。

“说了这么多,那你呢?你怎么样?”我对着他微微一笑,犹豫了好久,我最后咬咬唇还是问了一句,“小然呢?你……你们过得还好吧?”

时远闻言愣了一下,然后很快反应过来我说的是真正的小然,于是便淡淡的说道:“还好吧,反正我除了心里缺了一小块之外其他都还好。她的话我就不知道了。”

他说着意味深长的看着我:“早在当年刚找到她的时候,我就已经给了她一笔钱让她自己离开了。”

说不清我现在是什么感受,震惊有,但更多的却是突如其来的惊喜,时远一直深深地注视着我,像是在等我说什么,可是我却什么也说不出口。

看我没有说话,时远继续开口:“小然,这些年我很想你。”

这些年我很想你……

我无意识的在心底重复了一遍,然后反应过来后竟然没出息的匆匆告别离开。走的时候,我看到时远眼底一闪而过的落寞。

我在酒店待了两天,心底一直无法平静,那天时远说他心底缺了一块儿,他说他很想我是我意会错了嘛?还是时远真的在暗示什么?

其实我也很想告诉他我也很想他。可是等到我有意识的时候我已经在咖啡厅外面了,我好想时光倒流,我能再回答他一次,这一次我一定不会再没出息的逃跑了。

我一边懊恼的揉着头发,一边在熟悉的护城河边散步。在酒店闷了两天,出来之后感觉整个人都清爽了很多。

我看着清凌凌的河水,突然看到水里我旁边的倒影,于是飞快的转过头去,果然看到时远嘴角泛着一层薄薄的笑意宠溺的看着我。

那一瞬间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我心里重新开出了花。我看着时远忍不住莞尔一笑。

“这次换我求婚,阿远,以后的路我们一起走可好?”

“好。”(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