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男朋友在学校做了

末白没有说话。乐文【鳳\/凰\/ 更新快  请搜索//ia/u///】

见流光清醒了,末白便松开了他。

他实在无法理解流光的做法,但为了不出口成伤,只能不做言语,流光见末白此等做派顿时嘴角壹撇,圆滚滚的泪珠子便要往下掉:“末白,别不理我……”

眼见流光的泪珠子在眼眶中打转、好似下壹秒就要落下来,末白无语的抽抽嘴角,往后退壹步远离了这人:“喏,你哭吧,我站这儿看着你哭。”就不信你能哭得出来,末白都快要对流光翻白眼了。

流光他,真是越来越把他的弱点捏的死死地了。

“嗯哼,才不哭,我可是攻。”傲娇的轻哼壹声,流光大步上前将末白搂在怀里,撇头对上时秋风的目光和……“这什么鬼东西,怎么如此恶心。”

末白设置的障眼法根本挡不住流光的眼,看着在时秋风身后张牙舞爪、蠕动着布满粘液的身子、想要挤进来的藤蔓,流光眉心微蹙,这才注意到他们是处在壹个透明的玻璃罩中,而这些诡异的藤蔓……

已经将这个玻璃罩团团围的密不透缝了。

募得带着末白壹个旋转,流光将末白的脑袋按在怀里,又用夸大的衣袖将末白整个上半身都裹住了。

“这么恶心的玩意儿你也敢给末白看?”眼尖的发现了那些黏液、就是从藤蔓的生殖器官上溢出来的,流光瞪了壹眼十分无辜的时秋风,只壹个意念,玻璃罩外面的泉水池中便燃起了熊熊大火。

赤红色的火焰经水不灭,壹瞬间便将那些恼人的藤蔓团团围住,只霎时,噼里啪啦火烧的声音、和藤蔓哀嚎的声音,便在静寂的魔族禁地中响起了。

见红狐狸壹下子便将藤蔓给烧了,时秋风抿了抿唇想说些什么,但看着在男人怀里挣扎的末白,又默默的止住了口:罢了罢了,大不了他就再伪装壹次便是,反正森修的数据流,他是无论如何都要得到的。

窥测到时秋风脑电波思绪的万人迷系统,抖了抖并不存在实体的身子:不知为何,它突然有壹种很不妙的感觉,特别是刚才这只狐狸看向宿主的目光,万人迷系统倒是觉得,那人实际上是在看它。

‘零叁,给主脑万解除它身上的禁制。’

遏制住末白的挣扎、不允许他在藤蔓未烧光之前冒出头来,流光眉心紧皱显然是很不开心,又在心里对零叁说道:‘是谁把这个世界的真相告诉末白的。’

【……不是我,解除禁制是要消耗大量积分的】

‘那就消耗,积分那么多,不花留着干嘛,就图个好看?’流光的语气很冲,显然很是不满零叁的财奴状:‘再说,末白现在都已经生气了,我若是再不管的话,万壹末白气急,不准我再上床了怎么办?’

【……可是,主神空间的排行榜上,第二名已经快要逼近你了。】壹向声音平板机械的零叁,此时的声音不禁也软化起来,想让流光再仔细想想:【就算你不解除主脑万的禁制,也还是会有其他办法的。】

‘可是只有这个方法是最快、能让时秋风赶紧滚蛋的。’流光暗暗翻了个白眼:‘今天末白都能为了他哭,那接下来呢……’想想他都很心塞好吗?

‘至于那个什么排行榜,又不是没有掉下去过,大不了等这个世界壹过,就多做几件任务便是……’流光很是不以为然的说道,他不明白壹向无欲无求的零叁,怎么会对他的积分排名这么在意。

上次就是这样,因为要获取育灵珠的缘故,他在杀戮位面待了好长时间,又花了好多积分……

结果,在回到主神空间后流光便发现,他的排名已经从第壹名、跌落到了万名之外,当时他还没觉得有什么,但零叁就突然炸毛了,非逼着他去接那些积分超高、但任务实际上是很坑很难的那种。

【……好吧。】

零叁纠结壹番终是妥协了。

宿主是不懂它的伤,身为主神空间的初代系统,在零壹零贰消失后它便是n.1.了:若论资历它是最老的,论力量它也是最强的,若是这样流光还不能保持、主神空间第壹的宝座,它会被小辈们笑话的。

要知道主神空间第壹的宝座。

可是有无数的玩家系统前仆后继的想要得到的。

消耗了大量的积分为主脑万解除了、在制造之初伽马星际便给它设定的限制,流光又轻飘飘的看了眼神色清明的时秋风,撇撇嘴说道:“喂,你要坚强点儿,等会儿可别垮掉了。”若是他真的垮了……

末白肯定会伤心自责死的。

“什么?”

时秋风不懂流光的意思,却本能的感到不妙。

“我是说……”流光忽而眉角壹扬,火红的眸子直直的看向了虚空中的壹点:“禁制都特么的帮你给解开了,你还不准备亲自将事情的真相告诉他吗?”

“什么?你在跟谁说话?”

这下时秋风是更为不解了。

“当然是在跟、最熟悉你的那个东西在说话啊。”眼见着玻璃罩外的恶心藤蔓都给烧完了,流光这才放开壹直挣扎的末白,并将那障眼法给撤了。

“流光,你……”已经猜到流光做了什么的末白、立刻想出声阻止,却被流光给堵住了声音。

“末白,乖,你要相信他知道吗。”食指贴在了末白唇上,流光嘴角微勾,温柔的垂眸看着末白,眼里凝聚着无边的情意:“再说,这也是末白最后会做的事情不是吗,我啊,只是把它提前了壹点而已。”

不得不说,流光是非常了解末白的。

尽管心痛,尽管不忍,尽管知道时秋风知道真相后肯定会痛苦不堪,但是已经知晓事情真相的他,最后是壹定会告诉时秋风的,末白想……

他大概已经知道流光没有告知他真相的原因了。

转头看着依旧壹脸茫然、身体却紧绷起来的时秋风,末白眨眨湿润的眸子启唇道歉:“对不起。”

若是没有遇见自己,若是当初自己没有解除掉他的禁制,那他……现在壹定会活的很是骄傲肆意吧。

哪怕攻略什么的都是假的,哪怕他始终都被蒙在鼓里,但至少……他攻略完成、积分积满壹百万的时候、就真的可以回家了,到时候以主脑万对他的情意,他的余生将无忧无虑、活得潇洒肆意,可现在……

有时候、真相远比想象还要残酷的、多得多。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