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皇上在龙椅上被宠爱

皇宫里白子墨委屈的抱怨还要忍多久,玉城里,天已经擦黑,南宫羽殇与纳兰君华准备明早就出去找土匪们的据点。

可是……

:“你不能去。”纳兰君华美人的形象现在在南宫羽殇眼里已经降成了……恶魔……

:“凭什么?”这绝对是下意识的不愿意。

纳兰君华只道了一句:“你还想不想解决逃婚的事情。”

我去,再逼我,我还就谁也不管了……

好吧,她有时候大多数都是嘴头上占便宜。

还是那个黑衣男子也就是纳兰君华的手下,千夜有些呆愣的看着纳兰君华没有一丝怒气的表情,皇上怎么没有生气?

纳兰君华伸手:“把蛇给我。”

南宫羽殇嘟着嘴狠狠的把青蛇塞进他手里:“最好别失败了死在那里,我还要救我爹呢!”

纳兰君华不自觉的莞尔,南宫羽殇不争气的又犯花痴了,不禁伸手搭在他肩上,很爷们的说道:“路上小心,回来了我请你吃饭。”

纳兰君华微微低下头撇着她的手,耸耸肩闪开:“谁稀罕。千夜,走了。”

南宫羽殇看着纳兰君华离开的背影,不禁轻笑:美人刚才是……害羞了吗?这别扭的模样,蛮可爱的。

懒散的伸个懒腰,南宫羽殇慢慢的走着离开府邸,四处游走。

忽地小跑过来一个身着蓝衣的男子,他的身后跟着一个书童,他躬身做辑:“南宫姑娘,又见面了。”

打量男子片刻,倒是发现他生的清秀,脸十分白净。

南宫羽殇迅速恢复一贯的冷淡傲慢:“我不认识你。”

男子笑着点头:“姑娘自是不认识我的了,之前你差点打了一个说书的,我就在一旁。”

:“所以呢,套近乎?不是我说,你这一股子书香气息,不好好读书,反去学人家听那些说书先生胡说八道的。”

男子从袖中掏出一封信:“这是一位公子要我给你的,说是挺想谢谢你的但是不知道该怎么谢。”

南宫羽殇接过书信打开,只有几个字:七首峰原土匪聚集地见。

轻笑一声收起书信,冲着男子也是微微一笑:“谢了。”

书童抬起眼眸盯着南宫羽殇离去的背影,轻声道:“王爷您把少阁主的意思曲解成对这姑娘有些爱慕之意,少阁主不会……”

七王爷纳兰和墨:“好了,无痕的脾气我了解,不会生气的,这姑娘漂亮是漂亮,只是……无痕是不可能真的喜欢她的,那小子说不定是又想利用人了。”

纳兰君华一行人跟着青蛇逐渐到了七首峰第一峰的一个……坟墓前。

千夜摸索了几下找到了开关,官兵们全部冲了进去,抓住了县令与大胡子正在交谈……

南宫羽殇磕磕碰碰的来到了那个山洞前,只见洞前背着她站着一个男子,一身白衣飘然,墨发披散只用一根白带束起两鬓上的一些发丝,笼住了随时都在随风飘舞的其余发丝。

南宫羽殇加快了一点速度:“白子墨……”

男子回头,南宫羽殇瞥见那惊人的美貌忽然就停下了,笑容褪去,独留吃惊:“怎么是你……”

月无痕的脸色煞白,散发着冷厉的气息:“不然您?你以为……是白子墨叫你来这里的?”

南宫羽殇无所谓的答道:“我们在追踪土匪,你写信叫我来这里,我当然以为是他了。再说,与你有什么关系?莫名其妙的……”

月无痕深吸一口气,美丽可人的面容一阵扭曲。

南宫羽殇不耐:“喂,你找我什么事情,我忙着呢!”

月无痕转身径直走着,语气格外的气愤:“没事,你回去吧。”

这回南宫羽殇无奈了:“什么人啊。”

无聊的转身与他背道而驰,月无痕忽地停下脚步回头:你以为,纳兰君华真的那么容易解决私盐案?要不是我……哼……臭丫头,等你回京了,我再收拾你……

是时候回去和那对母子继续作对了。

等南宫羽殇慢悠悠的晃回府邸,纳兰君华已经在门口站了许久,难道是接我的?

南宫羽殇快步上前,他转眼瞥了她一眼,径直入府,什么叫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你懂了吧。

千夜好心的提醒一句:“南宫姑娘,我家主子这是生气了。”

南宫羽殇不悦:“无缘无故生什么气?奇怪,今天怎么那么多奇怪的人啊。哼……”

千夜无语的摇头:南宫姑娘你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了,皇上哪里等人等过那么久,哪里因为一个人不听话随便乱跑而那么生气还不惩罚的……

玉城私盐案破,七首峰据点毁灭,又逼出玉城的据点剿灭,官盐重发,县令斩首,南宫羽殇与纳兰君华的冷战仍在继续,几乎碰面都是无视的两个人的脾气全部无处可发。

次日,纳兰君华回京,南宫羽殇随行……

京城之中,白子墨听闻玉城连续几年的私盐案已破,那叫一个欣喜,终于不用当这个破皇帝了,张太医顺势宣称皇上的痱子好了大半,很快就能好起来了……

回京路上,南宫羽殇坐于马车外,愤愤的嗑着瓜子,千夜骑马在旁:“南宫姑娘,照这速度差不多再一柱香就能入京了,你和大人还是一句话也不说吗?进了京,见面的时间就少了。”

一柱香?这速度?慢的可以,明明几日就能到的事情,整了两三个星期,不是浪费时间吗?又不是放慢速度来挤时间依依惜别。

南宫羽殇垂下眼帘:“谁管那些。”

调皮的笑了笑:“千夜你教我骑马吧。”

千夜为难的摇头再摇头,南宫羽殇猛地站起来:“管你的,快点过来。”

:“千夜,南宫小姐的话你没听见吗?”

马车里深沉的传出这么一句话,南宫羽殇得意的邪笑:不是不说话吗?

千夜伸手拉南宫羽殇上马:怎么无缘无故摊上这么一个麻烦。

身后忽地一空一热,南宫羽殇回头盯着身后的人,马跑的快了一些,逐渐把队伍甩在身后。

南宫羽殇大喊了一声:“白子墨,你不是哑了吗?”

:“如果不嫁给月无痕,你想嫁给谁?”纳兰君华的速度真的很快

南宫羽殇默……

:“南宫羽殇。”

:“嗯?”

:“其实……”

:“啊?你说什么?”

纳兰君华没有再说,紧抿着唇放慢了速度过了京城的城墙。

我说,其实,我喜欢你……

...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