湮欲大学生活第二部分

“纪总,已经接到威尔医生了?”

“把他带到纪家别墅来吧!”

见到威尔的那一刻,纪知年有种强烈的预感,这个英俊的外国男人有能力让他的女孩恢复到原来的样子,“你好,我是纪知年!”

“我知道你,你的名字和关于你的很多事我都知道!”威尔在挑衅纪知年。

纪知年毫不客气地与他对视,“因为莫瓷?”

“没错,她的故事里,全部都是你!了解了她,等于基本了解了你!”这个男人跟是简丘铭不一样的,他的存在感强大到让人无法忽视,甚至有可能被他牵着鼻子走,这或许就是莫瓷被这个男人吸引的原因吧!

纪知年看着他,忽地一笑,“我很开心听见你这么说!”

“不,不,不!你错了,我会这么说,是因为过去那些年,你带给她的全是不开心的回忆,你知道,这种感觉已经在她的脑子里根深蒂固,她想忘也忘不掉。”这些话,是威尔帮莫瓷催眠时,听她亲口说的。

纪知年的脸色不是很好看,毕竟,谁也不愿意被一个外人这么评论自己的私事,“你只是她的医生!”

“可我还是她的好朋友,我曾经在她最孤独无助的日子里陪伴过她,那些日子,对她而言,我是无可替代的!而且纪知年,如果她仅仅只是我的病人,我大可不必这么千里迢迢地来到中国!”

“我很好奇,你的中文程度不输任何一个中国人,为什么?”纪知年问了一个无关紧要的问题,企图扯开这个话题,他一点都不想知道莫瓷跟威尔发生了什么,那已经是过去了,他要拥有的是莫瓷的现在及未来。

威尔知他是故意,也不计较,淡淡地说,“我母亲是中国人!”

“少爷,莫小姐醒了!”管家下楼来通知纪知年,是纪知年吩咐,如果他不在,必须要紧紧看好莫瓷。

“我带你去见她!”

那样没有生气的莫瓷,没有人比威尔熟悉,“瑞,好久不见!”威尔佯装若无其事地坐在床边跟她打招呼。

纪知年好心提醒他,“没用的,她已经一个多星期没有说过话了!”

威尔不可置信地瞪着纪知年,“这期间你没有找过医生?”

“有,莫瓷的姐姐就是这方面的医生,但她只告诉我要多陪她出去走走,多跟她说说话!”

“那是因为她根本不了解瑞的病情,算了,反正现在我来了!”

“我要做什么?”

“什么都不用做,待在房间外面不要进来就好,我要先给瑞做一次催眠看看情况,你在这里会影响我!”威尔完全没有这是纪知年家的自觉,不客气地赶人。

威尔把莫瓷扶坐起来,并贴心的帮她用枕头垫着后背,“瑞,你一定会好起来了!”威尔从自己箱里拿出一个挂坠香囊,“来,我们做个游戏!你很快就会没事的!”

他拿着挂有香囊的绳子不断地在莫瓷眼前晃,那香囊带有催眠地作用,晃着晃着,便轻而易举地让莫瓷入了眠,“现在,告诉我,你有什么感觉,任何一点感觉都可以说!”

“我觉得自己好难过,像是刚刚经历一场沉痛的灾难,痛苦难受地快要死掉了!”

“你要慢慢放松,慢慢地从头部向全身放松······现在,有没有感觉好一点?”

“有,感觉好多了!”

“好,那么接下了,你告诉我,在你脑海里都浮现了什么,你又在想些什么?”

“纪知年,是纪知年,我脑海里全是他的身影,想的全部都是以前的事,好痛苦,好难受!”

“那么,你想见他吗?”

“想,很想很想!”

“那你还爱他吗?”

“我爱他,从来没变过!”

“那好,如果我告诉你,他现在也爱你,你能接受吗?”

“爱我?他怎么可能会爱我!这不可能,不可能的!我不敢想,我不敢想,我不要,我不要,啊······!这怎么可能!这不可能的,怎么可能会这样呢!”莫瓷从催眠中哭着觉醒,失控地大叫,威尔不得已,只好给她注射镇定剂。

纪知年听见莫瓷的叫声,冲进房间,就见昏迷不醒的莫瓷地倒在地上,汗水浸湿了她的衣服,“威尔,这是怎么回事?”他慌忙抱起莫瓷放到床上,对威尔厉声质问。

“这是正常现象,在催眠过程中,我刺激了她!”

“为什么?”

威尔慢条斯理地说,“这是视情况而定的,方法虽然有风险,但效果出人意料!至少等她醒来她应该是会愿意开口说话了!”

“真的?”纪知年深表怀疑。

威尔无所谓地耸耸肩,“相不相信那是你的事!”

“她这样,多久能恢复正常?”

“我不知道!作为医生,你的问题我无法给你一个确切的答复!”威尔向门口走去,纪知年对佣人吩咐了几句,也跟着离开。

“我知道你不喜欢住在别人家,所以酒店我已经帮你安排好了,相信能符合你的要求!”

威尔揶揄他,“功课做得挺足嘛!”纪知年看了他一眼,没回答。

威尔接着问,“既然这么喜欢她,当年又何必伤害她?”

“与你无关!”纪知年冷冷地说。

威尔摊摊手,对纪知年的敌意很无奈,“ok,ok!是我太八卦了!”

“事实如此!”纪知年笑笑,抬头对着大门的方向说,“接你的人来了!”

“接我?谁?”威尔茫然地跟着望向门口,看见简丘铭从外面进来,立即走了过去,“简,好久不见!”

“她的情况怎么样?”简丘铭开门见山,直接问。

“就目前来看,还好!简,别太紧张了,她不会有事的!”威尔很理解他,所以也尽量安慰他。

简丘铭原本悬着的心才算放下来了,潜意识里,他最相信的,还是威尔,“谢谢!”

“不客气,瑞也是我的朋友!”

简丘铭看着纪知年,认真地说,“阿年,希望我是做对了!”

“当然!”纪知年肯定地回答他。

这边纪知年等人在悠闲地聊天,而慕瑾年那边则是苦不堪言,他一犯懒李阳就拿他和许然的事情威胁他,搞得他是有苦难言,在心里把纪知年咒骂了无数遍。

慕瑾年可怜兮兮地向许然控诉,“小然,你哥他根本不是人!”

坐在他办公室沙发看书的许然淡淡地说了一句,“那也是你哥!”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竟然这么压榨我,你不觉得他很可恶吗?”

许然不赞同地摇摇头,“不可恶啊!相反地,我特别感谢他这么做,这样我就不用每天除了工作,还要防着你跟外面那些莺莺燕燕玩暧昧。”放下书,许然走到他身边,她说的话让慕瑾年感到很心虚。

慕瑾年讨好地将许然抱在怀里,“怎么会呢!哪里有什么莺莺燕燕,我自始至终都只爱着你一个人!”

“这点我相信,我只是怕你管不好自己的下半身!”许然不客气地打击他。

慕瑾年嗲着声音说,“哎呦,我的下半身不是一直都归你管吗!”

许然听着他说话的语气,满脑门的黑线,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给我正常点!”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