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士情欲短篇小说强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雨越下越大,莫殇大步奔跑在泥泞的小路上,弹起的烂泥瞬间被雨水冲刷无影无踪,他手里紧握着省了两个月早餐攒来的一百二十元,生怕被雨水打湿,加上刚得到的十元钱,正好可以买上次的那条项链。

莫殇站在商店门前,甩了甩身上的雨水,为了不把水滴到商店里,他门口多站了十分钟,等身上不在滴水,才瑟瑟发抖的推门走进去!

一进商店暖暖的空调让莫殇舒服的打了个冷战,坐在椅子上的看手机的女老板,抬起她烫的跟鸵鸟屁股一样的头发,看了眼是莫殇说道“要买什么?”

“老板,这个我能拿起来看一看吗?”莫殇向前走了几步,指着一条挂在柜台上很久的银色项链问道!

女老板脸上闪过一丝不屑,不耐烦的说道“拿起来就买,不买别上手,鬼知道你手上干不干净!”

莫殇听后,双手不由自主的的蹭了蹭衣角,他远远的看了很长时间那条项链,女老板扭动着鸵鸟屁股站起来“你到底买不买,不买赶紧走!”

“买,买”

莫殇拿出被握的皱巴巴的一百三十元,指着柜台上的一条项链问道“老板,你上次说那条项链一百三对吗?”!

“这个?”老板拿出那条项链问道,莫殇点点头,老板说道“一百五,不讲价!”

“什么,你上次不说是一百三吗?,怎么今天一百五了?”

老板厌烦的回道“白菜夏天和冬天还不一个价呢,你到底买不买,不买赶紧走耽误我时间,穷逼……”

莫殇无奈抓起桌子上的一百三十元钱,颓废推开店门,没有理会背后女老板用听不懂的南方方言的骂声!

出了商店,一阵秋风夹杂这雨水吹来,莫殇紧了紧身上宽松的单衣,抱着肩膀跑起来,路过饼店闻着传出的阵阵香味,肚子咕噜咕噜的叫起来,这时他才想起自己还没有吃晚饭,他停下,可看着手中的一百三十元钱,他摇了摇头快速消失在黑暗中!

b看正版章节}*上=%√

夙羽翎家楼下!

筒子楼的楼道中堆着很多杂物,被风吹得到处都是,莫殇路过,忍着饥肠辘辘的感觉,拿着扫帚简单的打扫一下。

走到到夙羽翎的门口,还未敲门,莫殇便听见里面的哭声,还有男人的骂声,莫殇感觉不妙,立刻敲门大声的喊“羽翎姐,羽翎姐,是我莫殇,羽翎……”

莫殇抬起右腿一脚踹开房门,‘碰’的一声,房门重重的撞到墙边,一个男人赤裸上身走出来,骂道“你要死啊,大晚上有她妈病啊!”

莫殇没理他,推开他庞大的身躯跑进卧室,地上散落着夙羽翎的衣服,夙羽翎上身穿着内衣下身的裤子被拖到一半,蜷缩的身子把头埋在双膝中,呆坐在床上。

莫殇狠狠瞪了男人一眼恨不得杀了他,他捡起地上的衣服,披在夙羽翎的身上,静静的守在床边!

他眼里布满血丝紧紧盯着门口,颤抖的双手难掩内心的愤怒,如果那个禽兽敢进来,他保证会把兜里的折叠匕首插进他的胸膛!

时至午夜随着震得墙皮脱落的关门声,莫殇知道是哪个禽兽走了,他是一个货车司机,经常需要半夜出车!

莫殇的胳膊被夙羽翎压了几个小时,早已酸胀难忍,他想起身换个姿势,可当他看见靠着他肩膀,被吓得再次哭出眼泪的夙羽翎,他终究还是更心疼她,忍了下来。

他伸出手轻轻拍打着夙羽翎的后背,等她渐渐平息的呼吸,柔声的问道“羽翎姐,要不去报警吧!”

夙羽翎听后,哭的更伤心了,莫殇恨不得扇自己几个嘴巴,让她去告自己的继父吗?

待夙羽翎情绪再次平稳后,莫殇犹豫的说“羽翎姐,要不我……我……我们离开这里吧!”

离开!莫殇也不知道何时萌生了想带着羽翎姐逃离这里的想法,或许是这里的一切压的他太重抬不起头的时候,或许是他认识羽翎姐那晚兴奋的睡不着的时候,或许是年龄的成长异样的情愫在心底萌发的时候……!

灯光下是莫殇棱角分明脸庞,还有坚毅的目光,夙羽翎常常听莫殇对她说很幸运会遇见她,而她又何尝不是呢?在别人眼中她就像一个姐姐陪在莫殇的身边照顾她,可那些人又怎么可能知道其实是这个沉默寡言的男孩照顾她更多。

夙羽翎不知道一个十六岁的女生和一个十五岁的男孩是否真的会产生爱情,可这一刻她真的很像答应莫殇,从此和他天涯海角,可女生总归是比男生成熟的多,想的更多不是吗!

感情是美好的,可是一切总要回归到现实,她走了她的嗜赌如命的妈妈怎么办?莫殇走了他的妈妈怎么办……太多的放不下让夙羽翎不敢回答,她依偎着莫殇感受那份独属于他的温存!

泪水一遍遍打湿莫殇的肩膀,触到皮肤很寒,寒的在屋里的玻璃蒙上一层水雾,也在莫殇的眼里升起雾气!

两人就这样靠在一起,睡着了!

清晨,莫殇揉着酸胀的眼睛醒来,而昨夜靠着自己的夙羽翎不知去向,他慌忙喊着她的名字!

“你醒啦!”听见的喊声,正在洗脸的夙羽翎,顾不得擦一下急忙的跑床前问道“怎么了?”

莫殇摸着晕沉沉的脑袋“我还以为你扔下我走了”

“怎么会”夙羽翎顶着红肿的眼睛笑道!

“下次那个禽兽再回来,你就跑去找我,我会保护你”

夙羽翎点头。

手机用户请浏览m.wenxue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